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帝国保安总局主要工作是找出并清除对纳粹党执政不利的敌人。为此,帝国保安部创立了一个特工组织并在全国设立了情报网络,其后扩展到占领区。该组织有数百名全职特工和数千名“线人”。政治警察系统内,帝国保安总局负责搜集情报而盖世太保和刑事警察(Kriminalpolizei)则负责执行工作。盖世太保和帝国保安部都完全在警察总长海因里希·希姆莱(Heinrich Himmler)掌控之下。

1936年警察系统被分成普通警察(Ordnungspolizei 缩写:ORPO)和安全警察(Sicherheitspolizei 缩写:Sipo)。普通警察包括保安警察(Schutzpolizei)、农村警察(Gendarmerie)和地方警察(Gemeindepolizei)。安全警察则包括刑事警察和盖世太保。海德里希成为安全警察和帝国保安部的总长。帝国中央安全局以安全警察为中心。奥托?奥伦道夫(Otto Ohlendorf)领导的帝国保安部(国内)被划为第3处(Amt III);瓦尔特·施伦堡(Walter Schellenberg)的帝国保安部(国外)为第6处(Amt VI);海德里希·穆勒(Heinrich Müller)的盖世太保为第4处(Amt IV);阿图尔·奈比(Artur Nebe)的刑事警察为第5处(Amt V),到了1944年军事情报局阿勃维尔并入第6处。直到1942年被暗杀为止,海德里希一直担任安全警察和帝国保安部(帝国中央安全局)总长,后于1943年1月30日由斯特·卡尔登布隆纳(Ernst Kaltenbrunner)接任直到战争结束。战后帝国保安部被列为犯罪组织,所以人员都被列为战犯在纽伦堡接受审判。

保安总局(SD)一开始地位很低微,面临着经费不足等情况,但海德里希拥有无与伦比的智与力、野兽般机敏的天性、天赋本能所感到有用的东西都善于运用的才能,SD这个位置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他很快在这个位置上实现一系列火箭式升迁。取得第一个比较大的成功是策反了巴伐利亚警察局的一位警员并将其发展成双面间谍。 但保安处并不是纳粹党此时唯一的情报机构,同时存在的还有褐衫队即纳粹党的街头武装于1930年成立的情报机构、1931年夏天党卫队地区宣传干事劳歇和助手舒曼建立的一个隶属纳粹党中央的情报机构。后二者都比保安处后台硬,经费充足,兵强马壮。随着形势的发展,二者由于过于张扬受到了限制,海德里希谨小慎微的性格得以将保安处在不知不觉中发展壮大。最后褐衫队的情报机构归于覆灭,而劳歇和舒曼的情报机构也被海德里希所取代,舒曼却到了另一个部门继续成为他的对手。1932年年中,纳粹党内其他情报机构也渐渐消失,保安处正式成为纳粹党唯一的情报机构。1932年7月海德里希担任党卫队保安处的处长。随着纳粹党夺取中央政府和各联邦政府的权力,纳粹官员也开始瓜分权力,希姆莱就任慕尼黑警察局局长。在他的麾下,海德里希也夺得了自己的权力基地。以此作为开端,希姆莱乘势控制了各个邦的政治警察机构,到1934年4月彻底完成了这一行动。海德里希在他手下担任一系列警察头目职务,其中最重要的是普鲁士邦秘密警察头目。

保安总局在海德里希的带领下成为纳粹党唯一的情报机构,随着纳粹党的上台执政,它和政府所领导的政府秘密警察机构并存。一山不容二虎,也开始了你争我夺的过程。海德里希为了取得希特勒的信任,着手把希特勒内部的敌人用婉转的词句所谈论的希特勒的出身情况及其不光彩的家谱编汇成册,保存起来。这样他在希特勒心目中的地位一天天重要起来。

同时希姆莱和海德里希被他们共同的野心紧密联系成一个整体,觊觎着笼罩和统治整个国家警察机构的权力。在希姆莱任巴伐利亚内政部政治司长,掌握了巴伐利亚政治警察司令大权期间,他迅速将海德里希安插进去,两个人先在巴伐利亚地区预演了一番他们的蓝图。这算是计划彩排。

计划的第一步实现速度比想象中更快,国家改革派威廉?弗立克同戈林的普鲁士分离主义的争夺给了他们渔翁得利的机会。1933年4月,戈林入主普鲁士政府以后,很快在普鲁士内务部的基础上组建一支秘密警察,不受普鲁士警察授权法律的管辖。起初此机构命名为“秘密警察署”,简写GPA和恶名远扬的苏联秘密警察“契卡”的简写GPU太相近,最后定名为“国家秘密警察”(GeheimeStaatsPolizei),简称就是赫赫有名的盖世太保(Gestapo)。盖世太保基本上继承了原普鲁士内务部的政治警察系统,一开始就结构完整,实力强劲。盖世太保成立之初希姆莱就和戈林商谈合并事宜,遭到冷拒,鉴于戈林的元老地位,希姆莱只好暂时偃旗息鼓。

