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将高品质蓝狐皮伪报成“残次品”低报价格,并以生狐皮打包冰冻不宜解封彻查为由,逃避海关监管。记者1月17日从杭州海关获悉,该关破获一起案值达8.8亿元特大皮草走私案。该案也是杭州海关建关以来查获的最大一起皮草走私案。

异常进口路线露“马脚”

浙北嘉兴素有“中国皮革之都”的美誉,区域内就集聚了一批皮草生产加工企业。

海关关员在对这些皮草进口商进行走访调研时,发现一件奇怪的事,随着全国海关通关一体化改革的不断深入,这里的大多数企业选择“家门口”报关以节约运输成本。然而有一家皮草制品公司却“反其道而行之”,对“家门口”的口岸视而不见,反而委托河北的清关公司从千里之外的北方口岸报关进口。如此舍近求远,究竟是为何?

中芬海关联手获证据

带着疑问,杭州海关缉私局组织警力对这家公司开展调查,重点关注皮草的进口和运输路线。

海关缉私警察发现这家公司的负责人张某在过去几年间,频繁进口的生狐狸皮大多申报为“残次品”,鲜少有“正品”。更奇怪的是,这些“残次品”大多来自素来注重口碑的国际四大皮草拍卖行之一的芬兰毛皮拍卖行。

芬兰毛皮拍卖行上拍卖的大多是高品质皮草,这家公司千里迢迢参加拍卖活动,却不买高品质皮草,只买“残次品”?拍卖会上究竟拍出多少残次品?而这家公司又究竟在拍卖会上做了些什么?

为此,依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欧洲共同体关于海关事务的合作与行政互助协定》,杭州海关通过海关总署向芬兰海关发出协助调查申请。芬兰海关对此十分重视,很快提供了该公司借助香港某公司在芬兰拍卖皮草的真实成交价格。

单证显示,张某的皮草公司在芬兰拍卖会购买的大多为高品质蓝狐皮,实际拍卖成交价远高于这家公司申报进口的“残次品”价格,有重大走私嫌疑。

多地出击摧毁走私团伙

随着调查工作的逐步深入,一条走私高档皮草的线路图逐渐清晰。

原来,张某通过香港某公司从芬兰皮草拍卖行拍到高档生狐狸皮后,为谋取更多利润,与另一皮草商崔某勾结,委托崔某、安某的贸易公司绕道从北方口岸低报价格走私入境。为了让其申报的较低价格“合理化”,崔某、安某以好充次,将整张、高品质的蓝狐皮伪报成“残次品”,并以生狐皮打包冰冻不宜解封彻查为由,逃避海关监管。

2015年12月18日,杭州海关派出113名缉私警察,组成23个行动小组,分赴北京、河北、湖北、浙江等地实施抓捕行动。12月22日,涉案7名犯罪嫌疑人悉数被抓获。

经过初步审讯查证,犯罪嫌疑人张某、崔某等人从2010年至2013年,通过低报价格手法累计走私进口生狐狸皮35万余张,案值8.8亿元。

走私致“劣币驱逐良币”

据办案缉私警介绍,以一张S级蓝狐皮为例,芬兰拍卖会的成交价约为140美元至150美元/张,而张某、崔某等人以“残次品”申报的进口价格普遍在40美元至50美元/张,远低于实际成交价,粗略计算每张狐皮的利润空间至少增加了200元。

值得注意的是,生狐皮低价走私入境,使得国内部分地区的皮草行业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趋势,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经营秩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无奈地表示,走私皮草不仅仅是为了谋求更大的利润空间,还为了提升竞争能力,获取更好的生存空间,否则将会被市场淘汰。

据悉,杭州海关缉私局在侦办此案的同时,也通过行业协会向皮草企业宣讲政策,引导其自查自纠,走合法经营道路。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记者 蔡岩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