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海军曝新航母下水时间 五代机T50将上舰

去年的事件,一方面是最近几年俄罗斯与北约关系趋势的逻辑发展,另一方面,标志着形势发生了质的变化。俄罗斯与北约在整个后苏联时期走向公开对抗以及关系随之严重冷却不能不导致武装力量发展计划发生变化,特别是象海军这种在政治上具有特殊意义的军种。

远洋兵力的发展计划可能变化最大。首先是发展重点发生变化。海军正在从在海外显示存在和投射力量重返确保海基核力量的战斗稳定性和对抗“潜在敌人”打击兵力,主要是航母和登陆兵力的传统任务。预计这些变化将导致大幅度调整发展计划,不过调整将不会太痛苦,因为新的远洋海军建设还没有正经开始。

航母梦

在海军未来发展计划中,航空母舰仍然前途未卜,尽管海军代表曾经介绍了一些研发情况,但没有披露新舰问世的大概时间。

俄罗斯海军海军航空兵司令伊戈尔•科仁少将2015年2月14日在“莫斯科回声”无线电台的节目中说,俄罗斯海军第一艘新型航空母舰的建造从奠基到初步形成战斗力将需要8-10年时间,但他既没有透露计划何时开始建造,也没有透露由哪家工建造厂。他还明确,目前已经完成部分科研工作,已经有了经过仔细研究的设计方案。他还说,以后批量建造速度可能大幅度提高——每3-4年一艘。

俄罗斯海军副总司令维克多•布尔苏克早些时候曾说,俄罗斯新航母将在2030年后建成。一些专家认为,新航母将在北方机器制造厂水池改造工作完成之后开始建造。目前该厂正在对“纳希莫夫海军上将”号重型核动力导弹巡洋舰进行大修和改进,此后将修理“彼得大帝”号巡洋舰和“苏联海军元帅库兹涅佐夫”号航空母舰。

在改造过程中将扩大水池的水门,从而可以建造和修理排水量10万吨或更大的军舰或民用船只。至今曾在这里修造过的最大军舰是印度海军的“维克拉马蒂亚”号航母(由苏联“苏联海军元帅戈尔什科夫”号改装而来)。

俄罗斯海军新航母从2000年代中期就开始设计。据悉,俄海军最希望建造排水量约8万吨、搭载大约60架飞行器(包括各种飞机、直升机和无人机)的核动力航母。据报道,目前正在试验的T-50第五代战斗机将是未来的舰载战斗机的原型。

关于航母目前最模糊的问题是新一代设备的研发问题,首先是弹射器,以及舰载远程雷达警戒与控制飞机的研制问题。同时需要指出,设备方面的大部分工作可在航母建造过程中完成,而舰载雷达警戒与控制飞机可能在第一艘航母建成后投入使用。

俄罗斯目前的经济状况没有给航母支持者很多机会来实现其想法,但是外推外国军舰安全机动区,使其尽可能远离俄罗斯海岸的必要性可能会胜过经济因素,特别是考虑到美国海军当前和未来的航母将构成的威胁。

航母反对者的论据看上去相当有力:制造首舰、护航战舰和舰载机需要3000-5000亿卢布,在经费短缺的情况下这些钱可以花得更加合理,例如,可以用于加强核潜艇和岸基航空兵,再添置4-5艘885型核潜艇和数十架多用途战斗机或巡逻机。这不仅能提高海军对抗主要的潜在对手的能力,还增加了在俄罗斯周边局部冲突中使用海军的可能性:增加的现代化巡航导弹运载工具和多用途战斗机在这样的冲突中任何时候都不多余。

不过,围绕航母命运的讨论暂时还在持续,讨论结果很可能在未来1-2年内揭晓。

远征部队:用什么替代“西北风”?

