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街女巡警冬日热心助人:要是说不 会让人寒了心

长安街女巡警冬日热心助人:要是说不 会让人寒了心

“我要是说不,会让人寒了心”

外地务工人员问路、外国老夫妇求助 长安街女巡警冬日热心助人

北京巡警总队中心区二大队民警王竹青,知道她的人都把她形容为一朵向日葵:喜欢说喜欢笑,到哪里都能给人带来快乐。在工作上,她更是从不惜力,原本身体不好的她从不因为个人原因耽误工作。昨天,在新年的第一天,北京晨报记者跟随王竹青体验了一天的巡逻工作。在连续两个小时的执勤巡逻中,记者已经被冻成了“冰棍”,但是王竹青却始终精力饱满地帮助市民解决问题,坚守岗位。“别怕累,年轻有干劲儿的时候可就这么几年。”她充满干劲儿地说。

冬日执勤

嫩白双手冻红冻皴

昨天下午,北京晨报记者在府右街路口南侧看到了正在对游客进行安检的王竹青。大风之中,她穿着一身厚重的黑色警服,戴着帽子,圆乎乎的小脸冻得发红,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正检查着游客随身携带的发胶。“您好,请配合检查。”王竹青一边笑着一边说,她的样子像是一个俏皮的小姑娘,让人不由想笑。游客看着她,没有多说什么,自觉地把行李里的两瓶发胶拿了出来。“天安门是不是不让带着这个啊,我就是碰碰运气,没想到还是被查出来了。这样吧,小姑娘,不,民警同志,您帮我收着,我转一圈就回来,再找您要。”游客伸手把发胶递给王竹青。“行,那您回来还找我。”王竹青也一点不含糊,把发胶接过来,放在了岗亭里。

王竹青解决完问题,看见记者,笑着上来打招呼。“你穿得太少了,外边冷,10来分钟就能给你冻透了。”她顾不上自我介绍就忙着给记者寻找外套,直到从执勤岗亭找到一件军外套,看着记者穿上,她才安下心来自报家门。“我是中心区二大队的巡警,上勤的区域就在府右街南口这边。今年是我工作的第五年啦。”简单介绍完后,王竹青一转头,看到了拿着大型行李的2名男子正拿着一张纸条左右张望,连忙上前询问去处。“我们要去北京站,咋走啊?这火车都快开了,还没找到地方呢。”原来他们是在年底准备回家的务工人员,王竹青连忙给他们指了坐车的路线,还将他们送到了过马路的地下通道口,反复嘱咐后才离开。

这时,王竹青将戴着的手套摘掉,记者看到她的双手已经冻得发红,上面还有些皴。看见记者盯着她的手看,王竹青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的手原本挺白嫩的。但是一到冬天,就不行了。长时间在室外,戴着手套也没有用,手都冻僵了。摘了手套揉揉手,一着风手就被吹得糙得不得了。”王竹青说,从2012年开始,她就调来了巡警队,为了能在冬天执勤的时候暖和一点,她试过各种办法。“买那种插电的鞋垫,但是我发现一个小时不到,马上就凉了,根本不好用。还有就是贴暖宝宝,但是我们在外边执勤,遇到大风天,不到10分钟浑身上下就吹透了,暖宝宝像是一个小冰袋贴在身上更冷。”记者一边听她讲,一边觉得大风像是刀子一样刮在脸上,不由得跺跺脚,暖和暖和。“你知道为什么你这么冷吗?因为你一直不动。越是这么傻站着,越是冷得快。你和我一起走起来,忙起来,自然就不觉得冷了。”说完,她笑着跺跺脚,在执勤的区域巡逻起来。

克服困难

帮助外国老夫妇回家

终于,两个小时的室外执勤结束了,王竹青回到队里暂时休息,一个小时之后,她还要继续去执勤。“多喝点热水,吃点东西,胃里有食物才不觉得冷。”王竹青热情地拿出吃的、热水分给记者。队友看见她都笑嘻嘻地和她打招呼,互相说着“新年好”,感觉很是和谐。只见原本爱说话的王竹青拿起来手机,手中不断地发着信息。“咱们上勤不能带手机,赶上今天是元旦,好多人发来祝福微信短信,我得赶紧趁着这段时间给人家回复。”她有些无奈地说,因为工作原因,有些时候只能“委屈”亲友。“我之前都和家人嘱咐过了,上勤不能带手机,要是有急事就往队里打电话。所以上勤的时候也不会惦记着看手机。”

温暖的1小时过得很快,王竹青穿好厚重的外衣,喝一口水又到室外去执勤了。刚刚到达上勤地点,一对皮肤黝黑的外国老夫妇披着一个床单,穿着单薄的衣衫步履蹒跚地朝着她走了过来。王竹青看见,连忙过去搀扶。谁知,两个老人一开口,说的却不是英语。“他们说的应该是印地语,我之前去旅游的时候听过,但是我不懂其中的意思啊。这可怎么办。”王竹青看着两个老人冻得有些紫青的嘴唇,迫切的眼神,急得额头直冒汗。“他们肯定是有需求,想要向我求助,不然不会一直作揖。”王竹青二话没说,先将两名老人带进了岗亭,给他们倒上了两杯热水。两人拿着水杯喝了几口,终于不再颤抖,老太太甚至流下来眼泪。看到他们已经暂时可以休息,王竹青赶紧用对讲机和出入境总队联系,安排语言精通的人来帮助翻译解决问题。很快,出入境总队来人将两人接走。在临走前,两名外国老人拉着王竹青的手久久没有说话,然后双手合十,深深地拜下。看见两个老人如此,王竹青似乎有些惊讶,赶紧将他们扶起送上了车。

两个老人走了之后,她一直没有说话。过了20多分钟,她突然转头告诉记者,“你知道为什么做警察这么辛苦,大冬天顶着寒风,大夏天顶着烈日,我还能坚持下来吗?就是为了刚刚那对老人信任和感谢的眼神。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但是我真的能懂他们的意思。”她说完搓搓手,笑了。

她告诉记者,冬天执勤的时候,会有很多市民来求助,各种各样的都有。“问路的、找人的,求助借钱的。什么样的都有,遇到这样的情况,能帮一把我决不推辞。这寒冬腊月的,找到民警就是对我们的信任,我要是说不,会让人寒了心。”说着,有一名五六十岁的中年男子拿着一张拖欠工资的欠条,向她询问哪里可以报警。王竹青看看纸条,询问了公司所在地,通过对讲机查好了派出所电话,给了这名男子。“谢谢”,男子说完就走了。“像是这样的情况很多,他们其实只是想知道应该去找谁处理问题。”

很快,两个小时结束了,而她却不能回去休息。“今天有个姐们去医院了,我得替她的班。你跟着我一天冻坏了吧,快去岗亭里暖和一下。我去巡逻了。”说完王竹青又向着府右街里面走去,余晖照在她的身后,将影子拉得很长。

■记者手记

记者跟随王竹青一天,最大的感受就是冷和她的笑。一个20多岁的女巡警,天天站在马路上风吹日晒,忍受着寂寞,同时还要解决各种突发情况。在冬日的街头站着,10分钟就透心凉。但是她每次都要坚持最少两个小时。“没事”,每当记者问她累不累,冷不冷的时候,她总是轻描淡写地说一句,然后回赠记者一个大大的笑脸。看到她为了帮助别人急出了汗,记者体会到了她善良的内心。“民警就是为了帮助市民而存在的。”王竹青说。

北京晨报记者

张静雅 文并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