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杨志亮,焦作武陟人,1981年入伍,海军大校军衔。他于1983年考入大连海军舰艇学院,1988年在南沙群岛赤瓜礁“3·14”海战中英勇作战,光荣负伤,荣立一等战功。

2月5日,中国军网发布文章《魂牵南沙那片海——战斗英雄杨志亮赴南沙慰问侧记》,署名钟魁润、肖永,该文章记述了当年的赤瓜礁战斗英雄杨志亮28年后终于重新回到南沙的故事。以下为文章全文:

近了,越来越近了……

春节前夕,阔别28年后,随海军慰问组重访自己曾用鲜血染红南沙赤瓜礁的这片海域,战斗英雄杨志亮激动不已,手腕上的睡眠记录仪清晰地记录着他前一个晚上深度睡眠时间不到10分钟。

赤瓜礁,英雄礁。当年这里的炮火硝烟,铸就了杨志亮永远的南沙情结,让他刻骨铭心,魂牵梦萦。也是在这场战斗中,杨志亮成为家喻户晓的战斗英雄。

血染赤瓜礁的战斗英雄杨志亮28年后再回南沙 挎枪站岗

新一代军人看着老兵当年留下的战伤

血染赤瓜礁的战斗英雄杨志亮28年后再回南沙 挎枪站岗

杨志亮向战友讲述当年的战斗故事

南沙归来,杨志亮伤愈后,被调往北海舰队任职。在离开南海舰队的28年里,杨志亮无论在猎潜艇当教导员,在护卫舰当政委,还是在机关任职,曾多次到南海参加各种重大演习演练,总想找个机会再次登上南沙岛礁,到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看一看。但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去年,杨志亮被任命为南海舰队政治部副主任,从当年的一名最基层军官成长为副军职领导干部,即将跻身共和国将军行列。更重要的是,他工作的地方离南沙更近了。

今年1月底,杨志亮接到随海军慰问组乘军舰前往南沙慰问的任务,他十分兴奋。临行前,爱人紧紧地拉着他的手,说:“你去南沙看看的愿望终于能实现了!”打小仰慕父亲、同样在海军服役的儿子也打来电话,要爸爸记得从南沙回来告诉他那里现在咋样了。

血染赤瓜礁的战斗英雄杨志亮28年后再回南沙 挎枪站岗

当年的杨志亮(右一)在出征前宣誓

血染赤瓜礁的战斗英雄杨志亮28年后再回南沙 挎枪站岗

得胜归来的杨志亮讲述战斗故事

从第一代“海上看瓜棚”、第二代高脚屋、第三代礁堡,到现在坐着汽车穿梭于礁盘;从一封信要邮寄半年,到现在手机4G信号全时开通;从坐船去南沙来回要10多天,到现在民航飞机数小时就能往返永暑礁……杨志亮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南沙一天天的变迁,他的目光须臾不曾离开过南沙那片海域。

今天,这一切都在眼前了。美济太阳花满园,永暑四季菜长青,渚碧泻湖掠飞鱼……尤其是登上他当年浴血战斗过的赤瓜礁盘后,杨志亮的双眼不禁因泪水涌上模糊起来。他全身伏地,紧紧贴在礁盘上,静静地倾听大海的呼唤,让身心融入这片蓝色国土,与礁盘的血脉相连互通:“这是实现民族复兴的希望之海,也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

当年那个青葱豆蔻的热血男儿,不就是如今这个样子吗?戴上钢盔,跨上钢枪,他和执勤官兵肩并肩,为祖国站岗放哨,坚毅刚强的脸庞与守礁官兵那特有的南沙黑,同样写满忠诚与奉献,血性与担当。

血染赤瓜礁的战斗英雄杨志亮28年后再回南沙 挎枪站岗

带走一瓶沙(海底抽上来吹填的,也是南沙的沙)留作纪念

血染赤瓜礁的战斗英雄杨志亮28年后再回南沙 挎枪站岗

慰问期间,杨志亮接过战士们的自动步枪站岗

“我们守礁的第一课,就是学习您的英雄事迹,传承弘扬南沙精神。”“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您,大家以您为荣,誓言当好新一代南海卫士。”……官兵们得知心中的英雄回来了,早早就在码头等候。杨志亮刚一上礁,战士们就纷纷围过来,你一言我一语问不停聊不够,还争着与杨志亮合影留念。

