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庆四:菲律宾军机飞越中国领空是“作死”

核心提示: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在美国的无人机事件之后发言,说菲律宾还会派飞机越过中国的领空,尽管中国现在填海造陆,宣称你在这,但他们还是能够越过你的上空。李庆四回应,应该说菲律宾这是“作死”的节奏。菲律宾不能这样不自量力,是不是在衡量自己之后再做出反映。

胡一虎:所以我们继续来观察周边国家在现在南海局势又再度朝热的同时,包括菲律宾接下来还有哪一些大的动作呢,也值得观察的,栋星您的分析。

黄栋星:像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就在美国的无人机事件之后,他就发言了,他说菲律宾还会派飞机越过中国的领空,所以意思也就是说你现在填海造陆,宣称你在这个地区崛起,但我不觉得这些地区是你的,我还是能够越过你的上空,看你中国能把我怎么样。

李庆四:应该说这是菲律宾这是作死的节奏,菲律宾应该不能这样不自量力,看看自己是几斤几两,菲律宾的海军力量有多大,空军力量又有多大,是不是在衡量自己之后再做出反映。

王佩云:我认为这个从美国来说,从新中国成立以后就在开始鼓励中国、围堵中国,而且到最后严重的时候是在1960年代、1970年代是美国和前苏联两个超级大国来围堵中国,但是没有成功,而周边的国家我觉得只要摆正了心态,不应当来帮助美国来围堵中国,为什么?因为这么多年来,中国在南海不是麻烦制造者,中国相反的是周边的国家侵权,我们成了最大的这个受损害者。据我了解的情况,周边的几个国家深入到我们九段线以内打了多少井,发现了多少油气田,建设了多少这个采油平台和铺了多少管线,最后我就讲一个数字,我们每年在九段线以内,流失的油气资源是五千万吨,相当于一个大庆油田的高峰年产量。

辜学武:你说的这些数据都是准确的,但是并不是围堵,这就是正常的国际利益的冲突,尤其是在中国认为这个九段线是属于自己的领海地区,那其他的国家又认为是他们领土的时候,就会产生这样利益的冲突。我觉得不是围堵,如果是围堵的话,中国就没有过去30年、40年的发展;如果是围堵的话,中国就不可能进入WTO;如果是围堵的话,我们中美之间就没有今年六千亿美元的(贸易额),这个大的。

胡一虎:所以你认为只是其实中美之间从交往到防范并没有到围堵。

辜学武:就是到了一个发展的程度,发现这个合作的利率分配不均的时候了,互相之间产生利益冲突,正常的国际现象,所以这种围堵心态我觉得要放弃。普京也是觉得西方在围堵他,我们中国觉得美国在中国周边地区从印度、日本都在围堵我们,印度也觉得我们中国在围堵它,也是不可取的,这都是国际关系的正常的利益冲突的现象,不能把它看成围堵,看成围堵就比较狭窄了。

李杰:我觉得是这样的,实际上美国是围堵和接触两手并用,为什么现在南海比较紧张,一个方面就是第一岛链的北端,台湾以北的这个它有日本还有韩国,它已经包围得比较严实了,随时想控制就控制,但是南海它做不到,所以这些年它把这些国家挑唆起来,加大这个围堵的力度,但是我刚就一句话,实际上随着中国的国力强大,军力的强大和美国博弈的这个最后结果,一旦美国这个觉得没有利益可捞,经济也不行了,它一土崩瓦解之后,整个南海的包围圈不复存在,全部土崩瓦解。

徐静波:其实在南海确确实实存在各方面的利益,你比如说全世界的一年的50%的商船,都要经过南海,而且像日本的话它90%的商船都要经过南海,所以每个国家对于中国在南海的维权和崛起表示出一种担忧甚至干预,我觉得都是很正常的问题,如果把它理解成是一种围堵的话,我觉得有点过分。

溥乐伯:各个国家有不同的看法,我都觉得是三个盲人摸三个不同的动物,有一个摸到一条鱼,有一个摸到一个百足虫,然后还有一个是摸到一个刺猬,然后这个是有的看为一个地缘的政治的问题,有的是看为一个开发资源的问题,有的是看为一个航行自由的问题,有的是看为一个不同的问题,这个到底还没有一个解决,怎么想通,怎么沟通这个问题的办法,那是不是有人说过是搁置争议,美国的说法是把这个路上的罐头往前踢(kick the can down the road),以后这个局面好一些,就来解决这个问题,现在就不要有冲突。

胡一虎:但事实上在美国现在已经跳到第一线,在南海上的时候,就代表说搁置争议是不可能的,你认同这样的说法吗?

溥乐伯:前几年我记得新(一届)政府有一个美丽的这个去南海好像说的是开发的,一起开发这个什么资源。

胡一虎:共同开发。

溥乐伯:然后还说了一些别的,如果能那样做的话我觉得是值得谈的。

胡一虎:好,我们来听听看年轻朋友补充。

观众:很高兴刚才溥乐伯援引了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说法,但是我想说的是这个话的完整是十二个字,前面还有四个叫主权属我,可能大家都忽略了主权属我的这四个字,谢谢。

胡一虎:好,谢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