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凯瑟琳和谢尔比库洛姆·戴维斯研究所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亚洲研究中心中国政治和安全事务高级研究员成斌12月19日发表文章称,在过去的15年里,解放军海军装备实力发生了根本性转变。除辽宁舰外,中国还研制了多个新级别的驱逐舰及护卫舰,且这些舰艇都已经进入批量生产阶段。预计中国将增加6艘“旅洋II级”/052C型驱逐舰以及12艘“旅洋III”级/052D型驱逐舰。再加上20艘“江凯II”级/054A型护卫舰,中国显然已经解决了防空薄弱这个由来已久的难题。另外中国的潜艇、后勤保障舰只以及海军航空兵资产的现代化程度也有大幅度提升,虽然这些军事现代化还不足以赋予中国全球海上到达能力,但仍然使解放军海军能够轻易碾压除日本海上自卫队之外的其他亚太国家海军力量。

着国家经济的日益繁荣,为了维持这种增长趋势,中国越来越依赖世界海洋。因此,中国需要壮大其海上能力,以保卫国土及海上交通要道。不过,聚焦海上能力的做法,正在加剧中国与其周边国家的紧张气氛,并对美国地位形成了挑战。至少从2004年开始,中国的安全观就开始向注重海域发展稳定转变。随着经济的日趋繁荣,中国日益依靠世界海洋来维持其经济发展,将其产品销往世界市场。由此看来,解放军显然需要进入世界海洋,以维护并提升中国“综合国家力量”。

两原因致中国日益依赖海洋

一些中国分析人士撰文指出,大国地位取决于其保卫海洋的能力。历史上,不仅是英国和美国,就连苏联也是这样的。中国分析人士指出,冷战期间,苏联曾按照戈尔什科夫上将的思想,特别是其著作《国家的海上力量》,发展海军。同时,这些分析人士还列举阿尔弗雷德·赛耶·马汉关于海洋力量重要性的著作,指出马汉不仅注重建设强大的海军,还注重打造一支强大的商船队和强大的造船工业,包括港口、造船厂、基础设施、造船工人、工程师等等。海上力量不仅仅是建造战舰这一方面。

2004年,国际社会清醒地认识到了中国对海洋领域的日益重视——那一年,时任党委书记兼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对解放军宣布了“新的历史任务”。解放军的新任务之一就是:为维护国家利益提供有力的战略支撑。国家利益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们紧跟国家发展及总体形势的变化而变化。随着对海洋的日益依赖,中国的国家利益包含了更多的海洋元素。因此胡锦涛明确表示,对于解放军而言,控制海洋的能力是不可获缺的。

事实上,中国对“新的历史任务”及维护国家利益的讨论,突显出海洋对维持中国未来发展的重要性,也就是谁掌握了制海权谁就获得了生存与持续发展的主动权。海洋不仅仅是主要的交通运输线路,也是在一个庞大的资源宝库。因此,中国利用“战略机遇”期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其维护海上利益,包括进入海洋的能力。

对海洋的日益依赖主要体现在能源方面。2014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日消耗量超出其产能610万桶。中国80%左右的能源进口都要经过该海峡,包括几乎所有从中东和非洲进口的石油及碳氢化合物。中国经济发展所赖以生存的石油是要经过海洋运输的。

此外,中国越来越依赖进口食品。自2008年开始,中国已经成为粮食净进口国。2013年,中国进口了约1300万吨粮食(包括小麦,玉米和大麦)以及6300万吨大豆,其中大部分被加工成食用油。2013年1月,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兼办公室主任陈锡文表示,中国不再将确保食品自给自足作为食品安全问题的一部分。这反映了一种现实,就是中国已经变得更加繁荣和城市化,不可避免的需要进口更多的粮食和肉类。与能源一样,中国食品进口很大程度依赖海上航道的运输。

战略需求呼吁提升海上战力

确保中国进入世界航道,已经是发展中国经济的战略需求。中国经济重心的转变进一步强调了这一点。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作为“第三条线”的一部分,中国把经济建设中心放在相对人迹罕至的内陆地区,以支持“后核时代”的游击战,而不是使经济产出最大化。但是随着邓小平上台,经济建设活动转移到了沿海地区,便于利用运输和能源的便利。

