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5-12/31/c_128582962.htm

美国《华尔街日报》29日披露,美国虽然已经承诺大幅限制针对友好国家的监听行动,但仍对被视作美国在中东最重要盟友的以色列开展持续监听,目标包括以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

用一名美国官员的话说,美以两国近年来不仅共享谍报,而且通过相互监听暗中较劲,将这种“亲密与怀疑的结合体”关系发展到了极致。

[不再搞监听,但不包括你]

《华尔街日报》以不愿公开姓名的美国现任官员和前官员为消息源,披露美国监听内塔尼亚胡详情。

美国国家安全局承包商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2013年曝光美国大规模监听项目以来,美国政府因涉嫌窃听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和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等盟国领导人而饱受批评,总统贝拉克·奥巴马被迫承诺限制此类监听活动。

不过,奥巴马政府仍以“令人信服的国家安全目的”为由决定对部分国家领导人实施监听,其中包括内塔尼亚胡和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埃尔多安。

“不再关注比比(内塔尼亚胡昵称)?显然,我们不会这么做,”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美国高官告诉《华尔街日报》记者。

根据美国官员的说法,美国政府最初认定内塔尼亚胡政府正策划在不提前告知美国的情况下袭击伊朗,美国国家安全局加大对以色列的监听措施,而这一行动还得到国会相关委员会中共和、民主两党人士的共同支持。

2013年,美情报部门认为内塔尼亚胡没有袭击伊朗的图谋,但希望知道以色列是否知情美国与伊朗正在秘密进行的对话。

[伊朗核谈判,各飙间谍技]

美国官员称,美国虽然知道内塔尼亚胡反对美国与伊朗达成协议,但不清楚以色列会通过什么方式加以阻止。因而,奥巴马政府希望动用监听手段为达成这一协议“护航”,通过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情报“让(美国)清楚了解(以色列)在做什么”,以先发制人地阻止对方暗中破坏。

报道援引美方消息人士的话说,通过监控,白宫了解到,以色列早已通过自己的间谍活动掌握了美国与伊朗的秘密谈判信息,并将这些信息蓄意“透风”给外界,以制造谈判阻力。

根据美方截获的情报,以色列政府私下游说美国的犹太裔组织,协调谈判信息中于己有利的论据,还接触国会亲以议员,以说服他们投票反对可能达成的协议。情报显示,以色列政府甚至向这些国会议员“讨教”,以色列“该做什么才能赢得这些(反对)投票”。

然而,美国国会议员也因与以政府官员的交流而进入美方监听活动范畴,给奥巴马政府带来棘手政治难题。一旦这一做法曝光,美国政府可能受到监听立法机构的严重指控。

根据美国国家安全局2011年出台的规定,情报机构如果获得外国监听对象与国会议员的直接交流信息,应该立即予以销毁。不过,《华尔街日报》报道,如果认定这一交流的信息包括“重要涉外情报”,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有权予以保留下来。

[关系最亲密,但深度互疑]

接受媒体求证时,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一名发言人29日拒绝置评美监听以官员的报道,称“除非有明确且可验证的涉及国家安全目的,我们不会开展任何对外情报监控活动”,而这一政策“对普通公民和国家领导人均适用”。

以色列驻美国大使馆也对报道中有关以色列故意披露情报的说法予以否认,称相关说法“完全是胡扯”。

事实上,美国和以色列在情报上的关系向来复杂,用《华尔街日报》的话形容,美以之间“关系紧密”,却“极其怀疑对方”,即情报合作密切,却也时刻提防对方打着合作的幌子实施间谍活动。

上世纪70年代,美国国家安全局帮助以色列发展了电子监听技术和能力,甚至允许以色列接触美方掌握的以色列宿敌情报。奥巴马出任美国总统后,美国国家安全局与以色列情报部门在应对伊朗核计划等共同安全威胁方面合作顺利。

以色列执行电子监听的8200部队在合作中向美方提供了一种所谓帮助美方获取情报的“黑客工具”。不久,美方发现这一“工具”能记录美方使用情况,并秘密将信息传递给以方。

美方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美以“碟中谍”案例数不胜数,以色列在伎俩露馅后往往对美方解释称“纯属意外”,美国国家安全局官员只是会意地回应,美国“也会犯错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