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与美国一些公司“不问政治”的倾向相反,谷歌的政治情结很浓。谷歌在情感上与华盛顿政治中心挨得很近,也舍得“感情投资”,即“政治献金”。为了获取更多影响力和话语权,谷歌不惜面向社会各界大面积撒钱。

谷歌日前任命白宫前经济学家卡洛琳.阿特金森为全球政策主管。阿特金森曾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官员,也曾是总统奥巴马在G7和G20峰会上的代表,并曾负责协调美国在全球经济以及贸易、能源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的政策。他拥有美、英双重国籍,以幕后谈判和调解著称,活跃在国际经济舞台上几十年时间,积淀颇深。

谷歌虽是一家相对年轻的公司,但实力却不容小觑。自1998年创立至今,谷歌风头甚劲,凭借强大的搜索引擎、Chrome 浏览器和安卓系统(Android),在搜索、浏览器和移动终端市场纵横捭阖,赚得盆满钵盈。在2015年福布斯全球品牌价值100强排行上,谷歌名列第三。

不过,树大也招风。谷歌的日益强大引起美国监管层的担心,从2011年6月开始,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谷歌开展长达19个月的反垄断调查,虽说最终撤销了反垄断调查,有惊无险,但还是将谷歌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其中,谷歌的游说团队功不可没。接受调查期间,远在加州山景城上班的谷歌游说团队川流不息地前往华盛顿,不厌其烦地向监管部门展示对己有利的证据。

来自美国无党派机构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数据显示,谷歌多年来游说和其他活动已在华盛顿很有名气。2012年,谷歌在反垄断调查和其他问题相关的游说支出超过1400万美元。去年一季度谷歌用于政府部门间的游说支出达550万美元,创下该公司自2007年开始游说活动以来的新纪录。华盛顿邮报早在2007年就“盯”上了谷歌,在当年4月22日刊登的分析文章里就指出,谷歌在收购YouTube和DoubleClick(一家网络广告服务商)之后,也遇到了微软曾遇到的难题:即被竞争对手指为涉嫌垄断。

时隔7年,2014年4月13日,华盛顿邮报再次对谷歌发难,其网站上的一篇文章称,近年来谷歌“政治野心”膨胀,不惜一掷千金影响美国政治决策,在政治游说方面的投入连年增长。2012年,谷歌公司在政治游说方面的投入一跃成为全美第二,仅次于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

事实也如此,2012年谷歌的游说开支比苹果、思科、Facebook这3家公司的总和还要多(这3家公司的营收总和是谷歌的6倍)。就算是曾经和FTC斗了6年、几乎要被分拆的微软用于游说华盛顿的投入也从未超过950万美元。被监管层盯得很紧的AT&T(2012年营收是谷歌的2.5倍),2012年在游说上的开支只有80万美元。

与美国一些公司“不问政治”的倾向相反,谷歌的政治情结很浓。秉承“朝中有人好做买卖”的理念,谷歌在情感上与华盛顿政治中心挨得很近,也舍得“感情投资”,即“政治献金”。为了获取更多影响力和话语权,谷歌不惜面向社会各界大面积撒钱:全美约有140个商业机构、宣传机构、学术团体及智囊机构列于谷歌的“薪酬名单”上,大批年轻律师、知名作家及各领域权威学者被“收买”。谷歌庞大的游说团体和政治献金还悄然渗透进美国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美国两党议员。

特别是在华盛顿,云集“京城”的说客,能量之大不可低估,他们在官场的人脉关系“深”得很。美国有种说法,最了解国家运作的,不是总统,不是国会,而是说客们。这话并不过分,作为“影子政府”,说客们的影响力能到达国会议员甚至总统的公文包,到达一项政策从酝酿至出台的全部环节。K街著名公关公司波德斯塔集团有一句广告语:“白宫的许多人能告诉你刚刚发生了什么,我们则帮助你改变结果。”

这些说客中,不乏术有专攻的人士,更多还是在华盛顿混迹多年的政客,包括前议员、前官员,他们在卸任后即侧身其中,凭借三寸不烂之舌,依托熟悉的政府网络和人脉关系,加上隐秘的公关手段,特别受到大型利益集团的倚重和信赖,每每花重金委托其游说国会和白宫。

美国前共和党议员、现任谷歌首席政治说客苏珊.莫利纳里就曾表示,美国政界在高科技领域的政策制定,对高科技公司至关重要。如果政策制定者对谷歌的业务理解不充分,谷歌就需要在政治圈内有“能说得上话的人”。话说得很直白,也符合实情。

除了花钱,谷歌公司还别出心裁隐形贿赂,如通过提供免费培训争取两党议员,教他们如何使用谷歌的软件,发掘潜在的选民和支持者,拉拢选票。这让两党议员喜不自禁,当然对谷歌也就视为知己,关爱有加。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谷歌的感情投入终于有了回报,恰如《华盛顿邮报》所评论的那样,在监管层“有效转移了不利于该公司的互联网政策讨论”。一个有力的例证是,2011至2012年,谷歌通过关系联系上乔治.梅森大学法律与经济学研究中心领导人,协助该机构举行三场涉及互联网搜索技术的研讨会,并通过该机构邀请FTC委员参加。会议发言者的基调一边倒,普遍有利于谷歌。2013年1月,FTC对谷歌的调查结案,5名委员会成员一致投票认为谷歌不涉及非法违规操作。另据知情人士透露,乔治.梅森大学法律与经济学研究中心就是谷歌“薪酬名单”上的一个单位,近几年每年都从谷歌收取一大笔“捐款”。

此番谷歌聘用白宫前高官阿特金森,证明谷歌要成美国政治游说的“大拿”。

不过,游说功夫也不是万能的。眼下谷歌正遭遇欧盟反垄断调查。谷歌企图和解,双方正对峙着。谷歌那套说客本领用不上,可能要面临欧盟的天价罚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