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是头号战犯,却为何逃过审判?是有天大的本事?还是另有隐情?

本是头号战犯,却为何逃过审判?是有天大的本事?还是另有隐情?

“朕深鉴于世界大势及帝国之现状,欲采取非常之措施,收拾时局,兹告尔等臣民,朕已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愿接受其联合公告。”1945年8月5日,日本民众通过广播第一次听到天皇玉音,可惜这是天皇在宣告《终战诏书》。紧接着一张张逮捕令从东京驻日本盟军总部发出,近100人遭到逮捕,在这么多人中竟然没有裕仁天皇。日军内部接到一个秘密命令,很快司令部开始将大批文件烧毁,那他们烧毁的是什么文件呢?天皇作为战争首犯为何没有被逮捕呢?

本是头号战犯,却为何逃过审判?是有天大的本事?还是另有隐情?

1946年,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东条英机曾亲口说:“在我一生中,我没有一次违背天皇陛下的意愿。”这句话说明是天皇命令东条英机对中国等国实施侵略。但是,在第二次的审判中,东条英机又改口了。他说是他与内阁蛊惑天皇,一切战争与天皇无关。

早在1945年8月10日,日本就向盟国发出乞降照会,日本表示愿意投降,但不能危害天皇的统治地位,还要求日本的战犯应由日本自己审判。杀人犯自己审判自己?这未免太可笑!天皇裕仁假惺惺地说:“把战争责任处罚权转给联合国实在是抑苦而难以忍受的事,难道我不能一人承受战责退位,以此结束对别人的惩罚吗?”天皇试图告诉世界,他很想通过退位来减轻日本国民应该接受的惩罚,似乎他很“关心”日本国民的利益。他又说:“太御前会议上,当时我觉得即使反对也不会起作用,所以保持沉默。”此时的裕仁完全变成了热爱和平而又无奈阻止战争的无辜受害者。那他真的是无辜的吗?

1868年日本明治维新后,天皇不但获得统治权,而且被神化。1926年,刚刚登基的裕仁就改元昭和。宪法第一条规定:大日本帝国由万世一系的天皇统治之;第十一条规定:天皇统帅陆海军。可见天皇完全就是日本的实权人物,除宪法外,裕仁亲自颁发的《军人赦谕》规定日本国军队世为天皇所亲御。战争时期的日本国民对天皇裕仁忠诚到极点,很多人为天皇而战,裕仁不断鼓吹东亚战争的合理性,对于南京大屠杀他装作不知道。日本宪法规定天皇有宣宣示战争、媾和和缔结条约的权力,如果他真的爱好和平,那他完全可以以退位或者自杀来反对战争。因为他是战争的支持者,所以他该做的都没做。

1945年9月27日,裕仁主动拜访了麦克阿瑟将军,两人会谈甚欢,一见到麦克阿瑟,裕仁第一句话就是:战争结束了真好啊!裕仁表示自己愿意退位,而麦克阿瑟却表示天皇完全没必要退位。这是为什么呢?

本是头号战犯,却为何逃过审判?是有天大的本事?还是另有隐情?

麦克阿瑟对美国总统杜鲁门说:“如果天皇退位的话,那日本国民一定会为天皇重新而战,到那时我们得需要100万军队和几十万行政官员,另外还需要建立战时补给体制。因此,保留天皇是最智慧的。”美国国内政治高层绝大多数赞成麦克阿瑟的看法。麦克阿瑟在日本的日子里,天皇经常同他会面,两人私人关系甚好,裕仁对麦克阿瑟的一切言听计从。也因此,麦克阿瑟认为天皇是美国控制日本最好的工具。

本是头号战犯,却为何逃过审判?是有天大的本事?还是另有隐情?

麦克阿瑟

1946年,中美苏三国通过了《莫斯科会议体制》,决定由中美苏等11国组成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进行审判,每个国家各出一名法官和检察官。1946年4月,法庭组建完成,中国迅速派出梅汝璈作为法官,向哲浚作为检察官。中国、苏联和澳大利亚等国都认为天皇应该为战争承担主要责任,日本的天皇制有必要废除,但美国的态度却很暧昧。1946年5月,第一次审判正式开始了,这次审判的战犯共有28人,这28人是所有战犯中罪行最深重的。这28人中有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等人,唯独少了天皇。首席法官后来在回忆录中说:“天皇是有战争责任的,他之所以没有被起诉,是由于政治上的考虑......”

东条英机在第一次的审判中说:“没有任何一个日本国民能违背天皇陛下的旨意,日本政府和日本国的高级官员尤其如此。”此话一出,立即引起很多人的关注,东条英机将天皇置于很尴尬的地位,也违背了美国人的意志。于是在麦克阿瑟的安排下,同为甲级战犯的木户章一告诉东条英机:“如果你独自承担责任,那样你的家人会好受点。”于是在第二次审判时,东条英机表示天皇对一切战争一无所知,他完全被蒙在鼓里,是他劝诱天皇签署宣战协定。在整个审判中,中国极力证明天皇有罪,但总被美国阻挠。

本是头号战犯,却为何逃过审判?是有天大的本事?还是另有隐情?

东条英机

天皇直到去世也没有受到处罚!1989年裕仁去世,《昭和天皇自由录》公诸于世,上面清楚地显示:1944年,在东条英机辞去首相与陆军参谋总长职务时,天皇向他颁发一份诏书,上面说你作为参谋总长,在困难的战局下参与了我对战局的指挥,充分履行了参谋总长的指责。这一切都说明天皇是有罪的,但是由于美国仅仅考虑自身利益,天皇不但没有接受审判,反倒被美国保护起来。

1971年10月12日,裕仁天皇高高兴兴地访问德国波恩,却不料波恩的学生和亚裔们包围了天皇下榻的酒店,他们在外面喊着:“希特勒!墨索里尼!裕仁!战犯裕仁在波恩!”最后,裕仁只能灰溜溜地离开波恩。

本是头号战犯,却为何逃过审判?是有天大的本事?还是另有隐情?

天皇嘴上说自己是和平主义者,或许在他心里他从未真正反省战争,或许他遗憾没有打赢战争。即便他活着,他也看不到日本战胜的希望,而且最后宣告《终战诏书》的正是他本人。

本是头号战犯,却为何逃过审判?是有天大的本事?还是另有隐情?

日本当代军国主义分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