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三大舰队南海军演现场:精锐战舰潜艇排成长龙

中国海军南海军演现场,战舰排成长龙

三大舰队南海军演现场:精锐战舰潜艇排成长龙

中国海军南海军演现场,战舰排成长龙

三大舰队南海军演现场:精锐战舰潜艇排成长龙

近日,海军在南海实兵对抗演练。北海舰队、南海舰队常规潜艇、导弹驱逐舰、导弹护卫舰,和红方海上作战集群,与东海舰队扮演的蓝方舰艇编队演练反潜、防空、制海、信息作战和综合保障等多个课题。

合同打击,潜舰机对抗“背靠背”

12月16日上午,经过千里机动的各型舰机在南海深处摆开阵仗。率先进行的是红方海上作战集群在警戒机和歼击机支援保障下,对蓝方舰艇编队实施合同打击。

当天,受台风“茉莉”和南下寒潮夹击,训练海域阴云密布、风高浪急。通过远程视频系统可以看到,排水量6000多吨的兰州舰劈波斩浪,激起的水花把驾驶室玻璃浇得一片模糊。战舰在波峰浪谷间穿梭,红蓝双方摩拳擦掌,一场龙争虎斗的对抗迅即展开。

“战斗警报!”随着刺耳的警报声响起,官兵们穿过摇晃幅度很大的通道,跌跌撞撞地奔向战位。

现代海战,读秒制胜。在先进武器装备不断发展的今天,“发现即发射,发现即摧毁”已成为每一名指挥员笃定的战场准则。在这次对抗演练中,红蓝双方兵撒海上,除了导演部给定的一片数千平方公里的海区范围外,其他情报信息全靠自己想办法。

战舰雷达旋转,舰员凝神屏息,海空间电磁波纵横交错。红方派出预警机,在战斗机护航下飞临演练海区上空,寻找蓝方舰艇的位置。

随着预警机、舰艇和岸基雷达探测的情报信息逐步汇总,红方指挥舰兰州舰作战室实时更新的战场态势图上,逐渐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可疑目标。很显然,蓝方舰艇编队正隐身其中。

正当红方组织对可疑目标进行研判,寻找蓝方舰艇编队真身时,临机导调情节突然发生:红方预警机被干扰,数据链中断,无法提供情报数据支持。

失去战场“千里眼”,原定作战计划完全被打乱,红方指挥员立即因势而变,指挥水面舰艇变换阵型,利用各种技术手段对目标海区进行搜索。

经过多轮搜索,红方舰艇编队锁定目标,并抢先实施反舰导弹攻击。出人意料的是,红方这次导弹攻击被导演部判定为“误击第三方商船”。

正当红方为误击目标懊恼不已时,导演部再次发布临机情节:红方指挥舰兰州舰遭导弹攻击,中弹起火,失去动力。原本占战场优势的红方一下子被逼入逆境。

遭受重创的红方临危不乱,指挥所立即调整兵力部署,由临沂舰接替担任指挥舰,继续指挥所属舰、潜、机兵力对蓝方实施合同打击,最终重创蓝方一艘驱逐舰,击沉一艘护卫舰,达成预定阶段性作战目标。

“本想一举拿下,没想到却打了好几个小时,今天这场仗,就像是被捆住手脚进行搏击,打得不畅快。不过,这种感觉恰恰是战场的真实状态,只有在平常经历各种最困难的局面,战时才能不慌乱、打得赢。”红方海上编队指挥员、南海舰队副参谋长李晓岩说。

联合防卫,各路精锐“攥指成拳”

