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来源:君临

前几天我去离家不远的一座商场吃饭,发现这里的停车场设施被重新改造过了。

汽车进门的时候,不需要停下来取卡了,那里安装了一个摄像头,自动拍照识别车牌号码。走的时候,也是在收费亭那里让摄像头拍一下,自动计费。如果你不想在收费亭那里等待,还可以提前十五分钟用支付宝或者微信在手机上先将停车费交了。

进到商场里,几乎所有的商店都已经支持微信和支付宝的手机转账了。两家巨头不断推出的打折优惠活动,使得我们朋友之间使用的频率非常之高。

我细细的盘点了一下,在我生活的这座城市,如今通过移动支付可以实现的事情,早已远远超越了餐馆、购物这些日常的消费。比如水电煤气、话费充值、物业管理费的缴付,甚至医院挂号、汽车违章罚款、地铁购票,政府办证和税务的各种预约、缴付都全部可以通过手机来完成了。

这些服务的出现和全面的覆盖,几乎都是发生在过去的一两年之内,和他们对应的,则是互联网O2O创业的热潮和泡沫。

中国人对创新科技的热情让人印象深刻,而在过去两年出现的这些潮流,或许是中国在主流创新科技的大规模普及方面,第一次走在了世界的前面。

在过去的历史里,受制于落后的经济和教育水平,新科技的产生与普及总是从美帝开始,然后依着日韩港台到大陆,像水面的涟漪一般层层接力。

即使是我们自豪的互联网,也同样以二道贩子知名,无论是门户、搜索,还是游戏、微博,最早的出现都在西方。淘宝的发达虽然令人津津乐道,但是谁又敢拍着胸脯说,我们是创新科技的引领者?还有高铁、核电、建筑、快递这些值得称道的优质技术和服务,同样不过是凭借着我们的特殊国情来实现追赶的罢了。

我们曾经是血汗工厂,我们曾经是山寨大本营,然后我们开始借助低收入人口多的红利,创造了闻名遐迩的屌丝经济,淘宝、快递、游戏、奇虎360、白牌手机的繁荣……无一不是这种现象的反映。我们也曾借助着国家权力的强大,在某些关键产业上单点突破,比如高铁、特高压电网、航天、核电、新能源等,都是国家意志的体现。李总理虽然在外宾前满面春风,但是我们始终谨记:我们只是一个追赶者。

这种现象,大概从2012年前后开始,终于出现了逆转,微信和支付宝两大超级APP的出现是一个标志性事件。

微信的灵感或许不是最早出现在中国,但是微信很快的就发生了质变。它从一个单一的移动通信平台,迅速转型为一个“移动生活操作系统”,是的,就像微软Windows平台一样的操作系统。在这个平台上,诞生了全球最成功的自媒体平台、二维码移动支付和移动社交网络。你所能想象到的移动生活应用,都在这个小小的APP里被一站式集成,即使还没有集成的,也即将在接下来推出的“应用号”里得到补齐。

支付宝也不是最早的第三方支付工具,但是在接下来的裂变里,就跟微信一样,越来越充满想象力。尤其是在互联网金融方面的创新,基金、保险、贷款、众筹无所不包。过去,我们受中国金融业的垄断之苦久矣,许多行业的落后都是在这个层面上被卡住所致,一旦在金融这个基础设施上的便利性被激发,众多相关服务业的创新搭建就有了源头活水。可以说,中国O2O创业的繁荣,完全是依托在支付宝和微信两大超级APP的强大之上的。

另一方面,在智能硬件的创新上,中国也不再跟着美帝亦步亦趋。

深圳的创客热潮是这种趋势的最好注释。无人机产业从这里兴起,大疆的无人机拍摄、极飞的农业无人机、亿航的无人机快递,都代表着业界的最高水平。曾经看到一个新闻,美国有一家颇有知名度的无人机公司,他的研发设在硅谷,零件采购、制造都在深圳,由于在研发阶段的硬件架构设计需要大量的两地沟通和运输,流程效率低下,结果概念提出时还是领一时风骚,到产品出炉时已经满大街都是大陆货。

