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4年,我出生在了一个军人家庭里。

我的父母并不是当兵的,但是我的太姥爷,姥爷,老舅都是军队出身。
所以很自然的,我的哥哥,去当了武警,而我去了空军部队。
下面我要讲述的就是我在部队发生的故事。

12年年底,经过一系列的体检,终于如愿以偿收到入伍通知书,到部队后,仿佛已经和家人朋友处于两个世界,因为神经比较大的原因,我是到部队后才后知后觉,好像很久都不能见到家人和朋友了...
最开始我到的是空军的一个训练基地,在那里度过新兵连以及学习自己的专业知识。
经过部队干部的训话,点验后,我被分到了15班,班长叫蒋楠,后来我们都叫他楠哥,他的梦想就是能考上军校做军官,他的梦想在我们即将分别的时候,实现了。现在我们有时还会联系。
我是第二个到班里的新兵,第一个新兵两天前就已经到了,他叫蔡阳光,江苏沭阳人。其他新兵在后面三天里陆陆续续才来齐,我印象最深的是张晗初,长着娃娃脸的肌肉男,半夜到的部队,我们第二天吃饭时才发现多出来一个人..
前面一个星期是学习叠被子时间,一个星期什么都没做,每天就是拿个小马扎来回来去擀被子,把被子擀薄才好叠成豆腐块,这个习惯一直陪伴我到现在,并且现在我用的还是部队的那床被子,被罩都洗的发白了,就是舍不得丢掉。好了继续说,总算把被子的事情搞定了,但是班长有时候还是抽风来个检查内务,被子不合格扔门外去,别的班还好,我们班最苦逼,因为我们班对面就是厕所..有次检查完内务,班长顺手就把阳光的被子扔厕所去了,捡回来一看,嗯,湿了。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训练,最开始是队列,然后到战术动作,枪械的拆装等等等等训练就不多说,因为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些,因为在训练基地的生活很简单,前面三个月,训练,吃饭,睡觉。后面四个月,上课,训练,吃饭,睡觉..我表现的中规中矩,没有值得一提的事情。什么?你想知道训练是什么样的?很简单就是把以前受过的所有苦乘以100就是我经历的。7个月很快过去,到了真正下连队的时候了,新兵连战友们也都比较伤感,也是那天我在部队喝了第一顿酒,一小罐的雪花..经过了彻夜的狂欢,第二天就被接兵的干部拉上了一辆绿皮火车。这里有必要提一下,那是第一次穿着军装出现在人民群众的面前,有很多人都拍了照片,闪光灯咔咔咔好像明星一样,我们不能乱看,只能目视前方喊着1、2、3、4。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这个兵当的值了。你能想象吗,一队穿着蓝色军装,头顶着军徽,背着背包行囊而且嗓门极大的黑脸汉子踏踏踏的走在火车站的大理石路面上。

我们的目的地是华中地区的一个航空兵团,这里才是这个故事真正开始的地方。也确定了我在部队的职业---机务兵。
有的人可能不了解机务兵是做什么的,我解释一下,机务兵就是维护飞机的一个技术兵种,笼统的可以分为四个专业。机械,主要负责整个飞机的机械部分。军械,主要负责飞机航炮等具有攻击性武器的维护。特设,主要负责飞机的仪表部分和一小部分发动机发电机零件的维护。电子,主要是负责飞机的无线电部分。机务兵的责任重大,因为不但要保证飞机的安全,更是要对我们的飞行员兄弟生命安全负责。有句话形容的很好,一手托着战友的生命,一手托着国家的巨额财产,头顶着战斗的胜利。这样解释应该能懂我在部队从事的是怎么样的一个行业吧。虽然训练一定比不上陆军兄弟们,但是心理压力绝对是所有兵种里最大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坐了30几个小时的硬座,下车后又蹲了大概两个小时的大解放才算是到了那个我怀念一辈子的地方,因为纪律我不能透露它的番号和名字,就算退伍了也不可以。我们暂且叫他雄鹰团吧。
我们一共从训练基地来了30多个新兵,被分到4个机务中队。我被分到了三中队,全团最好的机务中队。
因为工作比较繁忙的原因,中队为我们举行了很简单的欢迎仪式,每个人做了自我介绍,分配了带教的师傅,中队长就又带老兵们急匆匆的回机场继续维护飞机了。介绍下我的两个师傅,第一个师傅叫做韩维义,中尉军衔,特设师。对我很严格但也很照顾,在我不丢人的情况下我们的关系还是非常好的..他只带了我半个月左右,就被借调到团里当干事,我就迎来了我的第二个师傅,苏勇苏老师。苏老师可不得了,三级军士长,特设技师。全团上下没有一个人不认识苏老师。
我非常尊敬苏老师,他有一个故事,真实的故事,苏老师有一个孩子叫傲博,苏老师在傲博出生前还有两个孩子,都因为有先天性心脏病夭折了,第二个孩子去世的时候,苏老师正在维修一架出故障的战机,苏老师接到家里的电话后什么都没说,继续到机场维护那架第二天有飞行任务的飞机,直到细心的中队长发现后苏老师才说出实情,他说飞机明天还要上天,我就这么走了放心不下它。在他的坚持下第二天看见飞机安全的降落后才赶回家。知道这件事的人没有不流泪的那天夜里他是承受了多大的心理压力,在那样的情况下还是坚持排除故障,这就是我们中国军人。

