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晕晕糊糊中的美好回忆! 文/翠绿侨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年的我,十八岁。

几天没有上网,人病了,高烧,都被烧得晕晕糊糊的,被儿子送进了医院急诊科,接下来便是被扶进急诊注射室,躺在那舒适伸展的躺椅上,人也就在晕晕糊糊中等待。

迷糊中,我看见她托着药盘,微笑着朝我走来,她穿着适身的军服,衣领挂着那少尉军衔,依然是那样的年轻,依然是那样的靓丽!

经过几天的治疗,人便渐渐的得到康复,思维也清晰得多了,便有了思索的想念,把原本晕糊中的东西,抖搂得更清晰了。

那是我十八岁时,在部队一次执行任务后,也是在高烧中被送进了莆田“九五”医院,被按排在她的护理区,而且又是特护,她值班时,寸步不离的守侯在我的身旁,侍侯我吃药,打针。

第一天,因高烧,我没有吃东西,粒米未进,她过一会儿就会问我:想吃点什么?左问,右问,企图引起我的食欲,结果无效。

第二天,看我还是不想吃东西,她就试探的问我:平时最爱吃什么?见我不啃声,她就点着说:给你弄碗稀饭怎么样?我开始有点想吃了,于是,点点头。那弄点什么菜?我想想:给弄个松花蛋吧。很快东西摆在了我的面前,看看,还是不想吃。最后,东西撤走时,她又对我说:那给你弄碗面条吧?迷糊中我又点点头,面条送来了,还是摆在那,根本连筷子都没有动一下。

第三天,她开始又刺激我,讲许多好吃的东西,也可能是吃药,打针的效果,我说那就喝杯牛奶吧。我长这么大,还真的从来没有喝过牛奶,也想品味一下。牛奶被端来了,她怕我过会又没有食欲,催着要我喝,我咪了一点,正觉得味道不错,在她的催促下,我接着便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她瞪着眼睛,看着喝完了,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好像放下了什么千斤重担似的。

第四天,人还是烧着,当然不是高烧了。这天医院里来了放映队放电影,什么“柳堡的故事”,那可是新片,我当然不愿错过欣赏的机会!银幕挂好了,电影机也摆好了,只等天黑。

人陆陆续续的聚集在操场上,我还发着烧,她怕我也去看电影,待其他病友去看电影后,从外面把门给扣上了,好在我们住的都是平房,于是,我从窗户跳出去,挤在人群中。

正当电影放到唱歌曲“九九(那个)艳阳天。。。。。。”,放映员用话筒喊开了,“某某科某某床某某休养员到放映机旁来,有人找”,第一遍叫喊我没挪窝,结果又喊了第二遍,第三遍,好听的一首歌曲被搅得个乱七八糟的,大家这下不客气了,纷纷提出抗议,要放映员倒带,有的用身体挡住镜头,放映员只好停机倒带。

我也乖乖的到放映机旁,她看到我后就往人群外走,我也跟着出去,只听她边走边说:“你不是发热(野)了吗?你不是发热(野)了吗?”。什么?我就不是跳了一下窗跑出来看电影嘛,怎么就发野了?我喷头的火都来了,气嘟嘟的接过她送来的药和水,完了也不理她的就跑开了。

第二天我还不理她,她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对着我好说歹说的劝解,当知道我听到她说“发热了”而听成了“发野了”时,她嘎嘎嘎的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解释后问我还生气吗?我自己也觉得好笑的误解了她,便硬生生的说:“不生气了!”。“不生气那就对我笑一个!”她像哄小孩一样,非要我对她笑一笑,我被逼无奈的只好对她笑笑,她说:“这还差不多!”

在她的精心护理和药物的作用下,我的烧退了,神智也清醒多了,这时我才发现她佩挂着少尉军衔,瘦瘦高高的,挺苗条,人长得漂亮极了!有她在我身旁,我真的感觉到心旷神怡!

