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蒋公国民政府,将日本214万战俘,好吃好喝好招待,以华夏宽容之心,希望感化小日本这群半人半兽,更是宣布所谓以德报怨,没有要求战争赔,当然民国是为了灭TG放在第一位,甚至居然想到请日本人座顾问对付TG。而后来的周恩来在1972年依然延续免除日本人战争赔款,都说当年为了打开国际,不得已而为之,其实日本当时也打算赔款,只要别太多,而最搞的是,现在一些鬼子居然拿没有赔款来进行辩驳,说什么既然没有战争赔款,那就没有败给中国人。所以,中国人的宽大,导致小日本从没正眼瞧过中国,更没有感激之心,拿中国人的宽恕当成软弱。

再看苏联人对鬼子的态度。

二战结束时,苏联俘获日本战俘60万,全部押往苏联做苦力,而苏联最后归还的日本战俘只有40万,那20万战俘永远埋葬在西伯利亚的土地上。日本人都不敢提那死亡的20万战俘问题,那回去的40万日本战俘,已经将苏联人的恐怖做法传遍了日本整个民族,所以到了21世纪了,日本人对俄罗斯必恭必敬,那是给吓得。日军战俘被分配到矿上做苦力。生活过的很惨。在寒冷的西伯利亚地区他们只能穿着单薄的外套,而且矿上没有住所,没有厨房,没有厕所。必须他们自己动身搭建。 当然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夜幕降临的西伯利亚,气温骤将到零下几十度,寒风呼呼地刮着,好多人睡着睡着就死去了,第二天早上一看都成了“冰棍”。就这样。一个冬季下来,光冻死的记录在册的就有55000多人。

根据后世公布的资料,日本战俘不仅在苏联的工矿企业劳动,而且还为苏联的一系列城市的建设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比如,阿穆尔河上的共青城,就有39400名日本战俘参与了这座共青城的建设。同样,日本战俘在哈萨克斯坦的城市建设中也留下了自己的足迹,在哈萨克首都阿拉木图,日本战俘居住在潘菲洛夫大街与阿雷奇娜娅大街交会处专门搭建的简易窝棚里,而他们为阿拉木图不仅建筑了一座座居民楼,而且还建筑了科学院大楼、科学家之家大楼、原哈萨克内务部大楼、旧机场,此外他们还建起了阿拉木图重型机器制造厂和电车场,所有这些工程和建筑物至今仍在装扮着阿拉木图。

苏联当局当时不愿意归还日本战俘一方面是因为劳动力缺乏,另一方面是因为日本战俘干起活来非常的卖力,根据当年日本战俘劳改营看守鲍里斯.彼得罗维奇.斯维里多夫的评价是:“日本战俘在泥炭开采场工作,干活非常卖力,从不偷懒。”曾经研究过许多有关日本战俘问题档案材料的俄罗斯观察家日尔诺夫也指出:日本战俘工作勤奋、认真、组织纪律性强,“日本战俘的工作效率要比苏联工人和苏联囚犯好得多,因此在很长时间里苏联都不太愿意释放这些日本战俘回国。

而且一些被俘虏的日本军官带有东西,到了苏联之后,苏联士兵不好意思夺走,让苏联大妈冲上去把日本俘虏身上的东西全都扒走了,站在一边的苏联大兵根本就不管,甚至在日本人提出抗议之后都没人搭理,如果喊的声音太大了。反而会受到一枪托。

美国大兵在日本糟蹋了那么多年,日本人还不是拿人家当大爷看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