在苏老师的教导下,我第一次考试获得了满分,我们分队有三个新兵,两个满分,一个95分,是全中队分数最高的分队,很多老兵对我们都换了一个模样,不像刚开始一样那么疏远。开始大概有一个月吧,我们几个新兵都是在背规程和考试中度过的。规程有多厚?和新华字典差不多吧..凭着我这个技校毕业的脑袋愣是背下来了,我不想丢人。
终于规程上的东西都算理解了,就可以和师傅去机场现场学习维护飞机了,很多在书上见过的机件也见到了真的,感觉理解的更深了,我的印象很深,苏老师第一件事就是给我介绍飞机上那里需要注意不要伤到自己,机翼上的导弹挂架,很锋利,机腹的接收天线,座舱里的所有红色按钮,苏老师头上有个疤就是嗑在了接收天线上,留下了很大一块疤痕。
各个型号的飞机都是有严格的检查规程的,从空速管,到前起落架舱,到右侧起落架舱,到发动机舱等等,每次检查就是把各个零件检查一遍是否牢靠,工作是否正常,有没有打上保险,各个仪表是否工作正常,其实机务兵的工作很枯燥,每天起床吃饭进机场要么修飞机,要么飞行完检查飞机,然后下班吃饭,睡觉。一般午饭都是在机场里吃的,机场风大,一口米饭半口沙。没有时间回去吃饭,我们等得了,战争等不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有师傅带着维护飞机是最幸福的时候,一点压力都没,因为有师傅帮忙把关呢,但是渐渐的,师傅去别的机组了,只剩我自己维护一架飞机,心里压力就大了,总想着是不是哪里有问题,不放心,老怕飞机有点什么问题我没检查出来坑了我的飞行员兄弟。每次看见飞机安全降落,心里总是长出一口气。这也是我选择退伍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不认为自己是个十分细心的人,我怕有一天出现问题我看不出来,那我这一辈子都会活在后悔与内疚当中。

你们一定没有经历过拿着麻袋漫山遍野的去找自己兄弟的碎肉,一块块的鲜血淋漓,甚至有的都熟了,没有一块完整的骨头,拼都拼不起来,十几米的机身炸成几百块,没见过吧,我见过,我曾经捧着兄弟的碎肉泣不成声。对不起这都是题外话,您可以当作一个故事看。

从什么都不懂的新兵到能单独负责维护一架飞机的时间差不多九个多月(算上在训练基地的七个月),最后苏老师在一架刚从修理厂出来的飞机上给我最后的放单考试,他告诉我飞机上有三个故障是他故意弄出来的,如果检查出来以后就可以自己负责一架飞机了,前面两个故障很简单,怎么都找不到最后一处故障,请教了师傅他才告诉我其实只有两个故障,其中一个地方是启动发电机接线盒的保险没打,师傅叫我打上,但就在我打保险之前鬼使神差的用解刀(就是螺丝刀)敲了一下接线盒,发现有轻微的声音,好像里面有东西,所以马上找来师傅,拆掉接线盒后发现里面的螺钉脱落了,这可不得了,如果飞机上天接线盒连电或者不通电是要出大问题的,师傅立即上报中队,大队。最后在全团所有飞机搞了普查才结束,而我也迎来了军旅生涯中的第一个三等功。

机务兵确实立功机会多一点,但是可以说是能找到故障是立功,找不到最轻也是处分了。因为能立功的故障肯定是影响飞机正常飞行的,如果飞机带故障上天那是会发生飞行事故的。

经过这次的事件我终于放单了,能自己维护一架飞机了,故事也真正的从这里开始。

先介绍一下我的机组吧

机械师:材哥,三期士官,帅气的东北小伙儿,机组的灵魂人物,因为机组除了他剩下都是新兵

机械员:贾原亮 军械员:吴蒙蒙 特设员:我 电子员:洪哥

这就是机组全部成员,也算是典型了,除了机械师剩下全是刚放单的新家伙。刚去机组报道的时候机械师材哥表示压力很大啊,因为他马上就要保证飞行安全2000个小时了,这是可以立二等功的,我们这群新家伙一去他心里可没底了,但事实证明我们还是靠得住的,除了总在他手里抠机组费出去聚餐..

