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导读: 在美国阿拉斯加西端,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岛阿图岛,这座无人岛是美国的一处军事禁地,只有少数美国海岸警卫队员上岛巡查外。最近几年,岛上的军事基地遭到彻底废弃,彻底成了荒无人烟的一座孤岛。但很难想象的是,几十年前,这里曾是上万人舍命厮杀的战场,日军在这里首次发出了“皇军玉碎”的哀叹。在这里至今仍然还有着一座日本人树立的纪念碑。

在美国的领土上,为什么会有日本军人的纪念碑?在这块日军第一次开始“玉碎”的荒芜土地上,埋藏着怎么样的一段惨烈的历史呢?这场战斗中,美军非作战部队的工程兵又是如何力挽狂澜,击溃已经打到美军指挥部的日军的呢?

日军在中途岛完败之后,山本五十六随即命令北方编队返航。可北方编队一心要在阿留申群岛教训一下美国人,将日军军旗插上美国国土。而美军根本不相信日军会来突袭荒芜的小岛。

就在1942年10月,日军登陆阿图岛。他们就像是观光客,没有美军来拦截他们,只有阿图岛上特有的岩雷鸟看着这群杀气腾腾的日军登陆。阿图岛是美国阿拉斯加州阿留申群岛中最西端的一个岛屿。日军此次对阿图岛的占领,却是美国自1812年独立战争以来,美国领土唯一一次被外国军队侵占。两天后,美军侦察机才发现,美国已经失去了这块领土。

美国的领土上,为什么会有日本军人的纪念碑

时不我待,此时正处美军在太平洋战场开始转入反攻之际,阿图岛便率先出现在了美军的战略沙盘之上。1943年5月12日,从南太平洋的所罗门群岛调任北太平洋方面军司令官金凯德少将,率领“内华达”号、“宾夕法尼亚”号、“爱达荷”号战列舰,以及美陆军第7步兵师一万一千多人,向基斯卡岛、阿图岛上的日军发起了进攻。

“内华达”号、“宾夕法尼亚”号在这次进攻中的表现特别勇猛,原来这两艘战列舰都在珍珠港事件中遭到日军重创,经过修理后,阿图岛战役是他们重返战场参加的首次重大战役,他们急于报珍珠港的一箭之仇,向阿图岛进行了炮火覆盖。然而,日军构筑的坚固的防御阵地抵挡住了炮火攻击,美军只有登陆与日军决一死战。

阿图岛,与日语中的“热”发音相似,被日本命名为热田岛,但实际上气候极为寒冷,长年刮着强风,一年间只有约十天左右的晴天。美军登陆部队第7步兵师刚从炎热的加利福尼亚州赶来,日军便决定利用这岛上的寒冷,全力拖住对气候极不习惯的美军。日军武器不多,只能使用步枪、机关枪、和少数迫击炮、高射炮,来对抗不断利用舰炮和飞机进行轰炸的美军,为弥补武器的劣势,日军决定利用熟悉岛上地形的优势,采取奇袭战术。

在卧牛山和虎山之间,日军从三个方向突然朝山谷里的美军发起攻击,第17团团长厄尔上校战死,美军陷入混乱,损失巨大。从此,这个山谷便被美军称为杀戮山谷。美军进攻遇阻,只好稳扎稳打,利用猛烈而精确的炮火攻击,给日军巨大杀伤。然而,美军士兵一次又一次进攻冲锋,都被顽强抵抗的日军打退,两军在狮子山和将军山等阵地还发生了惨烈的白刃战,到了21号,日军兵力减少到一千人。29号,美军已经利用夜袭突击占领了日军几乎所有的阵地。

就在这一天,山崎保代将残存的300多日军召集到一起,向东京大本营发去了最后的电报,然后日军重伤员就地自杀,山崎保代亲自率领剩下的日军,端起刺刀,甚至是削尖的木棍,向美军发起了自杀式冲锋日本战后发掘遗骨时发现,在最前面的一具遗骨,就是当时率日军反攻,冲锋在在最前面的司令官山崎保代。

此时以为胜局已定、等待日军投降的美军,没想到日军会从包围圈里,高喊着“天皇万岁”发起疯狂的冲锋,美军的阵地一个又一个遭到突破,战局神奇逆转,残余的日军居然一直杀到了第7步兵师师部附近,千钧一发之际,幸亏师部还有一群原本没有作战任务的美军工程兵,他们纷纷拿起武器反击,最终,这批前赴后继冲锋的残余日军全部被击毙。

美国的领土上,为什么会有日本军人的纪念碑

阿图岛上2665名驻岛日军,除27人自杀未死被俘外,其余全部战死或自杀。惨况让日本国民大受震撼,为消除惨败带来的负面影响,日军陆军大肆展开宣传,用从中国《北齐书》里拿来的“玉碎”一词,代替了“全军覆没”。

为了鼓舞士气,日军还制作了这首要求全体国民传唱的国民歌——阿图岛血战勇士国民歌。歌中唱到,山崎司令官从未要过一兵一弹的增援,却时刻发电将敌情传回祖国。但在实际上,山崎司令官多次请求增援,但日军大本营已经对这个远在阿拉斯加附近的小岛失去了兴趣,不愿再为了救援近三千的守岛官兵分兵,让他们自生自灭。

据说昭和天皇听到阿图岛战役的事情后,向参谋总长杉山元说:“你们一直英勇坚持到了最后,将此告诉守岛的将士们”,杉山元说:“全员战死,已经无人接收了。”天皇说,即便如此,还是发出去吧!天皇对守岛官兵的深厚感情被四处传颂,但实际上,据亲历者真田穣一郎回忆,天皇听了,什么都没有说。

美国的领土上,为什么会有日本军人的纪念碑

1987年,日本政府以纪念和平为名,在工程兵岭附近修建了“北太平洋战死者之碑”,阿图岛的“玉碎”和“万岁冲锋”,至今还在日本国内广泛传颂。但如果日本真正要纪念和平,抚慰死者,恐怕关键在于反思,反思那场将人的生命视作草芥的侵略战争,反思给本国和世界人民带来巨大伤害的军国主义法西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