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猫揭示出量子物理学家在世界观上存在着什么样的重大错误?[转载]

转前:量子论的识别实际很简单,不是有量子物理学声称搞出了量子通信了吗?用他们的量子通信与一般电波通信作远程同步通信实验对比不就检验出来了吗?量子不是有瞬态传输能力吗?让量子通信与电波公开比比传输速度,一比就有结果了,真伪自然就出来了。

薛定谔的猫揭示出量子物理学家在世界观上存在着什么样的重大错误?

马海飞
( 2016年2月10日)

自从量子理论诞生的那一天起,这个理论就存在着很大的争议。其中最大的争议就反映在“决定论”和“非决定论”的问题上。根据量子理论得出的结论是:物质世界里自然现象的出现是随机的。不需要任何原因和理由。这就是“非决定论”的一派。而“决定论”的一派则认为,任何现象的出现都是有其一定原因和理由的。有其因必有其果。因果关系是不可分割的。爱因斯坦是属于决定论的一派。他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上帝是不会投骰子的”。

薛定谔根据量子理论设想出了一个用猫做的思想实验。得到的结果却是一个解释不通的悖论。这个思想实验是这样的:把一只猫封在一个密室里,密室里有一个密封的毒药瓶,上面有一个锤子,锤子由电子开关控制,电子开关由放射性原子控制。如果原子核衰变,则放出阿尔法粒子,触动了电子开关,锤子就会落下砸碎毒药瓶,放出毒气将猫毒死。如果原子核不衰变,则猫就不会死。根据量子理论,原子核的衰变是随机事件,这样的话,在一定时间内,猫到底是死还是活就是随机的。以哥本哈根学派(非决定论派)的说法,在打开密室之前,这只猫一直处于一种“死与活的叠加态”上。只有在打开密室看猫一眼的那个时刻才决定出猫的生死。值得注意的是,他们说的不是人“发现”那只猫是死还是活,而量子理论中的那个随机性在此时刻“决定”了猫的死与活。因为当你打开密室的时候,叠加态就会突然结束,坍塌为某一本征态,理论物理学家把这叫做“波函数坍缩”。

这种解释在理论物理学家看来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对理论物理学领域以外的人来说是很难接受的。主要是不能接受“叠加态”的说法。对普通人来说,死就是死,活就是活。那只猫同时处于又死又活的叠加态上,这是一种什么实在的状态?岂不是自相矛盾吗?因此这个思想实验也称作“薛定谔的猫悖论”。

量子理论物理学家对此的解释是:是的,当我们没有观察的时候,那只猫的确是既不死也不活的。他们曾经说过这样一句“名言”:“当我们不观察时,月亮是不存在的”。这句话反映出了量子理论学者们的世界观和治学态度。

那么,这个薛定谔的猫悖论到底反映出理论物理学家们什么样的世界观呢?从上面那句“当我们不观察时,月亮是不存在的”名言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出,量子理论物理学家采用的是唯心主义的世界观。唯心主义世界观的最具代表性的观点就是:只有我看见的才是存在的。凡是我看不见的就都是不存在的。他们不去观察月亮的时候,月亮就是不存在的。只有当他们去观察月亮的时候,月亮才存在。也就是说,在他们的心里,世界是按照他们的“观察”结果来决定是存在还是不存在的。而不是从他们对客观存在进行的观察中去获得对自然世界的认知。

我一直都认为,理论物理学家从事的并不是真正的科学研究,而是哲学研究。二者的分界线就表现在是追求“真理”还是追求“道理”的不同上。科学追求的是真理,而哲学追求的是道理。理论物理学家显然是从唯心主义的立场出发去追求道理,而不是追求真理。只要能在道理上讲通了,他们就满足了。如果从道理上还讲不通的话,他们就创造出一些世上不存在的东西让它讲通就可以了。这种做法得到“当我们不观察时,月亮是不存在的”的结论和制造出一个“叠加态”的新概念就一点也不足为奇了。

其实,用不着像量子理论家们那么麻烦,普通民众都知道,要想知道那只猫是死还是活,只要打开密室看一眼就知道了。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会问:物理学家为什么不去像生物学家那样用真实的活猫或实验室里最常用的小白鼠和果蝇之类的动物做这样的实物实验呢?把它放在一个透明的密闭箱子里用高速摄像机拍摄下整个过程,看看又死又活的叠加态是什么样子。这不是更有说服力吗?遗憾的是,量子学家们不敢做这样的实验,因为一做实验他们的唯心主义世界观就露馅了。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回避实验,只“讲道理”。放着看一眼就知道是死还是活的简实验不做,而是把看不见的状况说成是“死与活的叠加态”。用一个新创造出来的而且是普通人不明白的“叠加态”来愚弄普通人,达到“讲请道理”的目的。殊不知这样越讲普通民众越不明白。通常,当普通民众意识到这样讲下去他们永远也不可能明白的时候就不再提问了。这时,量子学家们就用“当我们不观察时,月亮是不存在的”同样的观念得出了“民众不再提问就说明我讲的道理他们已经明白了”的主观想象获得了满足。

其实,量子理论学家的方式纯粹是一种不讲理的狡辩。那只猫的死活,只可能有一个状态。要么是死,要么是活。不可能有什么叠加态。试想,如果那只猫在密室里放上一年不去管它,它就一直处于叠加态吗?根本就不可能。“叠加态”实际上是物理学家对“不知道”的变相说法。把“不知道”说成是“叠加态”。显得非常有文化和有科学性。但不够厚道。还不如老老实实地说不知道的好。殊不知,这是典型的把简单事情复杂化的做法。试想,如果有人拿着一个东西来问你:这能不能吃?你不知道,但你回答说:这个东西现在处于既能吃又不能吃的叠加态上。只有在你把它吃下去之后才能决定出它是能吃还是不能吃。如果你吃下去之后导致了中毒,那就说明你吃的这个动作决定了它是不能吃的。如果你吃了没事,你的吃就决定了它是能吃的。所以,它能吃不能吃在吃之前是不能做出决定的。要是在现实生活中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把当那个问你的人的鼻子气歪了才怪呢。他肯定觉着你精神上有毛病。奇怪的是,这种事情对量子理论学家却是很正常的事情。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量子理论从世界观上就是错误的。

世界观的错误是很麻烦和很难识别的。一般来说,技术或方法上的错误比较容易被发现和得到纠正。但世界观的错误则很难。而且,世界观的错误导致的愚蠢行为常常不会被认为是愚蠢。例如相信鬼神的人做出的很多愚蠢行为经常被人认为是正常行为。在科学的历史上,地心说就是一个世界观的错误。连托勒密那种对地心说研究了一辈子的人都看不出它有错误。以至于让这个错误的理论延续了1千多年。可见世界观的错误导致的科学研究错误是很难被识破的。同样,今天的许多物理学理论也是在错误的世界观指导下建立起来的。它们的错误也同样难以识别。其中就包括了量子理论。这就需要今天的人借鉴前人的经验。我们不能再让地心说这类事情重演了。所以,科学界需要对量子理论的正确性做出重新评估。不是让量子理论的物理学家来评估,而是让量子理论领域以外的人从哲学和物理机制上重新评估。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266370102w9y7.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