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引子

夜幕降下,忙碌一天的人们开始安享静谧的夜晚。你可知道,就在你身畔的空气中,一个个说着粗俗的言语、干着诈骗勾当的声音,随着看不见的电波,传入收音机,进入你的耳朵里。

这电波,就是从黑电台传出,它也许来自几十公里外的荒山野岭,也许就藏在你所住小区的楼顶。像这样的黑电台,郑州市区到底隐藏了多少?是怎么建成的?怎样精确找到?谁来查处?今天,大河报独家披露这些鲜为人知的内幕。

猖獗|40vs20,郑州市区黑电台数是正规电台的2倍

在郑州市区,用收音机能收听到的正规电台有20个左右。而藏在郑州市区的黑电台又有多少呢?河南省无线电监测站前期监测到的数量是:超过40个!

A啥是黑电台?

是指未经广电主管部门认可,没有获得各级无线电管理机构批准,私自设置并利用广播频率对社会进行播音的广播电台。

B黑电台黑在哪儿?

1 “医学专家”一天到晚在卖“药”

据省无线电监测站潘登主任介绍,“黑电台和无线电爱好者设置的电台不同,无线电爱好者考取有专门的无线电执照,同时接受无线电爱好者协会的管理,国家也划定有专门的频率供其免费使用,但是黑电台完全不同,既不遵守法律,也不接受监管,干的都是非法的勾当”。

“黑电台几乎都是广告台,

一天到晚就是卖药,那些所谓的‘医学专家’,自称有各种‘特效药’,专治疑难杂症,其实都是骗子!”河南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广播记者小赵提起黑电台,深恶痛绝。小赵每天晚上都会准时收听自己台的新闻节目,但每次打开收音机,调频时总会听到黑电台的声音,特别是有些黑电台在推销所谓的“壮阳药”时,语言粗俗下流。

在2010年,国家广电总局曾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广告审查和监管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级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坚决抵制并自行清理宣传壮阳、提高性功能的医疗、药品、保健品、医疗器械等不良广告”。此后,这类广告在正规广播电台中绝迹,转而开始向脱离监管的黑电台投放,也正是在利益驱使下,黑电台大量滋生。

2 黑电台频段,频频“傍大款”

“正规广播电台使用的频段都在87MHz~108MHz之间,黑电台也集中在这些频段,而且,黑电台可以随意设置播出频率,对正规电台造成了很大干扰。”河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无线电管理局副调研员王长宇告诉记者,黑电台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傍大款”——即紧挨着收听率高的正规电台频率。比如88.1MHz是河南音乐广播的频率,有的黑电台故意将调频设置为87.9MHz,或者88.3MHz,而且也是播放音乐,中间夹播非法广告。“你想听88.1MHz,当你快要调到了,实际还没调到88.1MHz时,这个声音就出现了,也是在播放音乐,你以为这是音乐广播就开始听了,而实际上它是黑电台!”

3 设置一部黑电台,成本仅两三千,影响人数多达几十万

“一部黑电台的覆盖半径能达到五公里左右,在城区,影响到的人口就是几万几十万。但是设置一部黑电台的成本只要两三千块钱,而且在购买设备的环节还缺少监管,不法分子买来之后就可以24小时不停播放,其收入是暴利的!”潘登告诉记者,对于黑电台,无线电管理部门一直保持着打击的高压态势,但是在疯狂的利益驱使下,黑电台仍然屡打不尽。

布阵|417名工作人员从全省抽调到郑州

黑电台的猖獗,引起了郑州市民的强烈反感。12月初,为了净化郑州市无线电环境,河南省工信委无线电管理局(以下简称省无管局)决定对黑电台祭出重拳。

12月1日,省无管局从全省十八省辖市的无线电管理局,抽调了417名工作人员集聚郑州,展开对黑电台、伪基站、非法中继台等非法无线台站的围剿行动。王长宇介绍说,在任务布置中,指挥部将郑州市区以“井”字形划分成9个区块,每两市共同负责一个区块,全天24小时不间断监测追踪。