1933年,时任帝国内务部长的弗里克站到希姆莱德战线上,扭转了局势。弗里克计划改革魏玛共和国的联邦体制,削弱各州政府的权力而加强帝国政府的中央集权,改革重心就是建立统一的国家警察系统。但他的改革计划遭到戈林反对。弗立克在同戈林进行争夺中,需要求助于希姆莱,而且他们在这一点上看法一致:两人都希望搞一支中央领导的全国警察。在弗里克的干预下,希姆莱和海德里希接管了普鲁士以外其他各州的政治警察系统,形成和盖世太保分庭抗礼的态势。与此同时,海德里希的保安处也展现了比盖世太保高出甚多的效能。12月间,保安处破获一个托洛茨基分子刺杀戈林的阴谋,而迪耶斯的盖世太保对此一无所知,着实让戈林尴尬,最后连希特勒也向戈林施压。戈林也想和希姆莱达成妥协,以便跟党卫队结为同盟,以此换取党卫队支持他对冲锋队头子进行血腥的清算。最终结果是1934年4月22日,希姆莱正式出任国家秘密警察总监,而海德里希代表希姆莱接管了盖世太保总部。

海德里希对秘密警察的理解是完全无孔不入,无法无天的。国家秘密警察脱胎于普鲁士内务部政治警察署,继承了魏玛时期执法机关的许多习惯,比如遵守司法程序,尊重公民基本权利等,海德里希则从法律和行为上都将这些撇弃。盖世太保的法律专家贝斯特博士认为:“盖世太保的职责是保护国家政权,必须紧跟敌情的变化,因此不受司法桎梏的拖累。盖世太保拥有军队一样的地位,不容司法程序干扰其对敌斗争的行动。”而纳粹政权为他实施这种思路创造了条件。1935年5月,普鲁士行政法庭判决盖世太保免受司法调查,法院将不接受关于秘密警察“保护性拘留”的上诉。次年这个判决成为法律。

海德里希实现了第一步计划,他的下一步计划就是将帝国警察队伍整个纳入党卫队系统。首先他兑现了对希特勒和戈林的承诺,在1934年6月30日的长刀之夜行动中,迅速果断地将冲锋队领导层一网打尽,将老对手罗姆置于死地。他的保安总局吞并了外交部“内部情报处”,并搬进柏林威廉大街102号,此后这里成了长达十几年的著名魔窟。保安总局和盖世太保的各级部门紧密结合,各司其职,保安处负责搜集情报,而秘密警察根据情报采取行动。希特勒签署“帝国元首关于任命德国警察总监的命令”,从此希姆莱正式接管帝国警察系统。希姆莱将警察系统分为两个部分:普通警察和安全警察。党卫队上将达鲁格出任普通警察总监,而海德里希成为安全警察总监,主持秘密警察(盖世太保)和刑事警察,掌握最令人生畏的国家机器,此时他年仅32岁。

1937年9月27日海德里希的权力达到了顶点。那一天成立了将海德里希的党政机构合二为一的一个机构,它就是德国保安总局。它是由保安警察总局和党卫队保安处总部合并而成的。党卫队保安处三科变成了德国保安总局六司,这个司负责对外情报工作。海德里希眼看胜利在望,但人算不如天算,1942年他突然被捷克抵抗运动队暗杀。他的宏伟事业由他的继任者卡尔滕布龙纳完成。1944年2月12日,希特勒下令成立“统一的德国秘密情报机构”,由党卫队领导。卡纳里斯被撤职了。新的联合机构于1944年6月1日成立。谍报局一处(间谍处)变成了德国保安总局六司下面一个新的军事情报机构的主要组成部分。纳粹党终于囊括了德国所有的间谍机构。

帝国保安部主要工作是找出并清除对纳粹党执政不利的敌人。为此,帝国保安部创立了一个特工组织并在全国设立了情报网络,其后扩展到占领区。该组织有数百名全职特工和数千名“线人”。政治警察系统内,帝国保安部负责搜集情报而盖世太保和刑事警察(Kriminalpolizei)则负责执行工作。盖世太保和帝国保安部都完全在警察总长海因里希·希姆莱(Heinrich Himmler)掌控之下。