其结果是,中国的新工业中心已经丢失了数千平方英里的、能够为其提供早期预警及防御的缓冲地带。如果中国希望保证新经济中心的安全,那么就必须建立对上述海域和空域的控制,以防范潜在敌方武装力量的靠近。也就是说,它必须能在邻近海域建立海上优势,最好超出敌方武器系统最大打击范围。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把海域作为“新的历史使命”的一部分,认为重要性与外太空及网络空间领域处于同等位置。这三个领域是解放军保护中国利——以及建立优势——的关键领域。最新版中国国防白皮书同样重视这三个领域能力的建设。2015年中国的军事战略对“关键安全领域”力量发展的优先次序为海洋、外太空和网络空间。

中国对打造海洋强国的重视,也能够从其他地方看出来。例如,2013年在上海举行的一次会议中,中国海事局制定了一个时间表,要求中国到2020年成为世界八强海上强国之一,到2030年成为五强之一,到2049年新中国成立100周年之际成为三强之一。2015年通过的新国家安全法规定,解放军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要保卫国家海洋安全。第17条规定:国家加强边防、海防和空防建设,采取一切必要的防卫和管控措施,保卫领陆、内水、领海和领空安全,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

中国对海上力量的日益重视及其在国家安全考量中地位,体现在解放军海军稳步提升的能力方面。上世纪90年代,解放军海军主要以近岸近海作战为主。前者注重在中国沿岸以及在内陆流域作战,防止敌对者登陆中国海岸作战。近海作战即部署中轻型海上力量远离沿海作战,但持续时间有限。近岸近海作战,不仅仅是为了保护中国内陆免遭入侵,还对关键近海海域内敌方作战行动构成了挑战。这两种能力构成了“浅海”和“深海”的作战组合。

然而,随着中国对海洋依赖程度的逐渐提高,解放军海军不断扩大其行动范围,而且如今频已经繁经展开规律性远海行动。自2008年12月开始,作为亚丁湾跨国反海盗部队的一员,海军向该地区部署了多艘水面舰艇及补给舰艇。截止至2015年1月,随着第十九批护航编队的出发,解放军海军已有16000名海员、1300名陆战队员、42架直升机,以及30艘水面舰艇(在中国80艘主要水面舰艇中,占相当大一部分)参加过亚丁湾护航行动。

在此期间,据信解放军海军相当一部分水面舰艇指挥官都参与到了这些行动中,获得了从海上导航到人事管理再到海上补给等各个方面的远洋作战宝贵经验。随着中国开始部署潜艇参加反海盗巡逻行动,不仅使更多军官、更多部队获得了远洋行动经验,而且还为解放军海军提供了海洋联合作战行动训练机会,包括海水反潜作战行动。

这种重心的转变体现在解放军海军部署的舰艇的类型上。在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水面舰队主要是由大量装备了鱼雷及导弹的快速攻击艇组成,这是由毛主席所领导的海上人民战争时代的遗产。由于仅装备有短程反舰导弹及鱼雷,所以只能发动近距离攻击行动。当时其较大型舰艇主要是老旧的驱逐舰及护卫舰。到2000年,解放军海军现代化程度最高的是几艘从俄罗斯进口的“现代”级驱逐舰,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国产舰艇为“旅海”级驱逐舰和“江卫”型护卫舰。

潜艇编队相对来说情况好一些。数量多,编队的绝大部分是由来自前苏联的20世纪50年代过时“罗密欧”级潜艇以及国产“明”级潜艇(罗密欧级改良版)与“宋”级潜艇组成。数量很少的“汉”级核动力攻击型潜艇噪音大,且几乎没有在海上航行的经验。很明显,中国需要倚靠进口的俄制“基洛”级柴电动力潜艇(世界上最安静的潜艇之一)来保持竞争能力。

在防空方面,解放军海军航空兵列装了大量性能有限的飞机。到2000年,一些海军航空兵部队配备有苏-27战斗机,但主要空中力量由约800架20世纪60年代过时歼-6和歼-7战斗机(中国版的米格-19和米格-21战斗机)以及强-5强击机组成,另外还有部分歼-8战斗机。轰-6轰炸机——中国版前苏联图-16——可发射以SS-N-2“冥河”为基础研制的反舰导弹,展开远距离打击行动。

