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在美国偷拍航空母舰,差点被抓

最近读新闻,说山东一呆萌青年,被境外一家军事普及刊物的主编策反去我国一航母基地外偷拍搞间谍活动,这小子随身带了一个望远镜,还没有拿出来看,就被我暗中埋伏的警卫逮了个正着。这使我想起了不久前我在美国偷拍航母的情形。用望远镜偷窃机密这说明呆萌是只菜鸟,像我等职业间谍要拿到机密讲究的是离目标有多近。

让我从头说起吧。

当今间谍世界,顶尖的刷子就剩两把了,除了本人口袋里有一把,另一把就在007手中。但007垂垂老矣,早已解甲归田。我便有了那种天下无敌手的孤独感,也萌生退意。

数年前就在我预备要告别谍海时,有个晚上,接到了一个电话,我一看号码,知道是上峰来电。如果没有紧急情况,上峰是绝对不会这个时段打搅我的。我按了接听键,也不等对方说话,就说到:老板,有什么需要效劳的就直接说吧。那边传来爽朗的笑声,“果然是痛快人,快人快语,那好吧,我就不客套了。明天归队,给你来点刺激的。”

第二天,上峰带我进了一间隔音的房间,说到,“这次请你出山,事关重大。你大概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航母就要搞成了,但几个关键的数据还出不来。你去一趟那边,设法把这几组数据搞回来。”

我以为是什么大了不起的事。这种小事也劳我去?但既然是上峰亲自下达命令,我就走一趟吧。

美国航母基地在Virginia州。

Virginia州频临大西洋,风光旖旎。那一带有几个名城,the Chesapeake Bay,Virginia Beach,Norfolk以及Newport News市,这些城市都连在一起了,有点像我们的珠江三角洲,深圳、广州、珠海、香港都连在一起。这里离首都华盛顿不是很远,来往游客很多。我的美国行程中第一站是华盛顿,这样看起来我是游客。但我在华盛顿虚晃一枪后,就租了部车直奔Norfolk、Newport News市。

到了Norfolk,我先去了一家教会访问。主日崇拜完了后,教会牧师问我有什么感兴趣、想要参观的地方。我就报出了美国海军基地,说想去那里看看。这时牧师说,正好,我们教会里有一退休老工人,此人以前在那船厂工作,专门制造航空母舰。我一听大喜,这岂不是天赐良机?其实,我此行拜会这间教会的牧师的真正目的正是想设法接近美国的航空母舰。

牧师喊了声:“Michael, Here is a Chinese brother you can entertain this afternoon.”麦克大声回答说,没有问题。

然后我就上了麦克的车。麦克退休了,所以至少有65岁以上吧,但是他仍旧十分壮实,看得出,是位地地道道的工人阶级出身。我要依靠的就是工人阶级。说不定哪天我带队来解放美帝国主义领土时,还得需要工人阶级弟兄带路。

我说,“Dude, I would like the see the base. Is that OK with you?”他说,你找对人了。我对那里最熟悉。现在海军正在那里制造一艘最大的航母,我可以带你找个很好的角度,很清楚地观察。我心里窃喜,美国人普遍阶级斗争觉悟不高,真的呆萌。

很快我们就进入船坞区域了,我四周暗中留意,想出现紧急状况时如何撤退。撤退的路很多,因为这一带很宽敞,同时觉得有一点奇怪,就是没有见到任何警示牌,例如,“军事重地,严禁靠近”之类。也没有见到什么哨兵。但是还是要小心为妙,说不定CIA什么地方布了暗哨。

忽然,前面茂密的野草逆风动了动。我马上警觉叫Michael蹲下。他问,Why?我说,有人。这时就见一只鹿跑了出来,飞奔而逝。

我离那航母只有几十米不到的距离时停下,找了个稍微高点的地方,整个航母一览无余。我猫下身,掏出了我在国内特别定制的Lenovo手机。这款手机表面上看是手机,但是里面暗含了照相机功能。这是007都没有见过的顶级间谍照相机。我很专业地开始了拍摄。拍了一组照片后,为了以后取信于上峰,我又冒险站了起来,以航母为背景照了一张自拍像。免得以后有人嫉妒说我的情报是从网上抄袭来的。