1936年警察系统被分成普通警察(Ordnungspolizei 缩写:ORPO)和安全警察(Sicherheitspolizei 缩写:Sipo)。普通警察包括保安警察(Schutzpolizei)、农村警察(Gendarmerie)和地方警察(Gemeindepolizei)。安全警察则包括刑事警察和盖世太保。海德里希成为安全警察和帝国保安部的总长。帝国中央安全局以安全警察为中心。奥托?奥伦道夫(Otto Ohlendorf)领导的帝国保安部(国内)被划为第3处(Amt III);瓦尔特·施伦堡(Walter Schellenberg)的帝国保安部(国外)为第6处(Amt VI);海德里希·穆勒(Heinrich Müller)的盖世太保为第4处(Amt IV);阿图尔·奈比(Artur Nebe)的刑事警察为第5处(Amt V),到了1944年军事情报局阿勃维尔并入第6处。直到1942年被暗杀为止,海德里希一直担任安全警察和帝国保安部(帝国中央安全局)总长,后于1943年1月30日由斯特·卡尔登布隆纳(Ernst Kaltenbrunner)接任直到战争结束。战后帝国保安部被列为犯罪组织,所以人员都被列为战犯在纽伦堡接受审判。

但保安处(SD)一开始地位很低微,面临着经费不足等情况,妻子丽娜不得不兼任厨娘工作,每周一次的土豆沙拉已算改善生活。但海德里希拥有无与伦比的智与力、野兽般机敏的天性、天赋本能所感到有用的东西都善于运用的才能,SD这个位置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他很快在这个位置上实现一系列火箭式升迁。取得第一个比较大的成功是策反了巴伐利亚警察局的一位警员并将其发展成双面间谍。

但保安处并不是纳粹党此时唯一的情报机构,同时存在的还有褐衫队即纳粹党的街头武装于1930年成立的情报机构、1931年夏天党卫队地区宣传干事劳歇和助手舒曼建立的一个隶属纳粹党中央的情报机构。后二者都比保安处后台硬,经费充足,兵强马壮。随着形势的发展,二者由于过于张扬受到了限制,海德里希谨小慎微的性格得以将保安处在不知不觉中发展壮大。最后褐衫队的情报机构归于覆灭,而劳歇和舒曼的情报机构也被海德里希所取代,舒曼却到了另一个部门继续成为他的对手。1932年年中,纳粹党内其他情报机构也渐渐消失,保安处正式成为纳粹党唯一的情报机构。1932年7月海德里希担任党卫队保安处的处长。随着纳粹党夺取中央政府和各联邦政府的权力,纳粹官员也开始瓜分权力,希姆莱就任慕尼黑警察局局长。在他的麾下,海德里希也夺得了自己的权力基地。以此作为开端,希姆莱乘势控制了各个邦的政治警察机构,到1934年4月彻底完成了这一行动。海德里希在他手下担任一系列警察头目职务,其中最重要的是普鲁士邦秘密警察头目。

保安处在海德里希的带领下成为纳粹党唯一的情报机构,随着纳粹党的上台执政,它和政府所领导的政府秘密警察机构并存。一山不容二虎,也开始了你争我夺的过程。海德里希为了取得希特勒的信任,着手把希特勒内部的敌人用婉转的词句所谈论的希特勒的出身情况及其不光彩的家谱编汇成册,保存起来。这样他在希特勒心目中的地位一天天重要起来。

同时希姆莱和海德里希被他们共同的野心紧密联系成一个整体,觊觎着笼罩和统治整个国家警察机构的权力。在希姆莱任巴伐利亚内政部政治司长,掌握了巴伐利亚政治警察司令大权期间,他迅速将海德里希安插进去,两个人先在巴伐利亚地区预演了一番他们的蓝图。这算是计划彩排。

计划的第一步实现速度比想象中更快,国家改革派威廉?弗立克同戈林的普鲁士分离主义的争夺给了他们渔翁得利的机会。1933年4月,戈林入主普鲁士政府以后,很快在普鲁士内务部的基础上组建一支秘密警察,不受普鲁士警察授权法律的管辖。起初此机构命名为“秘密警察署”,简写GPA和恶名远扬的苏联秘密警察“契卡”的简写GPU太相近,最后定名为“国家秘密警察”(GeheimeStaatsPolizei),简称就是赫赫有名的盖世太保(Gestapo)。盖世太保基本上继承了原普鲁士内务部的政治警察系统,一开始就结构完整,实力强劲。盖世太保成立之初希姆莱就和戈林商谈合并事宜,遭到冷拒,鉴于戈林的元老地位,希姆莱只好暂时偃旗息鼓。