尽管我已经转入了普通护理,可她还是像特护一样守在我身边,除了工作,给大家发药打针。

在康复的过程中,我重读了许多已经读过的名著,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静静的顿河!”,“保卫察里津!”,“战争与和平”,“茶馆”,“雷雨”,“红楼梦”等,我陶醉在书的海洋里,她却坐在我的身旁,不说话,饶有兴趣的望着我,目光没有片刻的离开,死死的盯着,好像总也看不够似的。

我忍不住的问她,盯着我看什么?我有什么好看的?她把我拉拉,我把身子侧过去,她附着我耳边悄悄的告诉我:“你有一张很英俊,刚健的照片,被城厢照相馆放大后放在橱窗中做模特”。我说:“是吗?那哪天我去看看!”

其他同室病友看到我们两,悄悄的很亲密的样子,就经常很善意的笑话我们,这时我们已经很坦然了。哦,忘了交代,和我同室的病友,一个是中校团长,一个是中校团政委,还有一个是大尉团参谋,就我是小列兵,当然,要我是大列兵(少将)的话,那他们就没有缘份分享我们的快乐了。我们两也就成了他们笑话的源泉!虽说是被笑话,可我们心中却都有一种甜蜜的感觉!

一天,我向她请假后上街去,想看看她说的那张照片。刚到照相馆门口,就有几个女兵围在那儿看(我知道他们都是九五医院的,别的单位没有女兵),她们交头接耳的,我刚走到她们身边,我的兵种符号就暴露了我,一眼就把我认了出来,她们有意拉大声音说:“好兵,帅克 来啦!”,我只好装做什么也不知道的对她们笑笑。

她依然天天的守护在我身边,我依然天天的看着小说,一天,她给我借来一本广东人民出版社刚出版的新书,说是很好看,我很快就看完了,还书的时候她问我:“看懂了吗?”,我说:“看懂了,不就是讲怎样参加革命嘛!”,她说“你根本没有看懂!”。我一下愕然了,丈二摸不着头脑,久久思索着,绝不相信,我不可能看不懂这本书。一直到十年后,我快结婚时才豁然开朗的明白她说没看懂的意思了。但,机会已失,时不再来。

人在幸福中,时间也过得真快,我基本康复,也快到出院的时候了。她又悄悄的对我说:晚上到我这来一下。我去了。

她说:你要出院了!

我说:差不多吧!

“你就不想多呆两天陪陪我?”她说。

我说:“我也想,可军医要我出院我也没有办法呀!”

“你就不能说你还没有彻底好吗?你只要说你还有点不舒服就可以了。”她给我出点子了。

第二天,当军医和她一同来查房时,我对军医说我还有点不舒服,军医说那就再观察两天吧。我们两,四只眼睛相视而笑,我们的阴谋得逞了,而这个阴谋是谁也觉察不到的,只有我们心照不宣。

“你出院以后还来看我吗?”她问。

“来!我一定来看你!”

“你可别忘了哦!”她叮嘱我。

出院了,我也确确实实的去看过她,因为我们本来相隔就不远,一里地。她也在我去医院看电影的时候,站在操场上远远的看着。我们两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牵挂。1962年,我由于战备任务的繁忙,暂时离开了莆田。直到后来,我也一直没有抽时间去看她。从此,便给我们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我们之所以檫肩而过,根本的原因是我不懂爱情。

她的话让我永远的回味:你看懂了吗?

我看懂了!

不,你根本没有看懂!

唉!我当初要能看懂该多好哦!

原创不易,认可价值,点赞并回复,就是对作者的最好支持和肯定!

----------------------------------------------------------------------------------------------

铁血社区自命题有奖征文活动(http://bbs.tiexue.net/post_10788236_1.html)

新的有奖征文活动来啦!不论您是精通军事装备的专家、诉说军旅故事的老兵、分析国际形势的大咖、还是通晓历史的文人墨客,都可参与本次征文,把自己知识、经历充分展现给战友们,为自己的2016年铁血之旅夺得一个好彩头。

PS:本次征文更是得到首页编辑的大力支持,只要文章好,分分钟上首页哦。

一等奖1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歼-15战斗机成品金属模型

二等奖4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人民服务雷锋包

参与等奖7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定制超厚鼠标垫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