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蛟龙600试飞员在加拿大试飞二战美军最大水上飞机“夏威夷火星”号

蛟龙600试飞员在加拿大试飞二战美军最大水上飞机“夏威夷火星”号


AG600试飞培训团队加拿大水上飞机试飞纪实


http://news.carnoc.com/list/324/324465.html


2015-09-11 来源:中国航空新闻网 作者:郭乔乔 李驰 [投稿排行榜] 2015-09-22 16:46:45


2015年8月8日,AG600试飞培训团队13名成员在加拿大国家试飞员学校(ITPS)接过水上飞机试飞培训毕业证书,为期3个多月的加拿大水上飞机试飞培训之行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这一次跨洲越洋之行,是试飞中心开辟水上飞机试飞新领域的首要一步,是国内水上飞机适航试飞技术积淀、发展的关键一步,也是加快试飞中心水上飞机试飞技术与国际先进水平接轨的坚实一步。


一件“开天辟地”的事


AG600飞机是我国自主研制的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其最大起飞重量达53.5吨,具有航程远、速度快的优点,可在森林灭火、水上应急救援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是国家应急救援能力建设的重要内容。同时,该型飞机也可根据用户需求加装必要的设备设施,实现海洋环境监测、资源探测、客货运输等任务需要,用途广泛。


2009年9月,AG600研制项目正式启动,该项目是国家正式批准立项的重大项目,是获得国务院立项批复的三个大型飞机项目之一。作为合作单位,试飞中心将承担该型号适航审定试飞任务,这注定是一段充满挑战也充满机遇的征程。


自1976年4月3日中国自行研制的第一型水上轰炸机水轰-5首飞以来,由于相关技术原因和配套迟滞等问题,后续3个改进型号并未进行量产,国内相关飞机设计制造及试飞技术发展缓慢,也就是说,我国在水上飞机试飞技术积淀方面近乎为“零”;此外,由于该型飞机并未按照民用飞机适航取证条款进行试飞,国内水上飞机适航取证原则、方法尚不成熟;试飞中心更是从未涉足过水上飞机试飞领域。


承担AG600适航审定试飞任务,意味着试飞团队要做一件“开天辟地”的事。AG600飞机将成为我国首款严格按照CCAR-25部进行适航审定试飞任务的水陆两栖飞机;依托AG600型号试飞,试飞中心将开辟水上飞机试飞新领域,我国将翻开民用水上飞机适航试飞技术发展的新篇章。


承担任务后,试飞中心型号办积极和飞机设计单位进行对接,确定了8名AG600试飞员,并积极筹划试飞员培训工作。2014年9月正式启动试飞员国内培训工作,同期,与设计单位全面合作,开展了水上试飞专用条件、水面测试技术等难题的技术攻关。


为借助发达国家先进技术快速提升我国试飞员水上试飞技术,2015年5月,一支由来自上海航空器适航审定中心、试飞中心、中航通飞的13名试飞员和试飞工程师组成的试飞培训团队,飞赴加拿大国家试飞员学校接受培训,学习水上飞机试飞理论、试飞驾驶技术和水上飞机适航取证方法等内容。试飞中心派出AG600型号试飞副总师朱海龙带队,试飞员赵生、孙康宁,试飞工程师刘静、郗超、马争胜、赵利利7人参训。这也是国内首次组织试飞培训团队赴国外开展水上飞机试飞驾驶技术培训。


肩负使命前行,满载收获而归。克服种种困难,历经3个多月的大强度培训,参训试飞工程师和试飞员逐渐掌握了水上基础理论、水上飞机设计基础、水上飞机驾驶技术理论、水上飞机审定专用条件分析、灭火试飞技术、抗浪性试验技术等理论学习内容。初步掌握了正常起飞、正常着水、镜面水降落、着水漂跳、低速/高速转弯、风标效应、高速滑行、侧风滑行、阻力峰速度的横侧向稳定性、起飞纵摇改出等水上飞机的基本驾驶技术和试飞方法。此外,设计、试飞、审定三方人员共同组成的培训团队,相互沟通、相互弥补,分析型号试飞审定专用条件、讨论适航取证试飞方法,为制定AG600审定专用条件明确了方向。