联合反潜、航空兵对海打击、编队防空……12月16日下午,围绕联合防卫课目预设的一项项实兵对抗行动相继展开。

蓝方指挥部接上级通报,发现疑似红方潜艇和舰艇编队。蓝方立即筹划组织编队搜攻潜和召唤航空兵对海打击行动。

多架歼轰机紧急飞抵目标海域。此时该海域正风急雨骤,歼轰机冒雨展开攻击。

“发现敌来袭导弹!”红方衡阳舰雷达屏幕上,有多批刺眼的目标在高速接近。

关键时刻,红方并未自乱阵脚,各舰副炮、导弹齐发,成功解除来自空中的威胁。

但考验远未结束。红方指挥所再次接上级通报,有潜艇潜望镜在某港口外海升起,约10分钟后消失。

“敌人已经摸到了家门口,立即组织反潜作战和防抗打击准备!”红方所属防卫区指挥员、某基地司令员李吉祥综合各方态势,及时进行兵力布控,命令两艘护卫舰、3架反潜直升机前去搜索。

很快,接到搜攻潜命令的梅州舰、百色舰两艘护卫舰赶到预定海域。

当时,恶劣海况令舰上人员无法站稳。梅州舰领导介绍:“与以往演练相比,这次演练海区的电磁环境和水声环境复杂,浪高4到5米,海况极为恶劣。”

演练过程中,蓝方潜艇多次成功摆脱舰艇编队的搜索。但最终,百色舰声呐班长黎传斌还是发现了微弱的目标回音。“鱼雷准备,解算火控目标诸元!”顷刻间,一枚鱼雷拖着尾焰呼啸而出。

一地战火未熄,一地战火又起。16时许,又一道指令传来,要求红方集中兵力打击蓝军疏散舰艇。红方立即派舰对蓝军进行搜索查证,确定目标后,引导潜艇进行打击,蓝方多艘舰艇被“击沉”。

整个下午,各参演兵力紧贴实战,高效协同,红蓝双方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联合防卫。

管控争夺,红蓝双方使出全力“掰手腕”

12月17日上午,海军三大舰队南海实兵对抗演练进入尾声,红蓝双方围绕海域管控展开了扫雷清障、临检拿捕、援潜救生等课目演练。

“发现某港口外有商船触雷沉没,令你方筹划组织扫雷清障行动。”接上级通报后,红方两艘扫雷舰紧急启航,向目标海域快速挺进,对蓝方潜艇布设的水雷进行扫除。

扫雷舰编队赶到雷场展开作业,不久,一艘扫雷舰的声呐兵报告在右舷发现可疑目标,经过检测确认,目标为一枚某智能型水雷。

“扫雷部署!”“使用电、声联合扫雷具!”一道道命令相继发出,水雷却像睡着了一样没有动静。

“改变扫雷工作制度,加大扫雷具电磁磁场!”某扫雷舰大队副大队长刘卡明果断下令。几经周折,扫雷舰前方不远处水域冒起一阵白烟,水雷缓缓浮出水面,航道成功开辟。

紧接着,在某海域发现蓝方运输船,红方立即派海上机动编队前出查证,对可疑船只实施临检拿捕。

紧张的演练不让参演官兵松一口气。11时许,一份紧急援潜救生指令发出:在战斗中,红方某潜艇受损坐沉海底,两个舱室进水,需要紧急进行援潜救生。

红方搜救直升机立即前出,综合援潜救生船携新型深潜救生艇紧急驰援,后方医护人员在码头开设医疗所准备救治艇员。

救援船第一时间赶到失事潜艇所在海域后,迅即采用锚泊定位法准确布设起作业场,为救生艇开展实艇对接援救搭台布阵。在现场指挥的某支队支队长刘 杰说:“救生艇对接失事潜艇犹如穿针引线,精度高、难度大。而且深海之中光线昏暗,海底暗流汹涌异常。‘深海一吻’的难度不小。”

半小时后,深潜救生艇与“失事潜艇”对接演练顺利完成。至此,实兵对抗演练结束。

“一天半的红蓝对抗,时间虽短,但对抗的激烈程度前所未有。”红方海上指挥员李晓岩走下舰艇时眼中布满血丝。他说,“对红蓝双方官兵来说,打一仗,有一仗的收获,这是未来海战制胜的基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