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中共非常重视情报战,这是英国专家林迈可在为晋察冀军区无线电技术高级训练班学员授课)

大破袭要做到突然而有力,己方就必须耳聪目明,与此同时,也要尽量让对方闭目塞听。白晋战役前,彭德怀使了一招声东击西,到了百团大战,继续照用不误。当部队在集结和移动时,他故意对外放风,说是要去与国民党中央军作战,同时也有意泄漏中央军北上的假情报。华北方面军参谋长笠原信雄事后在向陆军次官汇报时,沮丧地承认,八路军扬言要与中央军一战,却以此巧妙地转移、引诱、欺骗日军的注意力,从而达到了大规模集结兵力展开破袭战的目的。

在情报战的能力和技术方面,日军要胜过国民党军,当时在正面战场上,国民党军的很多密电都为日军所破译,但是日军破译不了苏联的密电码,要想破译八路军的密电码也很困难。另一方面,在百团大战的准备期间,八路军通报命令时,全都不用无线电而通过书面传达,日军破译人员无从介入。

华北方面军参谋部的情报机构本身也存在着重大缺陷。它的第一课负责前线作战情报,第二课负责破译电码等特别情报,第四课负责政治情报,听起来搞情报的不少,可是这几个情报部门彼此派系不同,各行其是,使得情报缺乏综合性和一贯性,显得支离破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电影《百团大战》,前排左一为笠原幸雄,日军华北方面军参谋长)

虽然多田在百团大战发起之前,也得到过一些情报,表明八路军有进行事先侦察,集结和移动兵力等活动,但只以为是日常的局部性破袭,并未把它们看成是大破袭的前兆而引起重视。

不单单是多田一个人,从华北方面军司令部的每一个参谋,直到第一线警备队的每一个军官,都在事后回想中认为百团大战早有前兆,“假如联系各种情况加以分析,共军的攻势或有可能判断得出来,但当时考虑得太轻率了”。

一九四○年八月上旬,刘邓将前指(前线指挥所)设于和顺县石拐村,聂荣臻将前指设于井陉煤矿附近的洪河槽村。所属参战部队同时穿过封锁线,以夜间行军为主,向指定地点秘密集结,在此期间,旅级以下的干部战士还都不知道作战意图。运送粮秣采用的也是一村转一村的接力方式,以便使日军难以判断其运送方向。

八月十八日,旅级干部才到前指领受具体的作战任务。在石拐村一座用石头垒起的小三合院里,刘伯承戴上眼镜,手执红蓝铅笔,指着地图对陈赓、周希汉等人说:“一定要彻底破坏正太路。有的据点敌人守备甚严,要讲求战术,不能啃核桃,而是要一个一个地砸核桃。”

他一边说一边握起右拳,用力砸在了桌子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电影《百团大战》,刘邓前指)

八月二十日,是规定要发动攻击的日子。当天浓云密布,从中午开始下起了雨,部队冒雨穿过山间小路,在黄昏前秘密运动至日军的眼鼻子底下。

晋察冀军区的一个团在到达娘子关附近的山上时,还就近观察了娘子关的地形,只是该处日军仍未发觉。有几个日本兵甚至跑到八路军隐蔽区域,骑着老百姓家的毛驴戏闹,但就是不知道大敌已近在咫尺。

傍晚时分,阳泉警备队队部接到密探报告,说在阳泉以南约八十公里处驻有约两千人的八路军,不过警备队并未采取什么紧急应对措施,因为他们判断这股八路军即使徒步来袭,至少也应在两天以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