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桂河桥的韩裔日军看守,来看隔层统治(管理)

多年前曾在美国历史 台看过一集”桂河桥“的历史记录片。因为马六甲海峡容易受到盟军海空的攻击,有不确定性,所以日本决定修筑泰缅铁路,可以不经马六甲而迅速的向缅甸的日军前线补充人力和物资。铁路从1942年9月开始兴建,而铁路的咽喉则是桂河桥。日军派了1万2千人(第5铁道联队),盟军战俘6万2千人,大多来自英国,美国,澳洲,荷兰以及纽(新)西兰。还有很多亚洲人,缅甸人,泰国人,马来人和印尼人也被征用。这是一条被称为”死亡铁路“的建筑工程,超过10万筑路工人死亡,其中包括1万2千名盟军战俘。

片中特别提到日军看守,对盟军战俘特别差残忍,动不动就拳打脚踢,鞭打,有病不给医,食物缺乏但却要从事重体力的劳动,动作稍慢就是一顿鞭打,至使很多战俘都像狗一样的死去。

美国历史台有个习惯:在播完片子后,电视台的主持人(host)通常会邀请几个历史学家和一些有亲身经历的人,比如建桂河桥活下来的战俘,来坐谈和回顾一下当时的情况。但历史学家和这些老战俘却一致说,对战俘最苛刻的韩裔日本看守。如果事情闹大,为官的日本人(真正的日本人)却比较“讲理“。这使得主持人非常诧异。主持人认为,日本人奴役韩国人,而英美则是日本的敌人,韩国人和盟军是站在一条战线上共同反对日本人,没有理由对盟军战俘更坏。

但历史学家却认为,这叫隔层管理(统治): 一个人(韩裔日本看守)如果被人(日本人)欺负,无处发泄,就要找到一些更加软弱(盟军战俘)来欺负,以在心里上得到平衡,来找到自我的认可。而且日军前线吃紧,真正的日本人都尽量调往前线了,看守的工作对日本来说,要求没有那么重要,就尽量征用韩裔人。

以前听父母辈的说,上海英租界里是印度巡捕,法租界里的是安南(越南)巡捕。这些巡捕特别坏,整天欺负我们中国人。如果事情闹大,作官的英国人和法国人反而比较“讲理”,所以老上海都说,英国人和法国人斯文,就是印度人和安南人坏。我想这也是英法隔层统治成功的地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