上礁就是上战场,守礁就是守阵地。“人在礁在阵地在,誓与南沙共存亡。”“南沙海水深千尺,不及守礁战友情。”离礁返舰前,杨志亮亲手装上一瓶沙子,灌上一壶海水,把28年的战斗记忆带回去,把这片蓝色的国土珍藏起来;再次亲吻南沙礁盘,深情凝视那朵朵海石花,它们生如珊瑚娇艳绽放、死若磐石刚硬坚固,见证着一代代守礁官兵以礁为家、乐守天涯的家国情怀。

“与20多年前相比,南沙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以说是沧海桑田,今非昔比。虽然工作生活条件改善了,但高温、高湿、高盐度的自然环境没有变,复杂严峻的斗争形势没有变,扎根南沙、守卫南沙、建功南沙的铮铮誓言也没有变,弘扬海军精神、矢志改革强军的壮美航程同样没有变。”伴随军舰渐行渐远,杨志亮的临别赠言,依然回响在守礁官兵的耳畔心间。

登礁英雄杨志亮讲述当年“3.14”海战经历

赤瓜礁,长约有5000米,宽约400米,1988年我军在其地与越军曾有一争,史称314海战。 海军榆林基地护卫舰一大队504舰枪炮长、上尉扬志亮作为亲身参加那次战斗的一等功荣立者、是当时我军第二批登上该礁的冲锋在前者。他讲述的那次战斗动人心弦,至今仍记得他手缠绷带,对祖国一脸忠诚的模样。此时回顾报告团英雄描述的那场以我军大获其胜而告终的海战,似乎仍有特殊的意义。

以下便是根据采访资料和记录整理的扬志亮海战亲历见闻: 赤瓜礁上地势险要,那天我们去时正处低潮,好歹总算有几块礁石露出水面,那个礁盘露出来时远看象一片开阔地,没有任何遮挡,靠近却多是齐腰深的海水,水下都是些尖利的海石花和珊瑚礁。

3月14日南沙赤瓜礁海区的仗是怎么打起来的呢? 3月12日晚, 我随当时所在的502舰在南薰礁一带正常巡逻,忽然接到上级命令:火速赶往赤瓜礁执行勘察任务。十多个小时后的第二天下午二点多钟,我舰抵达赤瓜礁海区,开始了赤瓜礁的勘察,进行水深和礁盘结构测量等一些登礁准备工作。正当我方人员进行正常作业时,我舰雷达发现越军五艘舰船编队向赤瓜礁海域窜来,舰艇立即启锚,对敌舰进行拦截。我舰在与敌舰船编队距离大约二百来米时和它们保持同向航行。我们的越语翻译通过高音喇叭向越军喊话:这是中国领海,你们必须离开!这是中国领海,你们必须离开!敌人不肯离开,和我们对峙着。天黑时分,我舰首批派出六名同志先敌登礁,是见习副水雷长王正利带领大家驾着机动舢板,向礁上驶去的。他们在海上艰难拚搏了四个多小时,才于深夜11点50分,将庄严的五星红旗插上了赤瓜礁,这天晚上,六名同志就坚守在赤瓜礁上。

越南海军505登陆舰、604、 605武装运输船无视我们的正告,从我舰左舷冲过,直奔赤瓜礁一侧,并强行抛锚。敌人的企图很明显,是要抢先在赤瓜礁筑架高脚屋,形成一个支撑点,以威慑我永暑礁建站施工人员。根据这种情况,上级决定:我舰派兵上礁。