计划的第一步实现速度比想象中更快,国家改革派威廉?弗立克同戈林的普鲁士分离主义的争夺给了他们渔翁得利的机会。1933年4月,戈林入主普鲁士政府以后,很快在普鲁士内务部的基础上组建一支秘密警察,不受普鲁士警察授权法律的管辖。起初此机构命名为“秘密警察署”,简写GPA和恶名远扬的苏联秘密警察“契卡”的简写GPU太相近,最后定名为“国家秘密警察”(GeheimeStaatsPolizei),简称就是赫赫有名的盖世太保(Gestapo)。盖世太保基本上继承了原普鲁士内务部的政治警察系统,一开始就结构完整,实力强劲。盖世太保成立之初希姆莱就和戈林商谈合并事宜,遭到冷拒,鉴于戈林的元老地位,希姆莱只好暂时偃旗息鼓。

1933年,时任帝国内务部长的弗里克站到希姆莱德战线上,扭转了局势。弗里克计划改革魏玛共和国的联邦体制,削弱各州政府的权力而加强帝国政府的中央集权,改革重心就是建立统一的国家警察系统。但他的改革计划遭到戈林反对。弗立克在同戈林进行争夺中,需要求助于希姆莱,而且他们在这一点上看法一致:两人都希望搞一支中央领导的全国警察。在弗里克的干预下,希姆莱和海德里希接管了普鲁士以外其他各州的政治警察系统,形成和盖世太保分庭抗礼的态势。与此同时,海德里希的保安处也展现了比盖世太保高出甚多的效能。12月间,保安处破获一个托洛茨基分子刺杀戈林的阴谋,而迪耶斯的盖世太保对此一无所知,着实让戈林尴尬,最后连希特勒也向戈林施压。戈林也想和希姆莱达成妥协,以便跟党卫队结为同盟,以此换取党卫队支持他对冲锋队头子进行血腥的清算。最终结果是1934年4月22日,希姆莱正式出任国家秘密警察总监,而海德里希代表希姆莱接管了盖世太保总部。

海德里希对秘密警察的理解是完全无孔不入,无法无天的。国家秘密警察脱胎于普鲁士内务部政治警察署,继承了魏玛时期执法机关的许多习惯,比如遵守司法程序,尊重公民基本权利等,海德里希则从法律和行为上都将这些撇弃。盖世太保的法律专家贝斯特博士认为:“盖世太保的职责是保护国家政权,必须紧跟敌情的变化,因此不受司法桎梏的拖累。盖世太保拥有军队一样的地位,不容司法程序干扰其对敌斗争的行动。”而纳粹政权为他实施这种思路创造了条件。1935年5月,普鲁士行政法庭判决盖世太保免受司法调查,法院将不接受关于秘密警察“保护性拘留”的上诉。次年这个判决成为法律。

海德里希实现了第一步计划,他的下一步计划就是将帝国警察队伍整个纳入党卫队系统。首先他兑现了对希特勒和戈林的承诺,在1934年6月30日的长刀之夜行动中,迅速果断地将冲锋队领导层一网打尽,将老对手罗姆置于死地。他的保安处吞并了外交部“内部情报处”,并搬进柏林威廉大街102号,此后这里成了长达十几年的著名魔窟。保安处和盖世太保的各级部门紧密结合,各司其职,保安处负责搜集情报,而秘密警察根据情报采取行动。

海德里希实现了第一步计划,他的下一步计划就是将帝国警察队伍整个纳入党卫队系统。首先他兑现了对希特勒和戈林的承诺,在1934年6月30日的长刀之夜行动中,迅速果断地将冲锋队领导层一网打尽,将老对手罗姆置于死地。他的保安处吞并了外交部“内部情报处”,并搬进柏林威廉大街102号,此后这里成了长达十几年的著名魔窟。保安处和盖世太保的各级部门紧密结合,各司其职,保安处负责搜集情报,而秘密警察根据情报采取行动。

希特勒签署“帝国元首关于任命德国警察总监的命令”,从此希姆莱正式接管帝国警察系统。希姆莱将警察系统分为两个部分:普通警察和安全警察。党卫队上将达鲁格出任普通警察总监,而海德里希成为安全警察总监,主持秘密警察(盖世太保)和刑事警察,掌握最令人生畏的国家机器,此时他年仅32岁。

1937年9月27日海德里希的权力达到了顶点。那一天成立了将海德里希的党政机构合二为一的一个机构,它就是德国保安总局。它是由保安警察总局和党卫队保安处总部合并而成的。党卫队保安处三科变成了德国保安总局六司,这个司负责对外情报工作。海德里希眼看胜利在望,但人算不如天算,1942年他突然被捷克抵抗运动队暗杀。他的宏伟事业由他的继任者卡尔滕布龙纳完成。1944年2月12日,希特勒下令成立“统一的德国秘密情报机构”,由党卫队领导。卡纳里斯被撤职了。新的联合机构于1944年6月1日成立。谍报局一处(间谍处)变成了德国保安总局六司下面一个新的军事情报机构的主要组成部分。纳粹党终于囊括了德国所有的间谍机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