主要使命是在远方显示存在的“西北风”级通用登陆舰很难与新的政治现实相协调。据接近俄罗斯国防部的权威人士称,国防部领导人已经做好了法国可能拒绝交付“西北风”级通用登陆舰的思想准备,认为返还的货款加上违约金可以有更好的用处。

与此同时,很显然,如果“符拉迪沃斯托克”和“塞瓦斯托波尔”号能交付,它们首先要担负指挥舰的职能——海军在事件的任何发展情况下都需要这样的战斗单位。

同时,据悉正在研究用不同于“西北风”级舰的舰种作为海军未来远征部队的基础:海军和造船工业代表以前曾说过他们想得到什么样的战舰用于实施超地平线登陆构想。这种战舰类似于荷兰“鹿特丹”级其改进型——“约翰•德维特”级两栖船坞登陆舰。其排水量为14000-16000吨,可搭载500-600名海军陆战队员、6-8架直升机和全套登陆-上陆器材,后者包括从“黄道带”级冲锋艇、两栖装甲车到登陆艇(能送1个海军陆战连、火炮和重型装甲车辆(包括主战坦克)到岸边)在内的各种工具。

根据一些声明判断,俄方在认真地研究为海军设计和建造类似战舰的可能性。据粗略估计,对这种战舰的需求为5-6艘,在经济形势转好的情况下为8艘(部署在北方联合战略司令部和远东)。加上批量建造11711型即“伊万•格林”级大型登陆舰,这将使海军远征力量彻底换装,并赋予它们新的能力。

说到这些装备对于俄罗斯国防目标的现实必要性,可以举以下例子。专家认为,对于俄罗斯来说,一种完全现实的冲突情况是日本按照“福克兰”方案(马岛战争——译者注)攻击千岛群岛,然后组织防御,对付俄罗斯可能进行的反突击。但是,如果在太平洋有一支不可轻视的海军陆战力量,以及能在受到威胁时避免受到敌人第一次突然打击而疏散和隐蔽战舰的发达驻扎设施,日本将不得不考虑事态可能有其他的发展,例如作为对攻击千岛群岛的回应,登陆兵直接在北海道突然登陆。同时,考虑到靠近有着航空和港口基础设施、能在那里大规模展开航空兵和陆军兵力的萨哈林岛,海军陆战队占领的滩头阵地可得到可靠的掩护,并能在头几天得到上陆的2-3个陆军旅和空降兵的加强。

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及日本考虑相应俄罗斯兵力存在的必要性可能是千岛群岛最好的安全保障。

大型战舰:巡洋舰归来

两艘核动力导弹巡洋舰——“纳希莫夫海军上将”号和“彼得大帝”号——的改进计划几乎可以确定不会改变,前者今年已经开始,后者将在未来4-5年进行大修和改进。原因首先在于这些战舰的能力范围:大量的通用发射装置能够使用海军目前所有的导弹,在海上战争的任何情况中都有用武之地。第二个论据是新型远洋战舰研制工作推迟:现役战舰经改进可以填补时间缺口。

这同样也涉及到1164型燃气涡轮导弹巡洋舰的改进计划,显然它在海军中的服役时间不会少于50年。至于代号为“领舰”的新型远洋战舰的建造计划,在最乐观的情况下,预计首舰2017年开始建造,2023-2025年前列装,并在2020年代前半期展开批量建造。与正在改进的巡洋舰一样,这种战舰的关键特点是发射装置标准化,导弹系统通用化,从而在任何情况下都有用武之地。

远海护卫舰继续是海军远海造舰计划的基础,包括2个型号:最新的22350型和折衷的11356R型护卫舰。以为印度研制的11356型(采用的了苏联1135型即“海燕”级护卫舰的舰体和全舰机械装置)为原型研制的11356R型护卫舰在造舰计划中的出现,是22350型护卫舰建造出现问题造成的。

这些困难与其说与军舰制造有关,不如说与新系统和部件(从动力装置到防空导弹系统、火炮、声纳)的供应有关,虽然正在得到解决,但显然两型战舰的建造计划都在不可避免地因乌克兰危机而延迟。

如果未来2-3年与乌克兰在这方面的关系不能正常化,那么俄罗斯工业部门在燃气涡轮动力装置的生产方面需要消除对位于尼古拉耶夫的协作单位的依赖。考虑到位于雷宾斯克的“土星”科研生产联合体的潜力及其现有的成果,可以认为这项任务是可以解决的,但显然,无论是到2016年建造6艘11356型护卫舰的合同,还是到2018年前建造8艘22350型护卫舰的计划,都完成不了。除雷宾斯克外,相应的计划中还指出了位于萨马拉和彼尔姆的的发动机制造企业,因此可以说,除圣彼得堡的克利莫夫和莫斯科的“礼炮”外,俄罗斯所有的专业制造商实际上都被吸收参加解决舰用燃气涡轮机的问题。

