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长烟滚滚苍穹逝,黄沙浩浩金胄穿。

首辅欲兴罗马稷,百万乌合下海阴。

整装抖擞激昂去,军旗残破颓唐归。

首辅自觉戈不利,恭面元首求救兵。

轴心之颜不可丧,隆美尔遂下非洲。

即至北非百余日,不落雄狮退三千。

役役帝国未败绩,沙漠之狐人人称。

金质权杖振其臂,钻石橡叶励其膺。

虽为大帅将其军,会逢士卒亦可亲。

戎装之品同常卒,未近丝竹八百天。

军团虽无精器利,亦破数倍之强敌。

惜天不济其时运,阿拉曼役其未挥。

遂使同盟收其地,帝国失利于北非。

鹰乘火炬击长空,北非军团百日殇。

西西里役复不利,罗马恨退轴心营。

奉守大西洋壁垒,日日忧国不能寐。

六月六日炮长鸣,划破长空十万里。

帝国之卜偏其地,元帅未临阵控兵。

其妻生辰于当日,故止可叹其命盘。

七月十七负重创,廿日元首即遇刺。

鲍曼向与其不和,理狱引缠其入之。

虽书元首表其謇,元首犹赐其自戕。

四四十月十四日,一代名将终成殇。

帝国终已湮于世,沙漠之狐气长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