此时,礁上环境险恶,整个赤瓜礁海区的敌情也非常严峻;越军依仗早已侵占了鸿庥岛和景宏岛,三者可为依托,气焰十分嚣张。越军505舰上的几座火炮对着502舰。604武装船上的越军,有的蹲在炮位上,有的蹲在船舷边,手中的反坦克火箭筒、机枪也对着我舰的指挥台和礁上人员。越605武装船则迂回到赤瓜礁一侧,与604、505舰形成对我赤瓜礁包围之势。面对气势汹汹的越军,大家都气坏了。在南沙的几十天里,我们亲眼目睹了越军占我岛礁、侵我海域的强盗行径。我们一直把握着对敌斗争中的原则:有理、有利、有节,决不主动挑起事端。

我们听过老山报告团的报告,知道越军是很凶残狡猾的。为防止越军偷袭我礁上人员,编队首长决定组织第二登礁小组,由我带队。接到命令后我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为国争光的机会来了;紧张的是,我们都在和平环境条件下成长,没有打过仗,尤其我去年刚从学校毕业,上舰还不到半年。其他五名同志又是从各个部门临时抽调来的,由于没有隶属关系,有的名字我不熟悉,一时还叫不上来。但是,共同的任务把我们的心很快连在了一起。我们很快相互熟悉了名字,就在舰上的会议室内举手宣誓:“人在旗在礁盘在.誓死为祖国和人民争光!”

宣誓完了,每个人的心情都十分激动。 战士黄国平对我说:副枪炮长,上去以后我们都听你的,谁要是有半点含糊,你就执行纪律!我说:“不要这样说,我相信大家,现在我们是同舟共济了,你们放心吧,我怎么把你们带上去,就怎么把你们带下来。越军也没有什么可怕的。现在你们回去,抓紧时间休息,听到命令以后,立即到中甲板集合。” 当时我的心跳得也很厉害,但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作为登礁战斗小组组长我必须很镇静。由于我一直在指挥台值班,对敌我双方的态势非常清楚,敌人的挑衅不断加剧,战斗一触即发。正在待命还有些时间,人在那个时候,大脑转的也快,什么事都能想出来,早准备豁出去了。我有位女朋友,远离南沙有一万来里路程,但我每天利用下班时间都会给她写点什么,谈谈思想、工作,每天都写,象日记一样。当时我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看了一遍,心想,别给她留下什么遗憾的东西。

看完之后,我解下自己的手表和钥匙,放在桌子上。打开柜子,找了双漂亮的丝袜、一双新的胶鞋,当时想穿得整整齐齐死去,死也要死得象个样子。我们军人的生命和其他人一样,也属于父母和亲人,但在国家需要时只能属于祖国。 14日凌晨,越军604船派出了43名武装入员, 强行登上赤瓜礁。编队命令我们立即登礁支援。我听到命令后,从床上跳起来就往舱外跑。在甲板上和我们的领导相遇,他鼓励我说:上去以后不要怕,遇到情况头脑要冷静,处理要果断。我说:放心吧,首长。就这样, 我们告别了首长和舰艇,驾着小艇紧贴着越604舰尾和右舷, 在越军眼皮底下向礁盘驶去。由于天刚亮,我远远看见礁上有一面旗在飘,我说:向那旗开过去!小艇就直插而去。 在接近礁盘八十米距离时,正遇低潮,小艇搁浅了。我定神一看,那旗上只有一个五星。

原来,越军上去以后,也在礁上插了他们的国旗,旗下黑压压一片越军。我赶紧说:跳下两个人,把艇推开。小艇调了几个航向,但怎么也开不上去。我当即下令:我们游泳涉水过去。于是,我们都一齐跳进了水中,艰难地向礁上摸索着边走边游去。踩在深一脚,浅一脚的礁石上,浅处要几个人相互搀着,深处就游泳过去。折腾三十多分钟后,我们顺利地和第一批登礁人员会合了。这个时候,礁盘上敌我双方已形成相互对峙的态势。越军有40多人,咱们这边只有9个人,兵力悬殊较大。越军仗着人多组成两道防线,前面10多个家伙持着枪,守在他们的旗下,后面有30多人在那里紧张地构筑工事。越军将一根手腕粗的绳子一头捆在604船上, 另一头由礁上的人拉着。随后,手拉绳踩着小木船向礁上运送物资、器材,增派兵力。