然而用于解决这些问题的时间段不到2-3年。在这期间应重视现役护卫舰和大型反潜舰的修理与改进。众所周知,1155型大型反潜舰需要认真修理,以恢复动力装置的所有功能。956型驱逐舰大修和改进的合理性还在争论之中——在对最终结果的效能没有信心的情况下,并非很成功的动力装置使这项工作相当昂贵。可能随着配套设备问题的解决,该型战舰的补充订货可期。目前第三批3艘(暂时已订购6艘)11356R型护卫舰的问题被认为已经实际解决,并且不排除其总数将增加到12艘。最新的22350型舰也是这样。

潜艇:再次对抗

俄罗斯潜艇部队,首先是核潜艇部队仍然是海军作战实力的基础。这首先涉及到海基战略核力量。在目前政治形势下,海基战略核力量的重要性只会提高:无论是经改进后的苏制“海豚”级,还是最新的“北风之神”级,战略核潜艇的隐蔽性和机动性保证在敌人进行首先打击时己方海基战略核力量具有很高的稳定性,并且突破敌反导防御系统的概率很大。

与此同时,如果说建设包括海基部分在内的战略核力量是为了永不使用,那么多用途核潜艇则相反,需要做好更高强度使用的准备。俄罗斯海军无论如何需要解决“大洋遏制”的问题——对敌人海基战略核力量的战斗稳定性及其水面舰面构成持续威胁。这要求加快建造新型多用途核潜艇和扩大苏制潜艇的改进计划。还需要同样重视需要在黑海、波罗的海和部分地在地中海、日本海及近岸洋区执行战斗任务的非核潜艇。

同时需要注意到,即使在相对平静的1990-2000年代,水下对抗都比水上尖锐得多。有足够的理由认为,对抗可能会升温,特别是随着俄海军开始列装量产的新潜艇和改进型潜艇。

小型舰艇

在由轻型护卫舰、导弹艇和小型反潜舰及其他被称作“白蛉舰队”的战斗单位组成的近海兵力,预计不会发生彻底的更新。首先,因为需要迅速更新大量苏制老化舰艇,在这里需要简单地扩大建造规模。

这一领域的变化可能涉及20380/20385型轻型护卫舰的命运。最初该型战舰被认为在近海执行任务过于昂贵和复杂,现在它们作为战舰制造计划的组成部分重新得到考虑:2艘轻型护卫舰应于2015年2月20日在北方造船厂开工。立场发生变化的原因是,对护卫舰燃气涡轮动力装置生产的掌握可能延迟。在这种情况下,装备强大武器的该型轻型护卫舰可能临时顶替护卫舰,直到后者的动力装置问题解决。

最主要的变化在这里显然已经发生了:据悉,22380/22385型轻型护卫舰被认为用于在近海执行任务过于昂贵和复杂,其建造计划将被削减,而可能仅限于已经建造和开工的战舰(已建成4艘,还有5艘在造)。根据一切迹象判断,22160型轻型护卫舰将成为俄海军主要的轻型护卫舰,该型舰已于2014年开始建造。因为成本较低,武器组成简单,该型战舰潜在地可以大量建造,同时现代化的俄制武器系统加上其他装备使俄海军在近海能保持与主要邻国海军的平衡,并能在远海和洋区对海军主力提供有效的支援。

冷战现实的重现要求批判地看待海军在这种情况下完成文首提到的主要任务的能力,包括:保障战略核力量的战斗稳定性和与敌大型水面战舰和编队首先是其航母作战的准备程度。同时,必要时在远离本国边界的俄罗斯重要利益地区采取行动。重点如何分配暂时不得而知,但是以北方舰队为基础的“北方”联合战略司令部的成立,在地中海保持经常性存在和在远方的政治积极性,包括定期访问拉美友好国家港口的计划都不会把海军拉回我国海岸。

显然,与苏联一样,俄罗斯领导人视海军为最重要的政治和军事工具。俄罗斯海军在2008年俄格冲突、2011-2014年叙利亚冲突以及2014年2-3月克里米亚危机中的作用尚待研究。

这些事件表明,海军即使不在最好的状态下,也能显示完成重要政治任务的能力——从直接与敌作战(2008年海军陆战队和战舰的行动)到运输军用物资(叙利亚)和遏制对手,包括距离关键事件发生地数百海里甚至数千海里。由此可以断定,海军有很多发展方向,但可以肯定的是,俄罗斯不会放弃大洋海军这个重要的政治工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