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抗战中共曾秘密联系冈村宁次司令部,根本不是求和而是为了这件事冈村宁次,抗日战争末期任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

前方4万万同胞正在浴血奋战积极抗日,而中共却秘密与日本最高军政总部联系,究竟所为何事呢?

当时我党派纪纲驻南京领导情报工作,他的身份是中医。他的下线有两个重要情报干部,都是中共党员,一位是汪锦元,被安插在汪精卫身边当秘书,汪精卫的妻子陈璧君也很赏识他;另一位陈一峰是汪伪中央通讯社的采访主任,他们和一个日本进步记者西里龙夫经常交换日伪方面的情报。

后来西里龙夫被日方发现并逮捕,供出了与纪纲、汪锦元、陈一峰、郑文道等人的关系,因而纪纲等也均被捕,押送日本被判决死刑。

事情因陈璧君对汪锦元相当器重而有了转机,她坚决要求汪精卫出面干预,在汪通过“外交部”与日方交涉后,汪锦元等3人被押解回上海,改判为无期徒刑。

纪纲被送过江后,辗转到了新四军军部,向中共中央华中局代理书记兼新四军政委饶漱石报告了冈村宁次托他带的口信———冈村宁次部有要事欲与新四军商谈。冈村宁次几次派人与新四军搭线均被拒绝,这次他竟然想到派纪纲、汪锦元等人当说客。

抗战中共曾秘密联系冈村宁次司令部,根本不是求和而是为了这件事

面对如此重大问题,华中局请示了党中央,批准可以和日本人秘密接触,目的是为了搞清楚对方的真实意图。

原来这和当时日本侵略者日益走向穷途末路的形势有关系。意大利、德国相继投降,美国也加紧了对日本的进攻,不断用飞机轰炸日本本土。在中国战场上,八路军、新四军抗击了侵华日军进攻,并从1944年初起开始局部反攻。

此时,日本已明显感到灭顶之灾即将来临。而苏北新四军是它心脏边上的一颗钉子,更使它坐卧不安。日军为了缩短战线,早日拔出深陷在中国的泥足,急于想找新四军联系,妄想与新四军取得某种默契。

抗战中共曾秘密联系冈村宁次司令部,根本不是求和而是为了这件事经中央批准后,碰面在六合县竹镇附近的一个村子进行,新四军首席代表彭康、梁国斌和扬帆参加谈判,日方是由饶漱石和纪纲引导来的3个日本人,为首的叫“立花”,据说是日本天皇的干儿子,任冈村宁次总部参谋处二科对中共工作组长。

见面后,日方先说了些对新四军很敬佩之类的好话,接着提出他们奉命来向新四军谈“局部和平”的意向,当即遭到扬帆等人的拒绝。日本人以为新四军嫌他们身份低,不信任他们,因此提出希望新四军派负责官员去南京和冈村宁次总部首脑直接谈谈,绝对保证来去安全。为了取信于新四军,他们甚至表示愿意留下作“人质”。

新四军军部决定正式派杨帆去和日方上层接触,以进一步观察了解日本人的意图和动向,为抗战局势谋划。

扬帆、纪纲同3个日本人一同去了南京,住在日方安排的将校(级)军官招待所内。次日,日军“华中派遣军总司令部”参谋处二科主任参谋(代理科长)乔岛代表尾琦大佐设宴欢迎扬帆。第三天,日军华中派遣军的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和扬帆见面。

今井主动向扬帆提出日方希望在华中和新四军达成局部和平的协议,甚至愿意让出8个县城给新四军,希望新四军将来能和日方合作,共同对付美英和蒋介石军队。此言即暴露出日军的真实意图,他们是怕新四军和美国军队合作。

扬帆委婉的说:我可以听听你们的建议,但是我现在不愿意具体讨论这些问题,我可以把你们的意见带回去请示新四军领导;同时,他借机向日方就目前的军事形势作了简要的阐述。今井认识到谈不成了,悻悻而回。

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3国政府发表了《波茨坦公告》,促令日本无条件投降,日本企图在中国战场喘息的计划就此泡汤。

抗战中共曾秘密联系冈村宁次司令部,根本不是求和而是为了这件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