这些经验方法的总结、梳理和积淀,将成为开展AG600先期预研课题的重要依据,是AG600后续水上试飞大纲编制的重要前提,为AG600适航取证奠定了坚实基础。


这件“开天辟地”的事,培训团队首战告捷。


一条“充满曲折”的路


“无迹可寻”的路注定是一条“充满曲折”的路。


水上飞机试飞难度大、风险高,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回顾这三个多月的奋斗历程,5月1日出发,5月4日加拿大培训学习就拉开了帷幕,困难也接踵而至。由于目前世界范围内可用的水上培训资源非常少,校方虽然做了最大努力,但提供的培训资源还是不太理想,为了确保培训更具针对性和更加高效,培训团队与校方在培训内容上进行了多次协调,基本满足了我们的培训要求。在理论学习阶段,参训人员克服语言障碍,白天学习,晚上熬夜消化资料,经过14个课时的理论学习,初步掌握了相关理论知识,为后续飞行培训打下了理论基础。


尽管是在国外开展水上飞机试飞培训,但资源也并不“充裕”。校方提供的飞机包括两架轻型机Seabee(单发)、Twinbee(双发)和一架大型机Martin Mars(四发),其中两架轻小型飞机服役时间较久,飞机故障频发,带来了较大的风险。加之校方水上培训经验少,飞行教员仅是经验丰富的水上飞机飞行员,没有取证试飞经验,这也给培训造成一定的难度。


而相较于资源的匮乏,摆在参训学员面前最大的难题是“零基础”。水上试飞与陆上试飞存在较大差异,首先水上飞机与陆上飞机特定的作业环境、结构差异导致试飞技术也有很大不同。例如,水上飞机作业环境更为复杂、气象和水况等多元交错、水面滑行时横侧稳定性差、作业程序更加复杂、注意力要求更高等。其次,水上飞机需要像船舶一样在水面活动,增加了诸如靠岸、停泊、抛锚等多种特殊驾驶技术,水陆两栖飞机还要有汲水、投水、上岸、下岸等复杂科目训练;即便是在相似的飞行阶段,水上飞机与传统陆上飞机的驾驶技术也有很大差异,这些都对参训学员提出了更高要求。此外,水上飞机试飞危险性极高,在滑行起飞到着水过程中,易受波浪、涌浪的干扰,或者飞行员保持姿态不精确极易造成飞机海豚式纵摇、漂跳、跃跳等危险发生。


困难不胜枚举,参训学员团结协作,逐一克服。培训中划分小组,一名试飞员搭配两名试飞工程师,大家充分交流。飞行前在试飞工程师的支持下,试飞员从理论、飞行操纵、特情处置等方面进行技术准备。多个飞行日都是6点左右进场,下午5点飞行结束,试飞工程师与试飞员晚上一起分析数据,讨论完成飞行后报告。为了提高第二天与教员的交流效率,他们的每份报告都用英文完成,熬夜到凌晨一两点成为常态。就是在这样大强度的培训中,学员们咬牙坚持下来。


当地时间5月21日,试飞中心试飞员赵生操纵Twinbee飞机首次在加拿大Lake Erie湖面上着水并连续起飞。此后,经过大量水上驾驶技术熟悉性飞行,参训学员在轻型水上飞机上完成了几乎所有的常规水上试飞科目,完成57架次80余小时飞行,为后续在Martin Mars飞机上的培训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由于Martin Mars飞机身兼灭火救援等多项任务,且直接受加拿大政府调遣,给参训团队的档期只有一周。为此,参训学员提前反复熟悉试飞内容,提出减少架次加长飞行时间的策略,并在飞行前准备到飞行后数据分析方面作了详细安排。最终,团队从试飞卡制定、任务协同,飞行执行、飞行讲评到飞行后数据处理和单架次报告编写一气呵成,高效高质量完成了所有培训内容,共计完成8架次20小时的飞行,得到Martin Mars机长及机型师的高度表扬。


在后续结业阶段,四个培训小组详细梳理了培训的所有内容,并在毕业论文中进行了详细理论及试飞分析,撰写四份数百页英文报告,得到毕业评审组的高度赞扬。


这条路,他们走的曲折却终有所得。


“他们是AG600试飞技术的开拓者、先行者,是未来水上试飞工程的支柱力量。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们完成了水上飞机试飞技术传承、积淀、梳理3件大事。”8月18日,在迎接培训团队凯旋时,试飞中心副主任赵鹏给出了这样的评价。相对于AG600飞机后续系统的、复杂的适航试飞历程,或许,这次培训、这些参训成员仅仅是“星星之火”,但我们相信,这“星星之火”必将燃点国内水上飞机适航试飞技术发展的“燎原之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