如今热闹的虚拟现实技术,同样并不止有oculus、HTC、索尼等巨头的概念产品,中国的初创企业积累其实也不差,比如大朋、蚁视、3glasses、deepoon的,都颇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只是在宣传上难免被大众媒体冷落。在http://mt.sohu.com/20151014/n423258568.shtml这篇评测文章里,我们可以看到,至少在产品的体验层面,国内外的VR技术是站在同一个水平上的。这种在主流科技创新上的同步,可以说是历史性的。

在我写下这篇文章的同时,大洋彼岸的CES正在召开。在这个全球最知名的创新科技展上,来自中国的参展商占了三分之一。这个比例,在去年同期是四分之一,三年前只有十分之一,五年前几乎没有。这种外来厂商如潮水一般涌入CES的盛况,也就是八十年代日本科技崛起时才曾经出现过。

在今年的CES上,吸引了最多人围观的展位之一,一定有亿航的这台载人无人机。这或许只是一个吸引眼球的概念,在短期内都难以看到商业化的可行性。但是梦想的实现,本来就是从敢于想象开始。

中国现在有哪些值得骄傲的方面?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

1,许多高门槛的前端科技创新是需要巨额投入和庞大的开发团队去支持的,这个层面上,只有巨头们才能维持。比如说像无人驾驶汽车、系统芯片发动机这种数十亿元级别的投资,对于一般的创业团队显然就无法承受。以前我们只能仰望,现在却可以交由BAT、华为中兴这样的选手来参与竞争了。2015,华为的研发支出是408亿元,BAT各自都在百亿元的级别,可以说已经是世界级的投入水平了。

2,在一些成本较低,创新思维更重要的类别上,往往是由在大公司受过训练的离职创业团队来完成,他们有技术积累,熟悉行业趋势,不甘于受到束缚,一旦时机成熟创新的翅膀就展开了。比如英特尔、SAP等科技巨头的创始人都是著名的离职创业者。这种创业者,我们以前没有,但现在南极圈、百老汇、盛斗士、旧金山、前橙会、老友记比比皆是。

3,高校科研水平也逐渐赶上来了,很多学生可以接触到业界前沿的研究课题。汪滔一毕业就搞出无人机,和他所在的香港科大在工程学领域的研究水平是有密切关系的。

4,传统产业的孱弱,使得创新科技的应用往往能够展现出摧枯拉朽般的替代效应。这种现象在淘宝时代就已经出现了,未来只会愈演愈烈。

5,年轻人的受教育水平和经济能力的扩大,也进一步降低了新产品的接受门槛。

简而言之,经过几十年的积累,今日的中国,在创新科技产业的生态发育方面,终于瓜熟蒂落了。我们的创新,终于不再是山寨手机时代那些或者法拉利,或者香烟盒一般的,外形层面的设计,也不再是PC互联网时代仅限于交互界面的人性化上的设计。

我们的创新,终于深入到了全球科技产业的核心领域,从产品形态的理念诞生开始,推出、发酵到普及,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一个周期的循环,并且开始产生向外溢出的效应。

前两年曾经在网上看到一个疑问,为什么在地铁上外国人都在捧着一本书阅读,而中国人都在看手机呢,并以此感叹中国社会的浮躁。

身为一个中国人,以我个人的体验来说,在这零碎的时间里,我能够通过手机阅读到大量的新闻、自媒体评论、电子书、朋友圈,完成邮件的收发、股票的买卖、电商的购物,甚至还能查到我孩子所佩戴的儿童智能手表的实时位置。这些功能的实现,显然不是一本书所能覆盖的。既然如此,手机对传统读物的替换不正是时代的大趋势吗?

这种现象在中国的首先出现,难道不是拜中国发达的线上服务和完善的线下电信基础设施普及才形成潮流的吗?是的,许多人说了,因为在国外还有很多地铁还没有信号覆盖,在这些线下设施的普及上已经落在了中国的后面。

或许,这正代表着一个旧时代的结束,和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