亲历者忆:建国后训练发生空难 震惊海军航空兵部队

亲历者忆:建国后训练发生空难 震惊海军航空兵部队

本文摘自:《快乐老人报》2016年2月29日15版,作者:郑文孔 沈志鹏,原题为:《驾机实弹训练差点被战友击落》

1979年,我在驻青岛的海军航空兵独立第七大队任飞行中队长。4月3日晚,我驾驶歼6甲战机为拖靶机,另一名飞行中队长刘国忠驾驶歼5甲战机为攻击机,飞抵青岛市以南10余公里远,在预定空域进行实弹打空靶训练。就在这次训练中,发生了震惊海军航空兵部队的空难事件。

暗夜里危机一步步逼近

夜间实弹打空靶,难度极大。我是个老飞行员,主动请缨,担负拖靶机任务。那天20时30分,我驾驶歼6甲战机,拖曳着供歼5甲机炮射击训练用的三叶靶,缓缓爬升。执行夜间打空靶科目任务时,三叶靶靶体上安装有夜航灯光设备,以保障飞行安全。几分钟后,我驾驶战机抵达预定空域。此时,高度升至3000米。没想到,危机正一步步向我逼近。

刘国忠也是老飞行员,却是首次担任夜间实弹打空靶攻击机任务,难免有些紧张。按照要求,攻击机与拖靶机距离控制在800米左右,雷达抓住拖靶机靶标;同时,目测位置,射击距离要符合规定要求。但忙乱之中,刘国忠在这些动作还未准确做完之前,就向我报告,要求进行实弹攻击。

摆脱可能被击落的厄运

更严重的失误是,刘国忠误判出现在雷达荧光屏上的拖靶机为靶标,并即刻进入到实弹射击状态。他紧紧咬住“目标”,3门机炮炮弹全部上膛,炮口对准我驾驶的拖靶机。而就在这时,刘国忠的歼5甲冲过“800米距离限制”的底线。就在他要摁下炮钮时,“乓”的一声巨响,歼5甲机尾上的升降舵撞上了三叶靶靶标。

这一相撞,倒是让我摆脱了可能被击落的厄运。我感觉到战机猛地一下向前窜去,速度骤然加快。我果断拉杆抢占高度,很快爬上了4000米的高度,躲过正在坠落中的歼5甲,避免了与它相撞的惨祸。我非常挂念战友的安危,待战机飞行状态平稳后,一遍遍呼叫:“刘国忠,你在哪里?你跳伞了吗?”刘国忠却始终未答。

地面塔台指挥员获知情况后非常震惊,令我滞留原空域范围展开搜索。我驾机在黄海空域盘旋,但海面上黑压压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

出事后战友命悬一线

事后得知,与靶标相撞后,刘国忠命悬一线。歼5甲战机因升降舵严重损坏而失灵,以每秒200米的速度向海面坠落。刘国忠拼命稳住操作杆加以控制,已无济于事。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果断启动弹射座椅,从座舱里成功弹出。在2000多米的高度上,降落伞被拉开,几分钟后降落海面。冰冷的海水中,刘国忠费劲地解开伞具,从中拉出橡皮船,打开冷气瓶充足气。之后,他拼尽全力,爬上了橡皮船。他看到我驾驶的战机飞临上空时,拔出手枪朝天鸣枪。但直到他打完全部子弹,我也没能察觉,往远方飞去。后来,因为油量不足,我不得不请求返航。

北海舰队领导接到空难报告后,即令水上飞机、海上救生搜索艇出动营救。4日10时30分,刘国忠被找到时,全身已经冻僵,但神志尚还清醒。当即,他被送往医院进行救治。刘国忠获救2个小时后,突然刮起7级大风,海面上浊浪如山。如果他那时仍在橡皮船上,岂不顷刻倾覆?(口述/北京郑文孔69岁整理/沈志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