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酗酒赌博长期家暴妻子 被妻子锤杀

从结婚生子到吵架、打架然后出事,36岁的何曼如(化名)说自己忍了四年多时间。她不知道最后怎么会动手杀人:“我实在是没路可走了。”她穿着厚厚的棉囚服、棉布鞋,说一口陕北话,回忆起往事,脸上表情显得有些茫然。

今年3月1日,《反家暴法》将正式实施,这是我国首部防治家庭暴力的专门性、综合性法案。昨天,记者前往陕西省女子监狱,采访了几位暴力重刑犯,听她们讲述不为人知的婚姻生活中的种种经历。

“他不好好过日子”

何曼如23岁时经人介绍认识了丈夫汪凯(化名),一年多以后步入婚姻生活。“我之前不知道他有那么多不良嗜好,可能他也隐藏着自己。”何曼如说。新婚后的生活是甜蜜的,一切在儿子出生的那年发生了变化。

何曼如和汪凯都没有稳定工作,靠在外面打零工赚钱。起初,何曼如在宾馆当服务员,怀孕后就辞职在家。用何曼如的话说,儿子出生后,汪凯“逐渐显露出他的本性”,经常约朋友去外面喝酒,“给我感觉就是他不好好过日子,光喝酒。”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汪凯染上了赌博恶习。只要手里有钱,一定要花光才甘心。“这时候他已经不好好上班了,都是我一个人在外面拼命赚钱。”赌博输光了,汪凯就借高利贷。“有一次他把家里存折上3万多块钱全部拿走,还失踪了,我怎么也联系不上他。”在这段时间,何曼如一边打工一边带孩子。

一个多月后,何曼如接到汪凯打来电话。对方说自己现在不敢回家,怕被人追债。电话里,汪凯劝何曼如和他一起去外地。原以为,换个地方丈夫能好好过日子,没想到汪凯仍然酗酒。有一次,因为喝酒太多在马路上出了车祸,双腿骨折。休息了一年多,汪凯干脆不打工了,整天待在家里,使唤起何曼如却更加“理直气壮”,“每次让他出去找点事干,他就说‘我都成这样了,你还让我干活’!”

4万“青春补偿费”让妻子忍无可忍

结婚三年多,俩人由吵架变为打架。“手边有啥就拿啥打。”何曼如说,她也动手,不过打不过汪凯。何曼如一边说,一边摸着自己右边的太阳穴说,“有一次他用手直接把我这打青了。”

面对丈夫这种情况,何曼如想过分开过日子,“想到娃就放弃了。”在何曼如的观念中,女人对孩子有生育的责任,“我还给他说,娃你也别管了,等到他长到12岁,我让他跟你走,以后和我再没关系。”

事发当天,失踪一个星期的汪凯找到何曼如。提出两点要求:一,让何曼如给他4万块钱“青春补偿费”,二把孩子带走。“我当时做的最坏的打算就是孩子他领走,但是我没钱,就算有也不给他。”

可是,事情发展出乎所有人预料。汪凯除了再次对何曼如进行打骂,还威胁她,如果不按照他说的做,何曼如的家人也要遭殃。忍无可忍的何曼如举起了锤头,一下下朝着汪凯砸下去……

“等我出去了一定好好陪父母”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出事之后,何曼如选择了自首。法院判处她无期徒刑,“与其在监狱待一辈子,还不如判我个死刑算了。”

一个半小时的聊天中,何曼如说起自己父母,流下了眼泪。“我欠亲人太多了,给我个机会,等我出去了,一定要好好陪我的父母。”可是,她一直拒绝见孩子。

采访过程中,谈及是否想过维护自己的权益,何曼如说了两点让记者印象深刻。“我连妇联、法律援助中心门朝哪开都不知道,更别说让他们帮我。再说了,这是家务事,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政府部门不会管。”“在法庭上,法官问我遭受家暴有什么证据,我一下就急了,我又不是预谋的,我也不知道当天会发生什么事情,怎么保留证据?”

如今,由于何曼如表现良好,已经获得了减刑机会,由无期徒刑改判为21年半有期徒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