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据《华盛顿邮报》3日报道,从去年开始,超过100万来自中东和北非的难民涌向欧洲,期待在这片土地上迎来富裕、自由与和平的新生活。但当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抵达欧洲大陆后,却发现迎接自己的只是冰冷而残酷的现实。梦碎之后,他们最终选择无奈地返回故土。

费萨尔是一名25岁的伊拉克青年,当他收拾行装准备前往欧洲的时候,内心满怀着憧憬和希望,“我从小就梦想去欧洲,因为在那里我可以有收入,有房子,有美好而稳定的生活。”为了过上梦想中的生活,费萨尔去年9月辞掉在伊拉克教育部的工作,前往土耳其加入那里准备移民欧洲的“百万大军”。经了一个月的长途跋涉,费萨尔终于抵达瑞典。他编造说自己的生命受到了伊拉克民兵的威胁,以图申请政治庇护。

然而瑞典并没有让这名伊拉克年轻人过上梦想中的生活,他不得不在瑞典收容中心住了两个月,那里“生活苦闷,提供的食物连猫都不想吃。”费萨尔悲哀地发现,“我到了欧洲,才发现欧洲只是一个理想而已。”当他心灰意冷打算返回伊拉克时,费萨尔还不得不请求父亲为他汇来回国的路费。

另一名自愿返回伊拉克的是34岁的出租车司机威斯阿姆。为了偷渡,他卖掉了自己唯一的经济来源——汽车,才凑足了一家人为期27天的旅费。然而,威斯阿姆在芬兰待了45天,却只接到了一次政治庇护面试,而在看到芬兰右派分子纷纷举行抗议示威后,他感受到自己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回到伊拉克后,丧失经济来源的威斯阿姆不得不和妻子与孩子搬进了父母的房子里。他说,“我回来了,但我必须一切从头再来。我之前所有的努力和所受的苦都白费了。”

费萨尔和威斯阿姆的故事不是个例。《华盛顿邮报》援引国际移民组织的数据称,国际移民组织去年11月就协助安排了779名赴欧洲的伊拉克人返回自己的国家,而这个数字还不包括越来越多自行从欧洲回到伊拉克的难民。据伊拉克迁移与流离失所问题部发言人萨塔表示,“数以千计的伊拉克人已经回来,还有另外数千人打算这么做。”而伊拉克驻欧洲多国使馆也正加紧为有意回国的人发放临时出入境证件。

[环球时报驻英国特约记者 孙微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