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b]战机出炉----伊尔库茨克与阿穆尔共青城

[/b]

我进口苏27,阿穆尔共青城名声渐起。苏系列历史悠久,与米格同代也有不少机型。但我国传统引进米格,故对苏霍伊比较陌生。今天看来米格以短平快见长,新世纪成为硬伤。哪怕改良增程的米格29,与苏27也非同一档次。米格已与苏霍伊合并,品牌没取消。能否重振雄风,有待历史检验。

苏式两家大型生产厂,一家在阿穆尔共青城,离我最北端不到千里。另一家坐落贝加尔湖西的伊尔库茨克。苏联解体军工大减,两家考虑关一家,牵连数万人的饭碗大事。工厂设备理论上可造锅碗餐具与婴儿推车,但终究不是个事。我运十下马,闻说有工程师卖冷饮。卖冷饮当然光荣,但迫于无奈就是社会资源浪费了,终究卖冷饮不能评工程师的。

俄政府思来算去最后两家都留。砍左右哪只手本就是难解,更得考虑社会救济成本。失业金政府要发,当年社会主义大锅饭,总不能说资本主义没饭了。工厂亏损无非政府补贴。工厂关门则要发长期救济金,还落个民怨沸腾。专业人材流散,闹不好也去卖冷饮了。

我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买苏27苏30还进口一条流水线,对俄罗斯算救急,但不能自称救命。至少俄军工要货,印度也是大户。我在邻家困难时当买家,邻家说声谢谢。再要逼邻家认我“救世主”,当年“老大哥”怒火中烧的。中华民族有三大美德,仍要记住谦虚一项。

航空技术有明显传承性。美国飞机制造厂职工,往往父辈甚至祖孙三代。技工学校优先招生,工厂优先录取。美国理论上契约社会,但熟人终究好办事。假如十个新工人,六个与老职工存在“叔侄关系”,这份亲近与长辈责任不言而喻。

我改革至今,基本没师徒关系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有道理的。当了师傅,就有义务向徒弟传授技术与相关人脉,许多时候师傅还得罩着。这就是终身为父的酬劳。现在这零后那零后十年一刀切,还号为“代沟”?泱泱中华五千年,想切成五百代吗?但就是这种狗屁切割,引得新一代牛气哄哄,以为闯荡江湖就一个爽。结果在“半熟人社会”中碰壁多多。

俄军工城自然形成小社会。美国有些城镇也如此,某民舍烟囱就是一段耀眼的导弹壳体!这等艺术烟囱,就是在展示这家的军工血缘。德国资本主义莱茵河模式,力避超大城市,强调城镇乡村的均衡。现我地铁将生活与工作远隔,挤地铁来回倒腾数小时。不算浪费生命,至少车钱倒腾没了。

伊尔库茨克到共青城,两千公里跨越仍属远东。这两座排名一二的规模,想想就震憾。俄罗斯保密意识很强,有些照片流出,更像广告或是情报伪装。现在公开的,共青城建苏35流水线。伊尔库茨克建苏34鸭嘴兽流水线。叙利亚反恐又与土耳其紧张,据说追加百来架苏30,这两个基地该三班倒了。当年两家都有预告:你们别总躺在设计局身上等饭吃,自己动脑筋,谁抢到生意算谁的!政策激励出成果,两家都有拳头产品,俄军自用与外销互补短长,资金周转良性循环。

中俄国情不同的根本点在哪?俄地域广阔资源丰富,人口仅我十分之一,可以拍板解决人头问题。相比两个大厂同时留,我上世纪国企改革,数千万产业工人被“买断”“卖断”,还美其名曰“给你当老板的机会”。公仆就没这机会,至今饭碗金光闪闪,编制也没精简,这就是公仆与领导阶级的区别。

许多下岗者术有专攻,但社会上没用。上海曾宣传纺织女工当空嫂,那是小概率的选美。东北不少女工改行成不能说,遇见厂长书记抱头痛哭。这样的事迹少有细述。毕竟改革成本巨大,太多的必须由工人农民这两个主人翁承担了。

俄罗斯考虑发失业金不如半干活歇着。还有一次养老金缺口,开半天会你推我搡,普京拍板能源部将利润切出先补窟窿,谁有别的办法请说!结果没人说,就这么定了!普京也怕得罪老人,少了选票要命的。我们拍板也会,但老年群体人数,比整个俄罗斯人口都多,谁拍烂桌子也凑不够钱来。再者北极熊穷惨到极,城里人还有十五亩田自个活命。我种哪?农村许多荒芜,老弱病残留守儿童,总不能种他们那点地吧?

这回苏35买卖,厂家说原汁原味俄文全留,不是考虑我飞行员精通俄文,而是表明出口品质没缩水,您仔细对照着验,少发同样卖货,越南潜艇比我先进,印度战机比我高档一类的牢骚。估计首架苏35后年将至,鸭嘴兽或许也卖我几架方便山寨或叫仿制,总之一切皆有可能。故祝愿北极熊两个大军工,能热气腾腾与时俱进,也让广大职工家属,能过上我们这般的小康生活。

2015年12月7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