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广州再曝毒保姆被指掐死老人 上岗前提行规(图)

12月23日,涉嫌杀害老人的保姆何天带在广州市中院受审。

据《广州日报》报道近日,涉嫌杀害8名雇主的“毒保姆”何天带在广州市中院受审。昨天,读者来电报料牵出另一“毒保姆”陈宇萍,作案时间更长、涉案可能更多。何天带与陈宇萍来自相近的地区、在同一片家政公司上岗、作案时间相近、作案方式高度雷同。毒保姆事件究竟是极端扭曲的性格导致的特殊个案,还是行业群体一个阴暗丑陋却又成熟的潜规则?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庭审

何天带供述曾杀害10名老人

梁女士通过南沙一家保姆介绍所,请何天带照顾70岁的婆婆何老太。何天带称“如果只做几天老人就死了,也要支付一个月的工资。”梁女士同意了。之后,何天带在凌晨给何老太喂下放有安眠药和敌敌畏的肉汤、注射毒肉汤,并用绳子勒何老太的脖子。天亮后,何天带通知家属何老太过世,要求支付工资2600元。12月23日,何天带因涉嫌故意杀人在广州市中院受审。

据查,从2013年6月到2014年12月,有9名老人在何天带上岗没多久就突然暴毙。何天带供述,她曾杀害10名老人。但因老人尸体早已火化,检方认为缺乏关键证据,因此只对何老太一宗提起了公诉。

陈宇萍作案或比何天带更多

12月23日,陈宇萍因涉番禺区樟边村冯家96岁老父被害一案出庭受审。此外,她还涉嫌谋杀多名临终老人,数字可能超过何天带,但由于死者已经火化,时间较为久远,缺失相关的证据。记者核实,陈宇萍照顾不久即发生死亡的事件已有6宗,分别是樟边村冯星家、樟边村方先生家、蔡边村蔡女士家、蔡边村女姐家、蔡边村标叔家以及沙园村何先生家。

据广州市中院知情人士透露,陈宇萍被指掐死冯家老父受审。“她确实涉及不止一宗命案,但都因证据不足未被起诉。”

暗访

陈宇萍抢着照顾生病老人

番禺区西丽路一些家政人员介绍,陈宇萍花名叫“鸡萍”,是专门“执死鸡”(粤语捡便宜的意思)。“凡是有生病的老人,她就抢着去做,为赚快钱。”

昨天,记者来到陈宇萍曾在此接单的家政公司。记者提出找一名可靠的保姆照顾家中已收到“病危通知书”的老人,一谢姓负责人在问了症状之后判断老人“差不多了”。但公司里七八名中年女子都不愿意接活儿。有人称“这种活儿阿清肯定愿意做”。负责人立即致电阿清:“有份‘快餐’你做不?老人差不多了,话都不会说了,只是在等日子。”最终,对方因有活儿推掉了。

附近一家政中心的保姆告诉记者,“我和何天带都在附近的几家家政中心登记身份信息,哪家有工开就会联系。”何天带到此大约三四年,众人对她最大的印象就是只做“快餐”,而且做了几天,雇主家中的老人就离世了。

在另一家政中心,记者找到一名愿意照顾临终老人的保姆,对方提出:“如老人身故,即使只做几天也要支付全月工钱。”记者提出希望按天算钱,对方不肯并直言:“你这样算工资是请不到保姆的。”

实际上,保姆提出“老人身故即使只做几天也要支付全月工钱”的要求并非孤例,甚至成为小范围内的潜规则。记者了解到,这几起出现“毒保姆”事件的家政中心都集中在番禺区西丽路一带。不少家政中心负责人表示,虽然家政中心没有硬性规定,但“解秽金”的确是这一带的“行规”,“保姆都提这样的要求,我们也没办法。”

链接“毒保姆”共同点

多照顾患病老人

如蔡边村的女姐称丈夫中风,沙园村的何先生的爸爸有肺气肿刚刚出院。但据他们反映,亲人尽管身患疾病但并未有即将死亡的迹象,都很清醒甚至有说有笑。

老人死亡很突然“人临近死亡一般会有一个过程,比如说缺氧喘气等,那也要一两个小时,不会说走就走的。”一名受害者家属说。但这些死者家属表示,家人死得很突然,来不及抢救,都是保姆告知死讯。

老人多很快去世

记者在采访多名死者家属获悉,陈宇萍照顾患病家人的时间最长不到一个星期,如标叔的大嫂只有六七个小时。何天带涉案的受害家属同样如此表示,一般都在3天左右就接到保姆的消息称“老人去世了”。

上岗前先提行规

不论陈宇萍还是何天带,上岗前均提出“行规是做一两天也要按一个月的费用来收取”。

广州再曝毒保姆被指掐死老人 上岗前提行规(图)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