郭建成是周口市无线电管理局监测站负责人,他和7名同事连同信阳局的工作人员,共同负责郑州东南区域的监测。12月2日下午6时许,郭建成在监测中发现一个调频104.9MHz的黑电台,大肆售卖性药,两局工作人员随即开始追踪。

“我们属于9区,根据信号来源一路往西追踪,跨过了8区,一直查到7区,才基本锁定信号源。”经过反复监测,这个黑电台最终被锁定在郑州市前进路与颍河路附近的中原新城王府小区,随后监测人员在小区楼顶发现了黑广播天线,进一步锁定了楼栋,接着监测员通过手持便携式监测仪搜索,最终确定黑电台所在房间,在辖区民警的配合下当场查处。

这是围剿行动打响后查处的第一个黑电台。此后的十多天内,查处行动捷报频传。 听风|监测站+监测车+监测仪,步步逼近

在影视剧里,从事无线电信号监听工作的人常被称为“听风者”。黑电台的藏身之处极其隐蔽,“听风者”们是如何逼近黑电台的,直至精确到某一栋楼、甚至某一户呢?

“听风者”凭借的武器,就是无线电监测站、流动监测车以及手持监测仪,还有他们长期打击黑电台所积累的经验。

围剿步骤

第一步:用监测站

黑电台发出信号后,监测站便能监测并圈定其方向来源,“听风者”们会据此靠近其所在方向区域,做进一步追踪。

第二步:用流动监测车

监测车要在不同的地方监测信号来源,并进行交叉定位,进一步锁定黑电台所在区域,这一步几乎能精确到具体的小区。

以周口无管局查获97MHz黑电台为例。监测人员进行的第一次定位查找,是在陇海西路上,定向显示其方位为北偏东45度。之后,监测人员在西三环进行再次定向,显示方向为北偏西30度。经过两次或多次定向形成的交叉定位,锁定该黑电台所在区域为高新区科学大道附近某小区。

第三步:手持监测仪

在进入小区后,监测人员利用手持监测仪,根据仪表上显示的信号强度,最终确定黑电台所在楼栋。之后,就要考验监测人员的智慧了。

一套完整的黑电台设备,是由核心的无线发射机、电脑主机、发射天线和连接馈线组成。其中,发射天线和连接馈线是操控者难以隐藏的。

“首先是找天线,黑电台都有天线,天线的要求是设在高处”,监测人员需要上到楼顶最高处寻找天线,然后根据天线上连接的馈线顺藤摸瓜,寻找到无线发射机所在的房间。

但是,被打击的次数多了,黑电台操控者也在“成长”,很多狡猾的操控者会将馈线隐藏,也有的操控者能在监测人员到来后及时察觉,停掉黑电台的信号,在这种情况下,“听风者”们又该如何破局呢?

暗战|“查查这几户的水表和电表”,果然……

听风者和黑电台操控者的角力是一场暗战,很多时候双方都见不到面,因为监测车的独特构造,使得听风者更易被察觉,黑电台操控者就有了躲避的时间。

12月4日中午,三门峡无线电管理局监测站副站长任晓琳在追踪92.3MHz黑电台时,锁定了其位置在汝河路与桐柏路交叉口附近的中原新城小区。与物业协调后,监测人员在该小区2号楼2单元楼顶发现了黑电台的天线,但是其连接馈线竟然是从楼洞的烟道内伸出的,监测人员从狭小黑暗的烟道内反复探查,也无法确定馈线最终进入了哪个房间。

“当时只能大概估摸出馈线的长度,基本确定是从哪个楼层出来的,但具体是哪间房,不能确定。”这种情况下,监测人员只能将耳朵贴在住户的防盗门上,逐一倾听,最终通过发射机发出的声音,确定了房间号。物业人员随后联系了房屋业主,业主称房屋已出租给一名山东籍男子,门锁也被更换。监测人员一直等到下午6时许,在业主赶到并在场的情况下,民警对门锁进行了破坏,但房间内空无一人,92.3MHz黑电台发射机就在卧室里。

经警方事后查证,该房屋租户提供的身份登记信息是假的。

那么,如果黑电台操控者提前有所察觉,并关闭了信号,听风者们又该如何追踪呢?

