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太行”大推力发动机终修正果 歼20等新战机有了“中国心”24日,中国航空报近日报道了中航工业发动机研究院、动力所总设计师刘永泉总设计师的事迹,并提到某型发动机试验成功,“十二五”研制目标顺利实现。军事观察员指出,依照试验成功的节点时间来判断,该型发动机应该为FWS-10B型“太行”改进型发动机。

航空发动机是安装于飞机上主要用以产生动力,是飞机飞行与前进的动力系统;它的次要功能是为飞机的航电、空调、机械等相关系统提供电力与动能等,以维持飞机正常运作。因比,航空发动机对飞机的作用非常重要,其性能的优劣直接影响飞机的飞行性能、可靠性及经济性。中国通常将航空发动机喻为飞机的“心脏”,并将它誉为现代工业的“皇冠上的明珠”。

“太行”大推力发动机终修正果 歼20等新战机有了“中国心”中国自1951年由修理军用飞机开始,历经仿制、研改与制造权技术转移,先后产制了歼5、6、7与歼11等战机,轰5与轰6轰炸机,运5、运7与运8运输机,以及直5、直8、直9、直11直升机等;同时产制了涡喷5、6、7、8、13、14等发动机,以及涡扇5、6、9、10等发动机。虽然历经50余年的努力,中国已具备完整而庞大的航空工业体系,已产生了大量与多型军用飞机与发动机,但其研制航空发动机的能力仍大幅落后于美、英、俄、法等先进国家,每年必须向俄罗斯进口大量的航空发动机,供应其各型飞机使用。

近年来,中国在研制军用飞机的能力方面明显成长,先后研制了歼10、歼11B、歼15、歼20、歼31、运20等军用飞机;但由于无力研制这些飞机的高性能储备航空发动机,致使这些飞机完成研发要进行飞行测试时,由于缺少对应的发动机而不得不以俄罗斯的发动机装机试飞。虽然这些飞机皆试飞成功,但这些发动机因推力不足,未能充分发挥试飞飞机的应有性能(例如歼20与歼31不能展示第四代战机必须具备的“超音速巡航”和“超机动性”特性)。

“太行”大推力发动机终修正果 歼20等新战机有了“中国心”此外,若中国不能为这些飞机研制其配套的发动机,未来成军服役时仍必须使用俄制发动机,则这些飞机发动机的供应与维修将永远受制于俄罗斯,其严重性不言而喻。中国官方与民间皆认为:航空发动机是其发展航空工业的“软肋”。

涡扇10发动机是由中国沈阳发动机设计研究所,始自1980年代中期研发的新一代大推力涡扇发动机。该所利用1982年从美国进口的CFM-56发动机的核心机、透过逆向工程技术取得了一些相关技术与设计方案,加上以前累积的涡扇6(太行)的研发经验,在燃气涡轮研究院对核心机技术有所突破的情况下,1987年,开始进入验证机研制阶段,1992年10月验证机在086号飞行台上开始试验,1993年完成。1997年开始型号研制,并考虑将其作为歼11和歼10两种战机的动力。2001年7月型号装机首飞,2005年12月28日完成定型审查考核,开始生产装机。

“太行”大推力发动机终修正果 歼20等新战机有了“中国心”WS-10A,是WS-10的发展型号,主要装备于J11B战斗机。WS-10A发动机与WS-10“太行”发动机最大的区别是核心机技术不同,WS-10A的核心机是CFM56核心机技术与AL-31F的核心机技术相结合的产物。WS-10A发动机的整体性能接近F110-GE-129IPE (F110的性能改进型)。

发动机研制是摘取“工业皇冠上的明珠”,需要坐得冷板凳,有钻劲、韧劲,能默默奉献甘当铺路石。刘永泉从西工大、北航校门到研究所,义无反顾认准了航空发动机研究技术。

研制7年多来,2000多个日日夜夜,经过数轮研究、设计和试验迭代,刘永泉带领研制团队攻克了先进气动设计、高可靠性结构设计、先进控制技术和先进工艺材料应用等各项技术关键。终于啃下了FWS-10B型“太行”改进型发动机这块“硬骨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