同时,解放军海军的后勤部队同样处于起步阶段。目前还不清楚海军可以远离其主基地多长时间去执行任务,以及任务执行的如何。解放军海军没有大量的补给船只,在2000年时只有3艘航行补给船。而且,即便是在最好的情况下,国内外系统的混杂也加大了后勤保障任务的复杂程度。

轻易碾压除日本外南亚诸国

在过去的15年里,解放军海军装备实力发生了根本性转变。可能最引人瞩目的就是中国首艘航空母舰辽宁舰的列装,自从2012年入役解放军海军,其舰载歼-15战斗机和直升机空中联队就在不断完善常规起飞与着陆能力,并且迅速推动包括“连续起飞”在内的各种飞行员训练。虽然辽宁舰现在或许还无法进行全天候空中行动,但其已经可在诸如南海等敌对者飞机及直升机活动的水域执行巡航任务,加大对方行动的难度。

除辽宁舰外,中国开发了多个新级别的驱逐舰及护卫舰,而且这些舰艇都已经进入批量生产阶段。预计中国将增加6艘“旅洋II级”/052C型驱逐舰以及12艘“旅洋III”级/052D型驱逐舰。由于装备了有源相控阵雷达,预计这些舰艇将具备更强大的防空能力。再加上20艘“江凯II”级/054A型护卫舰,中国显然已经解决了防空薄弱这个由来已久的难题。的确,截止到2018年,相比于日本海上自卫队而言,解放军海军可能部署了更多装备有相控阵雷达的舰艇,相比于美国海军而言,解放军海军或许能够聚集更多这样的舰艇。此外,所有舰艇都备有直升机机库,以大幅度提升其反潜战能力。有报道称,中国还正在致力于研制大型、巡洋舰级别的水面战舰。

在21世纪初,中国开始批量生产“红稗”级/022型导弹快艇,产量达60多艘。这些舰艇形成了一种实质性的冲击。装备有8枚C-802/C-803型反舰巡弋导弹,再配上其低雷达信号特征,使之对任何进入中国附近海域的舰只构成了实质性威胁。据报道,该级导弹快艇正在被“江岛”级/056型轻巡洋舰所取代。056型体型更大,据信拥有更好的持久性与适航性。

支撑这些舰艇的是由补给船只组成的一个成长型辅助船队,包括五艘能够执行航行期间补给任务的油船,另外解放军海军还在建更多可支撑辽宁舰行动的补给舰。这些舰船同样可以提供弹药及其他物品,与舰载直升机相配合可以进行垂直补给。

中国的潜艇编队也从20年来一直呈两位数字式增长的国防预算中受益。据信旧式“罗密欧”级潜艇已完全退役。一线潜艇编队很可能包括12艘进口俄制“基洛”级潜艇(如果俄罗斯同意出售,可能还会补充以新型“拉达”级潜艇)和国产“元”级潜艇,包括柴电动力和不依赖空气推进两种型号。其中大多数潜艇装备有鱼雷和反舰巡弋导弹。此外,中国仍然部署了将近36“明”级和“宋”级潜艇。与此同时,中国还列装了几艘新型“商”级/093型核动力攻击型潜艇。一旦老式“汉”级潜艇退役,中国潜艇舰队的静音性能将大幅度提升。

与此同时,解放军海军航空兵也在稳步实现现代化。虽然轰-6轰炸机仍在服役,但解放军海军航空兵还列装了新型战斗机,可以挂载更小型的掠海超音速反舰巡航导弹,比如鹰击-82潜射反舰导弹。他们主要包括上百艘歼轰-7“飞豹”攻击机组,每架都能携带四枚远程反舰导弹。此外,解放军海军航空兵库存还列装有第4代和第4.5代战斗机,比如歼-10、歼-11以及苏-30战斗机。

大幅度提升的能力,至今还没有赋予中国全球海上到达能力。尽管远海行动的经验不断增加,而且海军后勤能力也不断提升,但在解放军海军能够在诸如阿拉伯海或印度洋等关键航线获得控制权之前,其仍然需要更多进入海洋的通道,其中可能包括海外军事基地。目前中国正在为建设海外基地进行谈判。然而,其或许能够威胁要封锁这些水道,或至少对这些水道构成足够的威胁,以便在任何敌对者切断中国海上通道的行动中转移大量资源。

