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村奇人杨永年

杨永年并不是我们一营六连的人(农垦兵团),而是1969年左右“兴凯湖劳改农场”下放到我们这里来改造的“右派”。据老人说:杨永年是57年“大鸣大放”被打成了右派,到“兴凯湖劳改农场”接受改造。由于69年中苏爆发了“珍宝岛事件”,而兴凯湖劳改农场地处中苏边境出于安全考虑,怕发生事件所以把劳改农场的“右派”,都分散到“农垦兵团”的各个基层连队继续改造。就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杨永年等人被分配到了当时的“三师十八团一营六连”,我们的故事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杨永年个子不高,一米六多一点100斤左右很瘦的样子,来时大约50多岁。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真名不知到,但长的人高马大一脸的大胡子,一身匪气,大家都管他叫大胡子(胡子在东北是有特殊含义的)。这 两个右派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太多关注,可能是在劳改农场呆了10多年的缘故吧,平时都沉默寡言。当时的政治环境下也没有人会给右派好脸色的。

由于他俩人身份特殊,被安排在队部旁边的一间泥草房中,这样便于管理。农闲时学习改造,农忙时下地干农活劳动改造。一天杨永年割完麦子从农田里回来吃饭,看见农机排一帮人围着连里仅有的苏联产大马力拖拉机急的不成样子,杨永年就放下了镰刀也围过去看,当时农机排的排长看到杨永年过来看热闹,就没好气的说:你个老杨头,你看什么热闹不是小瞧你,你知道这个大铁家伙是什么?没事一边凉快去。出乎大家的意料杨永年不但没走反而拿过旁边人的工具,开始修起了拖拉机。看着他那熟练的动作大家都没敢吱声,没多大一会杨永年就放下工具对机务排长说:车修好了。随着一阵轰鸣,一股浓烟拖拉机真的发动了,大家都被镇住了,机务排长最先反映过来对杨永年说:杨师傅刚才对不住了,我这就找连长和指导员去,把你要到机务排来专门修拖拉机。连长和指导员听说了这事可高兴坏了,70年能修苏联产拖拉机的别说在连里营里就是在团里那也绝对是一个人才啊!

指导员找到杨永年了解情况,原来杨永年在兴凯湖劳改农场就修理过拖拉机,以前在国民党部队就修理过坦克。由于杨永年不太愿意提起过去的事大家也没有太在意,但是后来大家才知道。杨永年参加过十万远征军,去过缅甸,到过印度,参加过缅北战役。其所在部队番号为“中美联军坦克暂编第一支队”中方则称为“远征军装甲兵团”。在整个缅北战场纵横驰骋,战绩辉煌,多次重创日军及其装甲部队。其人也绝不是修坦克那么简单。因为据说他是美国陆军学院毕业的高材生英语水平非常高,为此1978年恢复高考后我们师部的高中还找到杨永年想让他去当英语老师,但当时杨永年已经60多岁了牙齿也掉了好几颗,他就张着嘴对来的同志说”我的牙齿没了,说话漏风,这样去教英语口语发音不准,岂不是误人子弟。“所以杨永年没有去高中当英语老师而是去了当时的农机校(五七干校)教授物理。

现在村子里的老人也不大能记起当时的细节了,但是杨永年的故事还在村里流传。最有趣的是下面的二个小故事,让我们从故事中来了解杨永年其人。最有名的故事应该是老杨头智斗大胡子的故事,大胡子就是同杨永年一起下放到我们连队的另一个右派。大胡子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据说大胡子以前是北京城里最大的流氓头子。在日本鬼子占领北京的时候都得给大胡子几分面子,当时辉煌时那也是手下一帮小弟在北京城横晃的主。来到连队后他俩被分到一间房,大胡子不敢欺负本地人,所以只能欺负杨永年。据说有一次他让杨永年给他洗脚,杨永年没干,结果被大胡子狠狠地打了一顿,脸都打青了。据老人说大胡子自幼习武是个有功夫的人,虽然杨永年当过兵但也打不过大胡子。但是杨永年也没有屈服,他看硬打是打不过了,杨永年来招了。晚上,他不睡觉就在屋里磨镰刀,一边磨一边嘴里还在念叨一边还在看着大胡子,口中振振有词,就这样磨了几个晚上,大胡子也不敢睡觉生怕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就这么熬了几天大胡子害怕了实在是受不了,就找到指导员公开向杨永年认错并保证以后不再欺负杨永年,最后在指导员的调解下这事才算完。杨永年用智慧战胜了大胡子并维护了自己的尊严。

还有一次连队放映电影(当时每个连队都有俱乐部)什么片记不住了,主要情节就是国民党的军队到村子里抢老百姓的粮食和财物,这时突然有个身材瘦小的身影窜上了主席台指着屏幕大声说这不是我们国民党的正规军,我们正规军从不抢老百姓,这是地主武装是民团干的事,我们当兵是为了打小日本鬼子,为了打小鬼子,我们死了多少好兄弟啊!说完这话老杨就抱头痛哭。当时台下的几百名群众都楞住了,这还是平时都不敢大声说话的老杨头吗?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杨永年能活下来并且没有受到大的伤害不能不说是个奇迹。我想这和他最后一句(我们当兵是为了打小日本鬼子,为了打小鬼子,我们死了多少好兄弟啊!)有很大关系,毕竟对于抗日战争来说,共产党也好,国民党也好,”兄弟阋于墙,而外御其辱“。

我写这些故事,是为了纪念曾经生活在我们身边那些默默无闻的抗战老兵。现在连里的老人越来越少了希望杨永年的故事还能流传下去。让我们向曾经参加过抗战的老兵致以最崇高的敬意。”老兵永不死 只是渐凋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