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导读:

日军参谋总长载仁亲王命令,明确要求日军在淞沪会战后,限制战争规模,不可越过苏州到嘉兴一线,不可攻击南京。为什么好战的日军,会发布这样一道自我克制的命令。他们会停下侵略的铁蹄吗?

1937年11月初,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正在对中日战争进行调停。

日本参谋次长多田骏,曾向海军表示,陆军准备对付苏联,不能把精力放在中国,拿下上海之后,就要促成停战,在保持蒋介石面子的情况下,诱逼其接受投降条件。

在中国军队从上海全面撤退的前一天,多田以参谋总长的名义,发布这道命令,划出了从苏州到嘉兴的一条线,严令日军不许跨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但前线日军迅速发生了反弹。11月15日,日军第十军召开会议,决定:“毅然自作主张,向南京发起追击,不惜独自占领南京。”

19日,第十军报告参谋本部,表示已向南京方向发起进攻。

多田大吃一惊,他质问对方,为什么不服从命令?华中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亲自回答了多田。

松井表示,南京具有至关重要的战略价值,攻下敌人首都,敌人就会乖乖求和了,那么,一直困挠日本朝野的中国问题,就能彻底解决。

松井的底气来自于一次会面,踏上侵略战场之前,日本陆军大臣杉山元,到车站送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杉山曾提出著名的“三月亡华论”,正是他,和松井约定,此行一定要攻下南京,逼中国投降。

现在,机会就在松井面前。

由于蒋介石指挥失误,上海的中国军队撤退极为仓促,大撤退,演变成了一场大溃退。上海之后的第二道、第三道防线,接连被主动放弃,号称“中国马奇诺”的吴福防线却无人防守,大量重型装备和水泥掩体白白送给了日军,南京门户洞开。

危急关头,蒋介石在官邸召开高层会议,商讨防守南京。抗日名将李宗仁主张,南京已经无险可守、无兵可守,为减少百姓伤亡,应撤出军民,宣布南京为不设防城市。这个主张,也得到了德国顾问在内的众多人支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但以唐生智为代表的主战派,愤然起身,大骂李宗仁是投降,两派争执不下。蒋介石也犹豫不决,他认为,南京确实守不住了,只会白白牺牲军民,但碍于国际观瞻,还是守一下好。

蒋介石问,谁可以挑起这个担子,满座国军将领,竟无人应答。

蒋介石说:“那就我来守吧!如果我牺牲了,你们继续抗日。”

此时唐生智主动请缨:“军人以身许国,当此危难之际,誓与南京共存亡。”

中国军队誓言死守南京的同时,日军也统一意见,决定攻占南京。

11月24日,在杉山元等强硬派的压力下,多田骏只得正式宣布,废除限制日军进攻的命令,同意进攻南京。日军很快兵临城下,南京守将唐生智,这位著名军事学家蒋百里的得意门生,将如何应战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唐生智为了表示破釜沉舟的决心,下令撤退江边所有渡轮;又禁止任何部队和军人渡江;命令守军,凡遇到撤退渡江的任何军民,都可以开枪射击。

十万疲兵,和数十万百姓困在城中,等待与凶残的日寇,决一死战。已经撤离南京的蒋介石,一直挂念着南京城的安危。他向正在参加九国公约会议的顾维钧发去电报,请求各国协助中国与日本交涉,阻止日军进军南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结果英国表达中立,美国声明不介入战争,法国则表示无能为力,顾维钧气愤难耐,多次抗议会议不作为,不对日本进行任何制裁。11月30日,英美等友邦国家纷纷袖手旁观,表示这一次帮不上忙了。

郁闷的蒋介石只得求助斯大林:“中国今为民族生存与国际义务,已竭尽其最后、最大之力量矣,且已不得已退守南京,惟待友邦苏俄实力之应援,甚望先生当机立断,仗义兴师。”

一贯漠视国际公约的斯大林,这次回复说:九国公约会议决定制裁日本,苏联才可能出兵。12月2日,四处求援不成的蒋介石,绝望地向德国大使陶德曼表示,以保全领土主权为基础,愿与日本进行和平谈判。

然而,此时,日军对蒋介石的回应不予理睬。12月11日晚,为了保住守城军民的性命,无计可施的蒋介石急电唐生智:“如情势不能久持时,可相机撤退,以图整理而期反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2月12日,日军攻入南京城中。

下午,唐生智匆忙下令全军撤退。

他在当晚抛下守城将士,乘坐事先偷偷保留的小火轮,逃跑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守城战士还在与日军肉搏,据日本媒体这一天的报道,中国军队“极为顽强”、两军展开“浴血肉搏”。但守军不知道的是,自己的统帅已经弃城逃跑。

由于统帅提前逃跑,撤退组织出现混乱。

后方的中国军队,由于还没有接到撤退命令,不让前线军队撤退,双方一度火拼,很多人自相残踏致死。就连刚从前线血战撤退下来的谢承瑞少将,也被自己的人挤倒,被踩身亡。

江边挤满了争相逃命的军民。而长江上几乎没有一只船。为了突围,很多士兵自己扎木筏,更多的人跳入江中,成为日本军舰扫射的活靶子。 据当时军舰上的日军回忆:“这已经不是战争了,完全已是一场屠杀”。

大量军民无路可逃,又退回城里,成百上千的军人各自为战,同潮水般涌来的日军拼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南京市长兼警备司令萧山令振臂高呼:“杀身成仁,今日是也!” 率领剩余官兵挺着刺刀,与日军展开肉搏,直至全部壮烈牺牲。

南京保卫战这一仗,中国军队17位将军壮烈殉国,他们的遗体落入日军之手,再也无法找回。

日本人以为,守城将领唐生智的逃跑行为,绝对够得上枪毙。

朝日新闻迫不及待地报道,唐生智被判死刑,但实际上,唐生智只是被免除了职务,回家乡闲居。

南京,国民政府首都,被一群魔鬼占据了,它们将把这座伤痕累累的六朝古都,变成一座恐怖的——人间地狱。

南京保卫战中国军队牺牲将领录

萧山令(1892-1937) 宪兵司令部副司令兼代理首都警察厅厅长、南京市长等,追赠中将。

朱赤(1900-1937) 第八十八师二六二旅少将旅长。

高致嵩(1898-1937) 第八十八师264旅少将旅长。

易安华(1900-1937) 第八十七师二五九旅少将旅长。

罗策群(1893-1937) 第六十六军一五九师少将副师长。

姚中英(1896-1937) 第八十三军一五六师少将参谋长。

司徒非(1893-1937) 第六十六军一六O师少将参谋长。

李兰池(1899-1937) 第五十七军一一二师少将副师长。

刘国用(1898-1937) 第七十四军五十八师一七四旅少将副旅长。

蓝运东(1899-1937) 预备第十师少将参谋长。

万全策(1902-1937) 教导总队第一旅少将参谋长。

雷震(1901-1937) 教导总队第3旅上校副旅长,追赠少将。

谢承瑞(1905-1937) 教导总队第一旅二团上校团长,追赠少将。

华品章(1902-1937) 第八十八师二六二旅上校副旅长,追赠少将。

韩宪元 (1902-1937) 第八十八师二六二旅五二四团上校团长,追赠少将。

黄纪福(1902-1937) 第六十六军一五九师四七七旅上校副旅长,追赠少将。

蔡如柏(?-1937) 第六十六军一六O师九五六团上校团长,追赠少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