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解放军重返撤防无人岛演练 火炮移出悬崖坑道(图)

“嘟嘟——”在渤海深处某无人岛上,突然响起警报声。杂草遮掩的悬崖陡坡上,4门深绿色火炮从坑道中快速移出,昂首指向前方水道;狭窄的坑道内,数十名战士快速进入阵地,搬运弹药、做好火炮射击准备……

这是某要塞区炮兵二连组织的一次水道封锁演练。记者了解到,该连演练所在小岛曾在多年前的编制体制调整中撤防。

“不论岛上环境如何艰苦,无论编制体制如何调整,我们都要坚守岛上的战位!”该要塞区政委刘长海介绍说:“岛屿撤防,战备永不懈怠!”他们始终坚持每年组织部队赴撤防岛屿训练,不断提高部队的战备水平。

小岛虽荒芜,但有我们的战位

“都撤防了,还有必要再回来吗?”大学生士兵冯家欢第一次踏上某岛屿时,看着眼前荒凉的景象,不禁向班长马奔腾道出心中疑问。其实,不少人曾与他有着同样的想法:和平时期,撤防岛屿上训练保障难度大,没必要“自讨苦吃”。

“小岛虽荒芜,但有我们的战位!”连续3年参加返岛驻训的马奔腾,指着山坡上一处隐蔽工事说。顺着马班长手指的方向,只见灌木丛生的陡坡上,隐约可以看到两扇封闭的水泥大门,那是一处火炮阵地。

记者走进启封阵地的坑道内看到,不仅“三室两库”一应俱全,就连餐厅、伙房等生活设施也一样不落,厚厚的水泥石门、石板保存完好。

某团炮兵六连指导员韩力达说,老前辈们为了守好建好祖国的东大门,以“人脱一层皮,岛披一层钢”的战斗豪情,硬是把荒凉小岛建设成工事完备的“钢铁堡垒”。

为啥撤离这些岛屿?官兵们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在我军历次编制体制调整中,考虑到方便守岛官兵训练生活等原因,这个要塞区部队从部分岛屿撤防,有的连队从小岛搬到了大岛,训练场也从炮阵地搬到了操场。

训练生活条件改善了,但也带来新问题。有一年,要塞区组织战备拉动考核,考核地域便在某撤防岛屿。由于长时间不在这个岛的阵地上训练,有的连队接连出现对登陆潮汐不熟悉、火炮阵地射击参数不准确等问题。

事后,该要塞区党委进行了认真反思,“一班人”深刻意识到:“打起仗来,所有岛屿都是一线阵地!”

为此,他们研究下发《关于开展返岛驻训的意见》,利用临时撤防岛屿的阵地资源,组织建制连队轮番进行跨岛驻训,使部队野营训练由固定阵地向跨岛驻训拓展。

像“老海岛”一样坚守阵地

“上岛方知‘老海岛’的坚守。”某团五连指导员陈信虎告诉记者,撤防岛屿多为无居民、无淡水、无电力、无航班的“四无”小岛,没有杨柳成荫的营区,只见满岛的荒草;没有齐备的训练保障,只有封闭许久、设施老旧的坑道工事……

在某岛驻训的炮兵六连连长刘宝财告诉记者,补给船按计划每周补给一次,但要是赶上大风、大雾天,补给只能往后推迟。去年的一次返岛驻训,连队刚上小岛就赶上持续的大风天,携带的蔬菜、肉类仅能维持4天,最后他们仅靠咸菜、面条维持了近10天。

岛上淡水最紧缺。当年“老海岛”打下的水井,是水质严重超标的苦咸水,而补给的淡水仅能满足日常饮用需求。记者在某团炮兵二连驻训的撤防岛屿上看到,官兵们正围在“天池”周围洗漱。所谓的“天池”其实是一个建在山顶的储水池,专门用来收集雨水。记者尝了一口,一股浓浓的火碱味直冲咽喉。

晚上8点,随着发电机轰鸣声的消失,坑道内的供电中断,岛上一片漆黑,偶尔闪过一两道手电筒的光照。跟随连长梁国栋走进战士休息坑道,记者看到,大部分人都盖着两床被子。梁连长解释说,坑道内湿冷,第一层被子是为了防潮,第二层是为了保暖。

面对返岛驻训的“苦日子”,官兵们下定决心:要像“老海岛”一样坚守阵地!

让每一个阵地都发挥作用

在某撤防岛屿的火炮阵地上,炮兵六连战士康亚萌正在修剪树木和杂草。由于无人看护,他所在阵地周围已经被葱茏的树木遮盖,虽然增加了阵地的伪装效果,却也影响了火炮的射界和射向。

康亚萌告诉记者,返岛驻训的一个首要内容,就是修复阵地工事,使它们恢复作战效能。记者跟随炮兵六连返岛驻训时看到,部队一踏上这个荒凉的小岛,不是整理宿营装具,而是奔赴各自战位,整修通往阵地的道路、修复联通各阵地的交通壕、重新构筑新装备工事……经过数天奋战,全岛的阵地工事焕然一新。

为让每一个阵地都发挥作用,官兵严格按战备要求高标准修复老阵地,修建新工事。在一个山坡上,战士王欢正在为新配发的某型火器构筑掩体,由于此处多为砾石地,一镐下去,火星四溅,石头崩裂。

在一个山脊,官兵们正在对阵地进行伪装。某团八连连长郭睿男告诉记者,这是他们新修建的雷达阵地。以前撤防岛屿上没有雷达车阵地,加之岛上山路崎岖、上下山危险,新配发的雷达车一直没能上岛。这次,他们新建了多处雷达阵地,方便雷达车随时伪装和转移。

“身处一线阵地,熟悉战位、熟悉炮位是基本功。”在某团炮兵八连的一个炮阵地上,正在进行火炮射击指挥练习的指导员陈海告诉记者:“火炮位置、雷达位置、温度、风向等参数都要掌握清楚,不能有差错。岛屿潮汐、气候、地形,阵地位置、坑道走向等都是每名官兵必须掌握的常识。”

在八连坑道内,一场特殊的“200米障碍训练”正在上演。记者在现场看到,仅能容纳两人通行的低矮坑道内,7名全副武装的战士,仅用时1分零3秒就到达火炮阵地。

“返岛驻训效果怎么样,只有用‘实战’来检验!”某撤防岛屿上,一阵隆隆的火炮声响彻全岛,要塞区火炮实弹射击考核全面展开。

实弹射击现场,一边是震耳欲聋的火炮轰鸣,一边是层出不穷的新情况。只见各级指挥员一会儿伏在案上进行射击计算,一会儿向各阵地发布指挥口令。不到5分钟时间,火炮阵地上就响起了3轮轰鸣。

“经过检验,岛上的阵地工事完全能够满足实战要求。”正在现场组织考核的该要塞区司令员李学春告诉记者,这次在撤防岛屿组织实弹射击,完全按照战时火炮射击要求展开,所有火炮均打出了优秀成绩。

听着隆隆的炮声,一位现场指导训练的上级领导不禁感慨道:“在国防和军队改革大幕开启之际,无论部队编制体制如何调整,我们都要坚守好自己的战位!”(于 杰 熊永岭 本报记者 周 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