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6-01-18 03:490

军报播下雷锋精神的种子

■张子祥

回首往事,我这一路走来,从一名普通的农家子弟到一名副师职干部、传播雷锋精神的“使者”,是《解放军报》照亮了我的人生,激励着我一步步走向成熟。

1976年下半年的一天,我在堂哥那里看到一张军报,刊有唐山人民欢送抗震救灾子弟兵的照片和文章,我被深深感动,爱不释手,看了又看。从那时起,我就与军报结下了不解之缘,也开启了我的绿色梦想……

1978年12月,我如愿以偿成为一名战士。临行时,父亲再三嘱咐:到了部队,要听领导的话,刻苦训练,特别要在学习上狠下功夫。由于表现优秀,我被新兵连挑选为通信员,每天收发报纸成了我工作的一部分,我也开始了读报生活。

一天,连队组织政治学习,班长问,你们谁来读读报?我听了心里一亮,读报不正是学习的好机会吗?我急忙举手。刚开始,我不敢在人前讲话,就是讲,声音也很小。读报时,为了让大家都能听到,我就放开嗓门读,越读声音越大,越读胆量越大。像苦练军事技术一样,我读报也坚持不懈,见缝插针,经常利用休息时间,一个人去连队菜地里读报。几十年后,我走上领导岗位,在官兵面前动员讲话从容镇定,就源于当初的读报训练。

记得当时,雷锋、刘英俊、余兴元等一个个平凡而响亮的名字频繁出现在军报上,他们那种铁心跟党走、忠心报党恩的思想情怀,也成为广大官兵竞相追逐的精神高地。也是从那时起,一颗雷锋精神的种子在我心中生根发芽。后来,我也成了全军的学雷锋典型,军报大规模地宣传我的事迹,让我有了更加沉甸甸的责任感。1991年5月,我被中央军委授予“学雷锋模范”荣誉称号,获得“一级英模”奖章。接过雷锋点燃的火炬,做“不带引号”的雷锋,成了我此生的目标。

由于工作需要,我先后换了几个岗位,但无论走到哪里,我总要问:这里有军报吗?如今退休后,我仍坚持读军报。回望37年的军旅生涯,从读报到上报,军报如人生的明灯照我前行,如博学的导师伴我左右,无论走到哪里,军报都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良师益友。

(作者系辽宁省铁岭军分区原副政委)

军报指引我迈上强军征程

■刘珪

我是一名一线带兵人。这些年里,《解放军报》陪我从岭南走到漠北,陪我经历特种部队改革发展,并在其中给我指导和鼓舞,成了我一生的良师益友。

2012年,我由连长直接提拔为特种作战营营长,首次带领特战分队配属某师参加跨区演习便吃了败仗。这次失败令我深深思考:战争形态加速转型,特种部队应如何发展才能在未来战争中打得赢?两个月后,军报报道了北京军区某特种作战旅适应未来信息化作战需要的经验。

报道中提到:“信息化战场上的特种作战已超出传统的侦察袭扰等范围,其规模已经向战略层次扩展,特种战可以直接达成战略目的。”我一边组织大家学习军报文章,一边将“专家训练”模式推广至全营,在士兵的训练计划中增加一体化指挥平台、分队战术指挥、北斗手持机操作等课目,官兵逐渐适应了从任务配角到体系主角的转变。

2014年,我营受领军区“典型城镇战斗”示范任务,一无经验,二无教材,三无训练场地,要在两个月内完成教案,难度极大。我翻开军报剪报本,某部“特大城市反恐训练”的经验值得借鉴。如何走、如何打、如何防,针对一系列训练难题,我们对照该部摸索出的做法,综合运用地空并进、实地摆练等战法训法,趟出了一条训练新路子,圆满完成任务。

此外,军报对我的宣传也将我和战友紧紧联系在一起。刘方鹏、刘方聪这对双胞胎兄弟读书时,在军报上看到关于我的报道后,立志当特种兵。2012年12月,兄弟俩如愿穿上军装,却被分到某高炮团。怀揣特种兵梦想,他们相互鼓励、相互比拼,军事训练成绩进步很快。一次我旅去挑选特战队员苗子,两兄弟从几百名战士中脱颖而出,成了我们营里的兵。经过3年的磨砺,两兄弟现在一个当了副班长,一个进了教导队,成了优秀的特种兵。

营里像他们这样的战士还有很多,我非常感动,也更加崇敬《解放军报》。是她始终向社会传递出正能量,始终奋力呐喊,犹如精神的火种,源源不断地为强军兴军凝聚起磅礴力量,鼓励我们奋力前行。

(作者系第42集团军某特种作战旅二营营长,丛纬义、杨湛江整理)

(《解放军报》2016年01月18日 10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