照够了后,我对麦克说,可以走了。同时我又特别提醒了他一句,说,“If CIA pops up now, you cannot turn me in.”(如果CIA此时出现,你绝对不能出卖我呀。)麦克很仗义,坚决地说,“Absolutely, I see nothing.”(我绝对什么都没有看见。) 对这次行动我很是满意。

正在我自我陶醉时,麦克谈谈地说了句,Google地图上,这首航母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图像绝对高清。他就一句话,在我的成就感上浇了一盆咸咸的凉凉的海水。

麦克知道自己说话没有说好,就赶紧做弥补讨好地说道,我明天带你进去美国海军基地,直接登上航母如何?还是核动力的。可好?我一听又大喜起来。说,那敢情好。想不到这工人阶级还有如此的神通。

第二天,麦克果然开车把我带到了美国海军基地。先到了一个候车室模样的小房子,里面已经有了一些人。每人被要求出示驾照或任何身份证,美国人、外国人都一样。我出示了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登记了一下。我们这一行人就被带进了一部游览车。游览车进入海军基地大门时,守卫兵看了一眼就放行了。美国军事基地就像一个普通的住宅区,没有太多的军人来来往往。最后游览车停到了核动力航空母舰前,大家嘻嘻哈哈登上航母。

我看见了一个小门,没有完全关紧。根据我事先的沙盘推演,我知道,进这门直走,拐两拐就能进入航母的作战指挥中心。我心中暗暗叫好,真是天赐良机。就在我要进入此门时,手机震动起来。我悄悄掏出手机,看见了短信提示,就点击打开。一看,背脊骨都凉透了。上面写着:行动暴露,立即取消。

世界上,只有一人知道我的这个美国号码,他冒死给我发消息,说明形势十分危险。他给我发此信息,也意味着他有被暴露的可能。这个人就是斯诺登。

我将跨入了门的一条腿收了回来。就在这时,只见狭路的两头都过来四条壮汉。我镇定自若地说了声:Excuse me, I want to pee, where is the bathroom? 这几个人面面相觑,放开一条路,指着前面,说,Over there.

要不是因为我,斯诺登也不会仓皇出逃。他是够义气的了。这是后话。

在回程的游览车上,一位同胞模样的人坐在了我身边,与我攀谈起来。他开始大谈美国航母如何如何厉害。我一听就知道他是CIA的人,不过是想在我这里套情报。我心里说,美狗,我陪你玩。然后就扔了根骨头给他。我把中国的一个绝密情报透露了给他。这个情报是我军战略忽悠局局长张召忠将军曾私下讲给我听的。我说,航母有什么了不起?我军在沿海一带都种植了茂密的sea grass,只要美国航母一靠近,就会被缠住,美舰立即得瘫痪。这CIA的探员听得一愣一愣的。

几天后,我平安地回到了上峰办公室。我对他说,你这里肯定出了内鬼。我的老命差点给丢了。这是我唯一的一次失手。上峰安慰我说,不要紧,我们中国人有足够的智慧,虽然你出师不利,但我们自己已经研发出了那几组关键的数据。我们辽宁号终能顺利下水的。

2014年12月于广州流花车站。

后记,把一军事发烧友当做间谍去抓,只能说是愚民政策。有诗为证:

呆萌鲁少不识愁,却有黄雀在后头,相机望远当谍具,愚民政策何时休?

注:以上纯属虚构。但这几件事是真实的:Michael带我去美国生产航母的船坞参观过;我登上过核潜艇和航母旅游;google上可以看到高清航母图片;海带战确实是张召忠所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