然而,在近海地区,包括东海与南海,情况截然不同。解放军海军、空军以及第二炮兵(负责中国导弹力量)的现代化,则意味着解放军海军既可控制第一岛链外水域,又可执行海上封锁任务。除日本海上自卫队之外,解放军海军已经远胜于其他亚太国家海军力量。在其柴电潜艇、不依赖空气推进潜艇以及核动力潜艇的支撑下,解放军海军可封锁商业及军事交通,并能够压制任何潜在回应。解放军海军、空军与第二炮兵资源的组合,可以对该地区国家海军部署的任何水面部队构成重大威慑。与此同时,解放军空军在中国沿海和第一岛链之间的区域可压制任何周边国家空军力量,而其短程、中程和中远程弹道导弹,则可在危险中锁定其他国家的陆上和海上目标。

与此同时,中国很明显把周边国家对争议地区主权的主张视为一种日益严重的威胁。2015年国防白皮书写到:“个别海上邻国在涉及中国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问题上采取挑衅性举动,在非法“占据”的中方岛礁上加强军事存在。一些域外国家也极力插手南海事务,个别国家对华保持高频度海空抵近侦察,海上方向维权斗争将长期存在。”

关于“域外国家”的评论重申了由多位中国高层领导人所说的观点:众多纠纷的真正煽动者是美国——美国已经启动了亚太再平衡战略,或者向太平洋转移重心的战略。2014年8月,美国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与中国高级官员会议期间曾因此遭到中方的批判。同样地,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上将在与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丁·登普西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陈述了这一观点。他指出亚太地区紧张局势的根源并不在中国,而是“企图获取本国利益的某些国家,因为——美国正在推行其亚太再平衡战略。”

美国应该怎么做

美国应该:

增加海军资源。亚洲地缘政治现实加上该地区的政治经济现实,决定了美国不可能把亚洲让给中国。由于政治、经济和技术成本太高,导致美国处于严重劣势。不过,依靠美国海军现有资源是不够的。有所有关向亚太地区转移重点的讨论都指出,把美国海军六成舰艇部署在亚太地区并不会在亚太地区打造更强大的美国海军存在。而且,一艘舰艇在给定时间也能够部署在一个地方。一艘部署到波斯湾和南海的军舰,不能支持在钓鱼岛周围或在日本海的军事行动。美国海军需要更多的满足分配任务的舰艇。

利用其他国家资产。美国不能只依靠海军,甚至军队来支持其战略目标。为了强调美国对日本和菲律宾等盟国的支持,美国执法船,如海岸警卫队快艇实际上可能在中短期内更有效,就像中国政府通过“白色船”行使他们主权一样。当地国家政府也不希望美国部署海军舰艇来对抗中国快艇,因为华盛顿(或是被北京)可能会将其视为军事冲突升级。相比之下,在西太平洋常规部署美国的海岸警卫队快艇,表明了美国以非逐步升级的方式与各国合作的能力,同时具体表现了美国不希望中国改变区域现状的决心。

增经中美国海军与关键盟国友国间互操作性。美军与盟友举行多种多边及双边联合演习。这些活动表明,美国不是该地区的入侵者,而是一个有价值的合作伙伴。这也有助于在未来危机或冲突事件中军队之间的协调配合。美国应该维持、甚至拓展这种演习。例如,最近日本和新西兰加入了美澳“护身军刀”军事演习。澳大利亚受邀参加一年一度的美国–印度–日本“马拉巴尔”海上联合军演。尽管美泰关系由于曼谷最近的政治局势动荡变得更加复杂,同时还导致了双方军事合作的削减,但是包括“金色眼镜蛇”多国演习在内联合演习仍该继续。

结语

中国军事分析家和历史学家越来越重视海洋在促进国外势力崛起及导致中国“百年耻辱”上扮演的角色 。中国决策者们似乎已经下定决心,要确保今天的中国拥有强大的海上防御系统,不仅能够覆盖中国领海,也有助于保护其海外海上利益。

令人遗憾的是,中国在南海及东海争议地区的态度,导致其与周边国家出现紧张局势,而这些国家大部分都是美国的盟友和朋友。华盛顿必须清楚地表明,虽然欢迎中国利用海洋来促进对各方都有利的贸易,但却不能恐吓重要合作伙伴,或是称霸至关重要的东亚地区。(知远/北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