周口局在查处97MHz黑电台时,通过前期多次定位,于12月5日晚锁定黑电台就藏身在科学大道和石楠路附近的洼刘新城小区内。然而,就在他们刚刚到达洼刘新城门口,97MHz的信号却突然消失了。

信号消失,无法通过仪器进一步定位,只能使用“笨办法”,爬楼顶找天线。身材较瘦的郭建成被同事托上一栋楼的电梯机房房顶,在夜幕下借助微弱的灯光,用望远镜反复寻找,终于在小区5号楼B座一单元楼顶发现了黑电台的天线。

经现场查看,这条天线连接的馈线也是从楼顶的烟道引出的,馈线长约10米,能大概锁定楼层是在30楼到31楼之间,但无法确定具体房间,行动又陷入僵局。

这时,周口无管局监督检查科杨铁棒科长提议“查查这几户的水表和电表”,这一提议立即得到大家会意的赞同。

查黑电台,为什么要查水表呢?郭建成解释说,现在的黑电台一般都无人值守,所以房间里的用水量会特别少,另一方面,无线电发射机的功率非常大,所以用电量特别大,如果哪个房间的用水量很少而用电量很大,基本就能确定是黑电台的位置。

经过查看,监测人员发现某房屋近两个月的用电量达到7000多度,而近五个月用水量才只有两吨,非常可疑。随即,辖区公安和物业配合,联系上了该房屋的业主,业主说房间在几个月前已出租,门锁被更换,民警联系开锁人员对门锁强行拆除后进入房间,果然发现了黑电台的部件。不过可惜的是,不法分子已提前将最核心的发射机转移。

战果|查处64套黑电台,多处藏身居民小区里

从12月1日到15日,在为期半个月的围剿行动中,400多名听风者一共查处了黑电台、非法电视台、非法中继台和伪基站共308台(套),其中,黑电台有64套,大多数藏在小区居民楼里。

行动告捷,郑州市区的黑电台基本绝迹,这一成绩,是417位听风者用不眠不休和不惜体力换来的。因为黑电台的设置,往往不是在高塔上,就是在居民楼顶,有的还是在深山顶上,“听风者”们还需要翻山越岭。

症结|查处黑电台常常“扑空”,成为执法难题

“查处黑电台、伪基站,经常扑空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难题!”河南省无管局副调研员王长宇告诉记者,现在大多黑电台操控者都具备一定的反侦查能力,采取无人值守、遥控开关、定时播放的方法对抗打击。在刚刚结束的行动中,他们虽然查获了300多套设备,但是当场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不足10名,均已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黑电台的幕后操控者,大多数都是假药生产厂家,这些厂家有“一条龙”的流程,专门的人录制音频,专人设置黑电台,还有专门的400电话作客服和销售,牟取暴利。但是现有法律对黑电台的处罚力度过小,也降低了执法的威慑力。王长宇介绍说,现在对黑电台的处罚,依照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无线电管理条例》,对擅自设置、使用无线电台的单位和个人,只能处以最多5000元的罚款或没收设备。这相对于黑电台的暴利收入来说微不足道。而且“很多时候因为抓不到人,罚款罚不了,人也无法入刑,起不到震慑作用。”

再者,查处黑电台还面临的另一个难题是多部门管理,“无管局负责发现、查找设备,广电局负责播出审查,工商局负责广告审查,公安局负责刑事追责,查处黑电台的行动牵涉到多个部门,容易产生‘多管即不管’的问题,这就需要建立一个长效的联合行动机制。”

不过一个好的消息是,对黑电台操控者的处罚正逐渐升格。今年11月1日起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九)》,加重了对多种违法行为的处罚,其中就包括擅自设置黑电台。此前的《刑法》第288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擅自设置、使用无线电台(站),或者擅自占用频率,经责令停止使用后拒不停止使用,干扰无线电通讯正常进行,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在《刑法修正案(九)》中,删除了“经责令停止使用后拒不停止使用”这一适用的行政前置程序,降低了违法行为的入罪门槛,可操作性也更强。

此外,国家工信部在今年9月份也发出声音,将对已经实施22年的《无线电管理条例》进行修订,新的条例中,对擅自设置使用无线电台行为的处罚额度将提升到20万元,对黑电台操控者的威慑也将加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