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P-51的机身设计简洁精悍,拥有超越12G的机身冗余度,符合当时美国陆航的强度标准。标准翼厚比的主翼搭配着层流翼剖面型在保证拥有充分强度与翼内空间的前提下获得了良好的低阻高速巡航特性。五段式襟翼则缓解了层流翼低速下升力不足与失速特性严峻的问题(其中第一段至第二段能作为战斗襟翼使用,在不损失回旋率的同时减小回旋半径)。随战局演进该机亦改进了副翼与升降舵等控制面,使低速到高速都有良好且均质的操控品质。北美公司对前线使用者的这一切回应使P-51系列进化到最终拥有绝佳的飞行性能。冷却器安装在机腹,依据当时最先进的气动外型理论,进气口随发动机的换装历经了数次改变,以抗破片蒙皮包覆的冷却器外罩曲线则顺势由机翼下方向后过渡延伸至机尾。其独特的曲线也随着后续型号发展逐次变化。这也成了P-51系列最大的外型特征之一。

由于不像喷火式等机种将冷却器半埋分置在两翼下,因此P-51获得较充分的翼根空间以安装大容量自封油箱拥有较一般战机更大的燃油酬载。辅以前述的层流翼低阻设计,使P-51从最早的实战生产型NA-73开始便具备几乎两倍于同量级欧洲战机的航程。早期的P-51配备低空性能杰出的美制艾利森V-1710一级增压发动机。后因欧陆普遍偏重高空高速空战的生态与美国陆航第八航空军提出的护航需求,野马以其杰出的机体资质争取到换装引擎的机会,并以出色的试验结果击败了众多盟军一线杰作战斗机脱颖而出,获得英国授权生产劳斯莱斯梅林V-1650系列引擎。自此脱胎换骨的P-51其总体空战性能与战局影响力突飞猛进、为北美公司挣得大量该机的订单,并在1943~1944年之间赶上盟军最重要的长程护航需求,继承P-38和P-47的战果并将之迅速扩大,快速扭转了欧陆上空的战力天平,终于为其赢得“史上最伟大战机”的美名。

劳斯莱斯飞机引擎,提供了盟军空中霸权的心脏。当P51进入太平洋和欧洲战场后,德日空军就被赶出蓝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