总之经过师傅和分队长们的一番游说下材哥总算接收了我们进入 26号机组(读两六),请记住这个数字,一架值得回忆的老飞机。 还没写完,今天先到这里
-------------------------------------------------------分割线--------------------------------------------------------------------

那时候26号飞机刚从某航修厂回来,所以挑选了我们去组建新机组,刚开始肯定要进行各项检查,试车,我们检查一遍,各专业的分队长检查一遍,各专业主任又来检查一遍,这才能放它上天。

就算这样,第一个起落我们的心还是悬着的,不是太放心,一直到它安全降落,我们的心才放回原位,这并不是对自己的专业技术不放心,因为毕竟天上有很多不稳定因素,可能有些故障地面检查不出来可是到天上一下就冒出来。

我记得很清楚,26号的第一个起落是团长亲自飞的,这也体现出来我军的作风---“跟我上”,团长先上了,后边的兵有什么理由退缩?团长亲自检查了一遍飞机后终于接收飞机关上座舱盖准备滑出了,塔台下达可以滑出指令后,团长向我们机组比了一个大拇指的手势,我们给团长回了一个大拇指手势,这是飞行员与机务之间的默契,总结起来就俩字“信任”。

经过一个小时的等待,我亲爱的26号终于载着我亲爱的团长安全降落,看着团长在放飞单上写的好字,我心里就有一种和司务长说中午鸡腿敞开吃一样的喜悦...

接下来就是给飞机加油,充氧气,冷气,装减速伞,各专业做再次出动检查,填写卡片,等待飞行员检查接收,然后再次上天。

因为26号第一天上天是试飞,所以一天我们只飞了两个起落就拉飞机去停机坪收班了,其他战友还得继续飞,他们直到晚上十点多才收班,材哥特意和中队长申请晚上我们机组去外面的小店炒几个菜机组聚餐,第二天没有飞行任务,中队长也同意了,只是交代我们可以喝酒,但是不要喝多。这也是符合空军禁酒令的。

后面的日子就简单了,每天要么检查飞机,要么飞行、机械日之类的。有人可能注意到了,我一直没说过假期的事情,对,机务兵是没有周末的..别的兵种像陆军老大哥啊,武警兄弟们啊,周末都是休息的,当然也是除了个别的战备单位。我刚去团里的时候有一个月都没放过假,后来总有人发牢骚甚至捅到军区空军(我个人是很瞧不起这样人的),最后下达了文件每工作七天休息一天,如果七天没有休息,就按每半个月休息两天算。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份文件,我们的假期是不固定的,什么时候任务少了可能放两三天,任务重了可能一天休息时间都没有。

闲话少叙吧,大概这样持续维护或者飞行没有多久,大概一个月,机组接到命令要我们机组去二等战备值班,担任二号机位置,如果警报响了,1、2号机要滑出,还有3号机作为备份机,防止前面两架飞机有故障不能起飞,影响作战任务。

值班的日子就是,早上天亮之前起床,解开飞机蒙布就开始检查飞机,通电检查,补充冷气氧气等等。忙完这些还能回去偷偷睡一会儿。我们的饭都是等中队那边的战友吃完后给我们拉过来,

吃过饭就是在不影响战备任务的情况下维护飞机,有时上午也搞搞战备教育,政治教育,没有飞行任务。

有天晚上睡得正香,一声刺耳的警报把我们惊醒,就听见材哥一声“卧槽,都起来”。 接着他穿着裤衩背心就跑出去了,我们一看他没穿衣服就往外跑,寻思我们也跟着吧,我们就跟着跑,材哥回头甩一句“特设员(我)跟我过来解蒙布推电源车,其他人穿衣服把我俩衣服抱出来!” 电源车就是飞机的地面电源,启动飞机时用一下,机上电瓶电压低,虽说也能启动,但是有地面电源何必浪费资源呢。蒙布就是飞机防雨防潮盖布,说是防雨,其实下完雨水都积蒙布上,反正飞机本来就不怕雨淋..

那天解完蒙布随手就扔挡风墙后面了,也没叠。解完剩下人也来了,我们就穿衣服,机械员开座舱盖,军械员检查他的导弹,电子员替我推电源车去了。刚插上电源车飞行员就上飞机了,不是他们来的慢,因为他们装备多,飞行服,抗荷服,枪套,GPS等等,头盔和氧气面罩都是拎过来在飞机上戴的。 打字打出来显得挺多,其实也就是发生在三分钟之内吧。上机后就开始通电检查仪表工作是否正常,报告正常后就待命。我们都以为结束了,没想到指挥员一声令下:“滑出!”我们就跑开到跑到对面安全的地方,值班干部拿着红色和绿色的荧光棒指挥飞机前往起飞线等待下一步命令。两架飞机刚到起飞线,停顿几分钟就打着大加力起飞了(因为飞机挂着导弹,副油箱所以要大加力起飞),很快我们就只能看见喷口的一点火光越飞越高...越飞越高..

