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希特勒最后的机会

经过斯大林格勒的惨败,东线德军乃至整个德国都遭到了巨大的打击,承受了几乎无可挽回的损失。随之后的1943年,是希特勒唯一也是最后体面的结束战争,避免战败机会 。假设德军这一年改变战略,战争未必没有转机!而这一转机,不是建立在下最大决心完成库尔斯克会战,也不是建立在各种型号的新式武器陆续列装服役的基础之上。命运的转折,完全决定于一条大河,河面开阔、波涛汹涌、水深浪急的欧洲第三大河,第聂伯河!!!

首先谈1942年末至1943年初德军在斯大林格勒的损失,包括,包围圈内和解围部队。包围圈内的德国部队,作战与非作战部队大约在28万人左右,除去空运出3万五千人外,约有14万人因伤病、饥饿、作战或者自杀而死,被俘的11万人除去大约5800人,余者都被苏军虐死,可以说全军覆灭了。这种损失的意义重大在于,不单单是因为人数众多,而是具有丰富作战经验的老兵,成建制的无可挽回的损失了,谁都知道老兵对于军队意味着什么,每个老兵都是部队的种子,这么多的经验丰富的士兵如果拆散,扩充新兵至少可以组建三个有战斗力的集团军。身经百战的老兵大量损失,尤其难以承受,并且不可挽回。对于整个军队的士气打击,也是极其巨大的,这种影响,尤其在防御阶段最为显著。相对于敌人,提升士气也是无可估量的,使苏军有决心终于敢尝试大兵团进攻,大规模消灭敌人。可以说,第六集团军的覆灭,让东南方向德军防线接近崩溃,整个防御地段门户大开。如果没有曼施坦因的神来之笔,战争到是可能提前结束了。无可否认,曼帅的确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而这在后面将要叙述的话题中无疑是重中之重!

说道最后的转机,无疑无法回避两件事情,一个是哈尔科夫大反攻,另一个就是堡垒作战。。。。库尔斯克和奥缪尔战役。前者是杰作,后者,除了防御阶段的奥缪尔作战,那么进攻中的科尔斯克战役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和灾难了。堡垒作战,可以说是一团混乱、得不偿失,失败的不能再失败的作战。首先,战略意图暴露,其次实施起来虎头蛇尾,作战时间和计划一变再变,把赌注压在不成熟的新式装备之上不惜一再延后作战时间,让苏军有充足时间反复完善、加强防御阵地,集结兵力兵器,这根本就是一种输红眼的赌徒行为,是极度不冷静和缺乏盘算的不管不顾的军事冒险。

1943年最后的转机,就在于防御而不是进攻,尤其是必须避免针对于库尔斯克突出部的任何军事行动。让大量精锐德军装甲部队去进攻敌人彻底巩固的具有超大规模雷场,和巨量反坦克炮加强的防御阵地,完全是送死,实际上也是如此。用精锐部队去消耗敌军加强防御的劣质部队是极其愚蠢的行为。

正式谈转机。

哈尔科夫进攻战结束之后的1943年春末和夏初,是改变命运的决定时段。

德军应该采用的战略是果断的放弃太过突出靠前和没有防御价值的地段,收缩兵力,仅围绕坚固支撑点做机动防御,为撤退做准备。发动最大运能积极运输和储备作战物资,沿第聂伯河左岸建立以永备工事为依托的大纵深防线,当然,这样的永备工事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只要达到让步兵进驻的程度,可以慢慢加以完善。第聂伯河东岸德军作战部队的军事行动以机动防御为主,为西岸修筑防御工事赢得必要时间,同时准备撤退并制定相应计划。鉴于德军机动能力非常之差,应该将装甲和摩托化部队配置靠前,一旦左岸防御工事修筑部分完工可以接受步兵进驻立即开始发动佯攻扰乱、迷惑苏军视线,掩护步兵有序撤退,摆脱敌军纠缠。装甲和摩托化部队的优势在于进攻时可以迅速的投入作战,利用机动优势快速机动火力,更加有效杀伤敌人,在撤退时迅速摆脱敌人纠缠,再以空军掩护下,配以阶梯掩护的方式,摆脱当面苏军不会有太大难度。在苏军发现其战略企图前安全撤退全军至第聂伯河东岸。西岸一个桥头堡都没有保留的必要。而苏军,在发现战役企图落空的情形下,想要阻止德军撤退和破坏德军的防御计划,未必会有有效措施。这里要提到德国空军,此时德国空军应不惜代价抽调西线防空作战的大量战斗机部队和高射炮部队加强东线,掩护防线修筑,摧毁敌军炮兵阵地,驱逐敌军轰炸机,以当时德国空军实力,应该是有效的可以做到的。撤退后的德军有足够的装甲摩托化部队可以进行机动作战,摧毁、打退和消灭任何敌人企图尝试进攻东岸并且建立桥头堡的企图,因为苏军没有相应计划,一定无法集结足够的兵器兵力,所以,进攻必然是骚扰和试探性质的,强度不会大。一旦东岸德军稳住阵脚,逐步加强防御工事,挨过夏秋,那么应对最早在冬季敌军才可能发动的作战行动,自然游刃有余。

经过整个夏天和秋天,防御工事越加完备,特别是大量野战机场的修建完成,极大的巩固了东线的防空,任何敌军在西岸兵力兵器大规模集结的企图都必将暴露无疑,并遭到干扰甚至是沉重的打击,前线制空权的把持,最起码不会是苏军一家独大,这为今后的作战提供了相当大的便利。没有在库尔斯克遭到无谓损失的德军装甲部队和摩托化部队大量节省下来,入役的虎式、豹式坦克,费迪南和四号强击火炮,有足够时间磨合发现问题,没有太多机械故障的希特勒动物园里的猛兽还是非常有效率和必须敬畏的大杀器、脱帽敬礼的T34-76想要渡河冲破虎豹、费迪南,40型75毫米反坦克炮据守的德军阵地无疑是场灾难,是单方面的杀戮。而苏军难以机动的重型火炮,在没有绝对制空权的情况下,难以实施必要的火力掩护,轻型火炮又不足以对德军永备工事造成实质的伤害。。。相信德军一站的兴登堡防线大家都不会陌生。坦克突不破,重炮因为干扰又无法有效射击摧毁的防线,苏联要多少人能啃的下来?

