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民权委员会近日致信美司法部长林奇,要求她就近来华裔科学家屡陷中国间谍冤案开展调查。民权委员会是隶属于美国联邦政府的一个独立机构,它在信中列举了国家气象局水文专家陈霞芬和天普大学物理系教授郗小星分别遭遇间谍冤案始末,指出检方证据都出现“严重错误”,要求查明联邦调查人员和检控人员办案时是否“过度考量”了种族因素。

本月有多名美国亚裔议员发出呼吁,要求检讨一系列冤案是否有“种族定性”的歧视问题。他们认为美国“有一种把华人科学家定性为中国间谍的习惯与模式,哪怕没有可信的证据支持”。

据美国《科学》杂志报道,仅在2014年就有5名在中国出生的科学家被指控窃取商业机密或惹上经济间谍之嫌,后被撤诉。华裔科学家的“间谍案”在美最轰动,而出错率极高,上文提到的陈霞芬和郗小星案后来都因证据不实被撤诉。美国1996年通过经济间谍法案以来,有近一半诉讼涉及华裔,或与中国有关。

民权委员会的呼吁在“司法独立”的美国能起多大作用令人怀疑。美司法部一直没太理会亚裔议员的呼声,通常来说那些议员的能量要比联邦政府的下设机构更大些。

美国存在对中国崛起的战略焦虑,这对全美社会对华裔的态度产生了微妙影响。一个机构怀疑遭到窃密时,当中的华裔往往被办案人员情不自禁地列为优先排查对象。美国舆论也在不自觉地支持这种思维定势,一出“中国间谍案”,美国媒体便很兴奋地进行先入为主的炒作。即使后来证明搞错了,也是通过所谓的程序追究来应付了事,无具体责任人,媒体也无意跟进。

美国这一套挺可怕的。这种类似麦卡锡主义的大量冤案是以法律的方式、程序的方式、证据的方式制造的,出了错再以同样的方式撤回,用不着反思,同样的错误下一次接着犯。在一个个鲜活的个人和家庭痛苦面前,美国司法体系总是戴着冷冰冰的永远正确的面罩。

要是在中国连续出针对某一特定人群的冤假间谍案,或者司法机关在同一案情领域“屡错屡犯”,舆论不知道要骂成什么样子,“整改措施”也不知要搞得多么热闹。但是美国错就错了,抓人时舆论狂欢,放人时静悄悄的。抗议的议员因为主要是华裔,美国主流社会似乎这耳朵听了,那耳朵就冒了。

远有麦卡锡主义的教训,近有一个个错案的前车之鉴,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警员怎么还能没有确凿证据在手,就带着枪闯进那些无辜华裔科学家的家中,当着他们妻子孩子的面用枪指着他们,给他们戴上手铐,然后押上警车?

我们不能断然下结论说美国的民主和法治“是假的”,但它们显然有一些重大缺陷,一旦“政治挂帅”的引力出现,司法体系就成了政治引力场中的罗盘,忠实地指向既定的方向。

当错抓的华裔科学家非中国公民时,纠不纠错与中国几乎没什么法理上的关系。但中国人每每听到这种消费中国的“间谍”冤案时感觉犯恶心,也很正常。

我们想说,中国舆论有多少理由怀疑我们身边“布满了美国间谍”,又有多少理由担心美国的高科技大公司都是潜入中国的“特洛伊木马”。稍稍关心隐私的人应该都不再敢使用苹果手机。然而中国有在大规模“抓美国特务”吗?我们排挤了美国高科技公司吗?看看那些热情的“果粉”们,他们一如过去那样表达对苹果新款的狂热。

美利坚,你变得小气了,神经兮兮的,不仅折腾世界,也不时折腾你自己的国民。你一直以全世界最有人权的国度自居,视自己为人类社会民主与法治的楷模。但看看你办的这些“烂事”,你是不是为了自己“好意思”,该“认真整改整改”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