我方一再用越语喊话,请你们离开,请你们赶快离开。但越军置若罔闻,不但不听劝告,反而变本加厉,肆意扩大事态。一位越军头目呲牙咧嘴地指指天空,又指指海面,好象在说:海战空战都没问题,越南的飞机随时可以来支援他们,四周的海面他们舰船也多于我们。越军还厚颜无耻地对我方战士做种种流氓动作,有的甚至冲着我们撒尿、挥舞匕首、晃动手中的枪对我进行威胁。我们一个个都气愤到了极点。但形势严峻,面对穷凶极恶的敌人,我们头脑始终保持镇静,沉着冷静地静待后援,此时,我们既不能贻误战机,又不可过于冲动惹事;再愤怒.也要克制、忍耐,掌握斗争的策略和分寸。 8点半左右, 上级迅速派兵对我们礁上人员进行增援。这时,我们这边的礁上已有40来人。我们的越语翻译再一次向越军喊话:这是中国领土,你们马上离开!喊话持续了五、六分钟,越军却仍然无动于衷,挑衅行为有增无减,有的在那里指手划脚、叽哩哇啦地乱叫。

同志们都知道,南沙自古是我们中国的地方,我们去那里是行使主权的,我们不要别国一寸土地,也决不允许他们在我们的国土上横行霸道。 “把敌人赶下去!”指挥员一声令下,我们踩着脚下祖国神圣的礁盘,一步一步向越军逼近。在距离敌人还有15米的时候,我对身边的战友:“盯住那些持枪的家伙,防止他们狗急跳墙。” 越军的枪口死死地对着我们。这15米,差点成了我生命旅程的尽头,那时顾不得想那么多…… 很快,我们接近了越军。这时,一名越军对着我旁边的一名战友就是一拳。我那一米八的大个战友火了,接拳将这名越军提了起来,顺势按在水中,离我一米多远的另一名越军,突然提起枪口准备开枪。我向前猛跃两步,大喊一声:别动!迅速用左手将他枪管向上一抬。这家伙一转身,一梭子弹朝我射了过来。我胳膊一震,左小臂被打断,血呼呼地往外直冒。此时不可再忍,我右手一扣板机,一梭子弹就撸了过去。 这时,子弹嗖嗖地在我们身边怪叫,敌604船集中火力向我礁上人员进行猛烈扫射,整个礁盘上硝烟弥漫,水花四溅。编队指挥员果断地下达自卫还击命令。

刹那间,只见一条条火龙在敌人的舰船上翻卷,一排排炮弹在敌舰上开花。整个赤瓜礁海面一片火海。我舰仅用了8分钟就将越604船击沉;不久,越5O5舰上的40炮刚响一阵就被我另舰打哑了,敌605船也被打得中弹起火,船体倾斜,开始下沉。在我舰猛烈还击下,越军乱成一团。礁上残存的几名越军,那股神气劲也不知跑哪去了,他们乖乖地脱下身上的白背心,撑根竹竿举了起来,向我们投降了。这群无视我主权、肆意挑衅,而且先向我开枪开炮的敌人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从8时47分开始,战斗持续了28分钟, 我方参战军舰以两人负伤的代价,击沉重创敌舰船3艘,打死打伤敌人60多名,俘获敌人9名,取得了赤瓜礁作战的重大胜利。 战斗结束以后,战友们从海里把我救了上来,当天傍晚,南标463船送我返回祖国大陆。由于流血过多,到大陆时我的血压几乎量不出来了,首长指示一定要尽全力抢救。在首长的关怀和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护理下,我不仅恢复了健康,而且保住了这只手臂。我住院期间,总部首长、海军首长、舰队领导分别到医院看望鼓励我。总参谋长迟浩田上将接见我时,得知我是河南人后幽默地讲:“岳飞是河南的,精忠报国,你也是好样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