在收缩防线至第聂伯河东岸后,德军战役密度将空前加强,有序的撤退没有使大量兵力兵器损失,尤其是重型装备,而这些都将加强到东岸阵地。以步兵为防御基础,加强大量火炮,配合空军掩护的坚固阵地,再辅以大量坦克摩托化部队进行机动防御,足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快速集结优势兵力、火力对苏军重点进攻地段发动反击。完善的,坚固防御工事的作用就在于,极大的减少防御兵力的损失,同时大幅度加强防御部队的战力,一定人数的防御阵地,可以应对敌人多的多的兵力投入,并给对方造成巨大损失。一来一往,好处再清楚不过。一个师的防阵地,敌人至少要投入一个军的兵力进攻,整个防线,苏军的兵力优势会被完全抵消。而德军却能腾出相当大的兵力作为战略和战役预备队。

苏军将要面临两难,进攻,则遭受难以承受的损失,僵持,在打算集结足够的兵力兵器的同时,德军也会将整个防线更加的完善和巩固。这和德军面临马奇诺防线的尴尬异曲同工,如果调整战略方向,试图在白俄罗斯和列宁格勒方向上展开攻击,那么得到防线加强,腾出大量德军所组成的预备队同样可以有效组织该地段苏军试图突破的企图。

斯大林为了个人威望和地位的巩固,以其一贯的行事方式,必然要不惜最后一人防守寸步不让的管理转变为不惜一切进攻,遏制了敌人装甲优势的第聂伯河防线,苏军必将撞得头破血流,数度尝试之后无奈放弃。而造成的巨大损失,备受打击的情况下即便是苏军士兵再麻木,政委再凶狠,也必将造成士气的极度下降乃至军心不稳,而相当多的一线将领会成为替罪羊。被斯大林独裁和凶狠的统治手法放大后,苏军将领必将人人自危,其后就不用假设了,要么苏军哗变,要么斯大林认识到危险不再强迫步下送死。

无论如何,事情都将向德国有利的一面发展。

首先,东线站稳脚跟,德军有大把时间喘息,没有重大伤亡不会导致德军实力太大损失甚至因为有足够时间训练新兵而让一线德军实力大大上涨,同样,因为有了战略级别的预备队可以随时投入作战,对于苏军的威慑不言而喻,对于西线盟军,万万不敢在此种情况下幻想44年的任何大规模登陆作战企图。即便意大利的盟军,在面对不能大规模展开兵力的恶劣地形,在面对不缺乏兵力兵器的德军据守的哥特防线,恐怕也只能望而兴叹难有作为。

东线无忧,西线盟军要么放弃登陆,要么为了登陆势必要集结更多部队,储备更多物资,这些都需要以时间为代价。德国后期缺什么,相对缺资源,更重要是缺时间。如果上述假设成立,45年结束欧战是想也不要想了。成功防御的德军,补给线缩短,兵力充足,新编部队作战经验不断加强,更重要的是有大把时间,再编新部队,哪怕是老头和孩子也有了必要的训练,工业区没有沦陷,新式装备大量列装,喷气机等一大批末日武器未必不会形成战斗力,原子弹也不是梦想。

进退两难的苏军因为要付出承受不起的流血代价,斯大林是时候要考虑结束这一尴尬了。西方盟军,忽然在某一天发现,无穷无尽准头还可以的经过完善的V1V2把伦敦轮成废墟之后,比苏联还流不起鲜血的英美,坐着轮椅焦头烂额的罗斯福,抽着臭雪茄一筹莫展被议会上下院集体投不信任票的丘吉尔,恐怕也该想着如何体面的结束战争了。

坚不可摧的德国面前,心怀鬼胎的附属国和占领地也难生二心,希特勒也有时间整合和消化法国、波兰与俄国占领地还有巴尔干了。德国会越变越强的作用就是盟国和苏联继续战争的决心越来越动摇。苏联和盟国会越来越互相埋怨,因为谁也不想送死进而推诿作战行动,越发的不信任导致联盟貌合神离甚至最后解体,德国的时机到了。伦敦被炸成白地而导致单方面与德国契合,当然,斯大林和希特勒不会握手,只要德军拒绝归还乌克兰和白俄罗,战争就不可能结束,希特勒不会放手,斯大林也不会。没有了英美的援助,俄国的坦克工厂只好转型生产卡车而不是坦克,没有优质燃油的作战飞机,性能再好也发挥不出来,被德国空军完虐。更进一步,西方翻脸为了换取印度和波斯湾的安全,入伙轴心国转头收拾斯大林,当然,可能性不大。。。但也不是没有。

总之,1943年德国据守第聂伯河防线,那么一切的一切都会变的不同。1943希特勒最后的机会

漂亮的枪,不是吗。。。。。。德国造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