我们也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就围着材哥问是不是打仗拉?(天真..)材哥也搞蒙了,他说挺长时间没有这种情况了,一般都是上面拉警报搞训练,不用起飞,有时候都不滑出,通个电完事了。这种情况很可能有事情,说到这气氛也有点凝重了,材哥带队我们回房间洗漱,整理内务。然后就在房间发呆,那天机组人话都很少,材哥算算时间说飞机应该回来了,怎么还没动静,又等了一会儿,材哥叫机械员去再检查一遍工具箱,正检查着就听见了飞机的轰鸣,材哥的脸色才好了些。两架飞机安全降落后,我们正准备接我们的26号,就听那边长机(1号机)正推飞机的人嚷嚷,导弹呢?什么?导弹呢?长机左侧的导弹打出去了,是的,不是飞着飞着掉了,是确确实实的打出去了。我们接收完26号还没加油就跑过去看,和平年代打导弹的机会可是少的很啊,能打打训练弹就很不错了,战备飞机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实弹啊,一枚造价都是6位数

飞行员下来的时候我们都围着问,导弹去哪啦?因为新鲜嘛,飞行员就扔下一句不该问的别问,转身上了来接他的勇士车,这事过了很久也没有任何的文件或者开会提这件事,像没发生过一样,在快退伍的时候聊天聊起这事来,有人说传闻导弹是去打气球了,这里说一下,传闻只是传闻,因为我确实不知道到底是真的假的,也可能是别的战友聊天瞎聊出来的,我不能确定真实性。

传闻国外某公司要在全球范围内建设全球无线网覆盖,但是同时也起着一种间谍的作用,我国当然不能这样干看着不管,就派我们的战机上去把它干下来了,说的是挺悬,不过导弹确确实实是没了。因为没有明确的文件说明,我也不能确定这是不是真的,各位看客千万别当真,咱说话得有凭有据不是。

26号在二等值班呆了两个月,因为我记得清楚,我第一个月找材哥借的400块钱给要过生日的女朋友买的礼物,第二个月发津贴才还他。期间也拉了几次警报,不过都是虚惊一场,领导睡不着涮我们玩呢,不过也挺过瘾的,我喜欢那种大战一触即发的紧张感,这感觉当过兵的人应该都懂...

从二等值班出来就苦逼的赶上一年才飞两回的下半夜飞行..就是晚上十一二点开飞,如果天气不好的话可能还要晚点,这对全团上下加上场站的兄弟们都是个不小的挑战,因为那时候正是犯困的时候,精神不容易集中,非常容易发生危险,听师傅说有过先例,牵引车把一个机务兵撞了,原因是机务兵迷糊没穿夜光背心,也没打手电,虽说没受什么伤,但从那以后夜光背心或者手电有坏的地方就可以去换,不像原来似的和军需股墨迹半天才给你换个手电。

飞下半夜是要搞大检查的,要保证每一架飞机都是最佳状态,

我就在这关键的时刻掉了链子。虽然没有造成什么后果,但是现在想起来脸上还有点发烧。

是这样的,座舱里有种荧光灯,我在检查的时候发现灯泡有些暗,没有理会,想着飞机上去后再去航材股领一个换上,结果就是这一念之差啊,飞行员来接收飞机后,通电检查发现荧光灯已经不亮了。急忙跑去找航材股派来外场的人,结果被告知只带了几种容易坏的机件..最后师傅帮我出了注意,去一架发动机寿命马上用完等着去大修厂延寿的飞机上拆!最后虽没有耽误飞行任务,但是也被领导狠狠地骂了一顿。师傅问我委屈不,我说不委屈,本来这事就赖我,还好在地面发现了不是在天上。

接着他就给我讲了很多道理,我到现在还记得个大概,我觉得他说的不止适用于机务这个行业,也是适用于所有行业的。

他说,做机务这行,没有等一下这个词,发现问题就要马上解决掉它,宁愿这架飞机今天不飞了,也不能让它带着故障上天。知道机务的传统叫故障不过夜么,因为你留着故障就是留着隐患,万一就这一晚战争打响了呢,万一第二天你忙别的把这故障的事忘了呢,太多万一了,机务兵是不允许你有一点马虎的,一丁点马虎都可能亲手把你战友的生命断送了。

(原创不易,认可价值,点赞并回复,就是对作者的最好支持和肯定!)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