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对于许多人来说,在20世纪20年代,德国是欧洲的合众国:巨大的、工业化的、超现代化的国家。它是欧洲一些最大又最好的公司的发祥地:电力工程巨头西门子、金融巨头德意志银行、汽车制造商奔驰、化工集团IG法尔。

将希特勒推向总理宝座竟然是知识界精英?

事实上,德国在一个重要的方面胜过了美国:它拥有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好的大学。与海德堡大学和图宾根大学相比,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简直就是绅士俱乐部。后两所大学的学生放在足球上的精力要比放在物理上还要多。在1901年至1940年之间,在科学领域中,有25%的诺贝尔科学奖颁给了德国人,只有11%颁给了美国人。爱因斯坦并不是在1932年移居普林斯顿时才到达他职业生涯顶峰的,而是在1914年,他被任命为柏林大学的教授、威廉皇帝物理研究所主任,并且是普鲁士科学院院士的时候就到达了。当时,即使是剑桥大学培养出来的最优秀的科学家,都会觉得有责任在德国履行好工作职责。

然而,还有另一个德国——一个偏狭守旧的、乡巴佬式的德国,不喜欢大都会那狂热的现代主义。从1918年11月德国在军事上遭受重创开始,这样的大变局使德国遭受了可怕的创伤。13战后不久所发生的几乎所有的革命事件,都发生在柏林、汉堡、慕尼黑这些大城市。尽管人们决定在冷清的首都图林根起草共和国新宪法,但魏玛共和国却永远只是一个大都市而已。各省没有太大的变化。

魏玛共和国企图完成下面两件不可能完成的事:在创建一个福利国家的同时,根据《凡尔赛条约》的规定支付赔款。这对德国的经济所施加的压力,引起了不是一场而是两场危机:先是1923年的恶性通货膨胀,接着是1929年急剧的通货紧缩。不足为奇的是,这两场危机削弱了魏玛那本已脆弱的合法性。通货膨胀似乎预示着的,不仅是货币价值的崩溃,而且是战前中产阶级社会所有价值的崩溃。

在1919—1923年间的每一年,都发生过极左或极右势力发动的未遂政变,更不要说险恶的秘密社团还实施了一连串暗杀。一个缓慢的裂变过程,导致了1930年的政治爆炸,当时纳粹的选票数跃居为1928年的7倍。大萧条时期,许多失业者给纳粹投了票。大萧条也暴露了魏玛体制上存在功能性障碍的特征,似乎太民主了——或者说,组织严密的各利益集团的代表太多,难以应对一场如此深刻而普遍可感知的危机。但早在纳粹1930年取得大选突破性胜利的七年前,共和国性质的德国在政治上就已经开始解体,在经济上就已经开始破产——那满载如同废纸的现金的手推车,就像征着魏玛共和国的破产。

将希特勒推向总理宝座竟然是知识界精英?

表面上,要理解希特勒对德国选民的煽动性是容易的。对于大萧条,他只是比他的政治对手提供了更为激进的补救办法。为解决失业问题,其他人可能提供的是零零星星的办法,希特勒却提出了一整套大胆的公众就业计划。其他人可能会担心,用增加财政赤字的办法支持就业工作,将引发新的通货膨胀。希特勒毫不客气地说,他冲锋队中的打手将会对付那些推高价格的奸商。希特勒的主张是违约。当然,这有助于该赔偿制度本身在1932年瓦解。到希特勒上台的时候,德国已经不再履行赔偿义务了,尽管美国人也同意它这样做。

毫无疑问,纳粹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约瑟夫·戈培尔——这个20世纪市场经济的邪恶天才。他把希特勒贩卖给了德国公众, 但是,1930年、1932年和1933年纳粹的竞选活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舆论攻击,包括标准化的群众集会和引人注目的海报,以及振奋人心的歌曲,还有对对手的人身恐吓。虽然这种灵感大部分都归功于墨索里尼——他让支持者穿上时髦的制服并致以罗马式的敬礼,但戈培尔了解耍手腕和自吹自擂的必要性。一方面,他比明星本人(指希特勒)更清楚地理解有必要根据德国选民的意愿而调整希特勒发出的讯息。

当然,这些策略的成功之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指标,是在1930年和1932年这两场关键性的选举中,纳粹的票数急剧增加。与过去所声称的相反,在农村,或在北部,或是在中产阶级中,纳粹在整个德国并且在整个社会阶层吸引了选民的大量选票。以大选区为基础进行的分析,忽略了这一点,并且夸大了地区之间的差异。

戈培尔在宣传中告诉民众:纳粹所做的一切都是从民众的利益出发,这是他所使用伎俩的一个标志,连彻头彻尾的普鲁士保守党都在一个反马克思主义的联盟中把纳粹视为一个潜在的伙伴。政治上的对手就这样被诱骗,最终达成了后来证明是致命的合作形式。唯一制约纳粹得票数增长的重要因素,是迄今与德国新教徒所支持的党派相比,天主教中央党具有相对较强的适应性。

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其他的法西斯主义者运动,主要是依靠精英人士的支持。纳粹没有必要这样做。尽管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兴登堡周围小圈子身上,但他们的阴谋诡计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就像那些1922年的意大利精英人士一样。如果说他们起过什么作用的话,那就是他们推迟了希特勒被任命为总理的时间,即1932年7月选举后他就任的职位。被希特勒所吸引的,并非拥有土地的精英,真正的容克贵族发现他粗俗得可怕;也非商界精英,他们也不会毫无理由地担心国家社会主义将被证明是社会主义专属的一匹特洛伊木马;也非军事精英,他们有充分的理由害怕服从一个固执己见的奥地利下士。第三帝国的实力和活力,主要来自于是希特勒在更为广大的知识精英面前所表现出来的魅力。拥有大学学位的人,对于顺利建设一个现代化国家和公民社会,才是重要的。其原因,可以追溯到俾斯麦帝国建立时,或者甚至可能进一步追溯到普鲁士帝国时期的历史。接受过学术教育的德国人都不同寻常地乐意拜倒在一个有魅力的领导人面前。

将希特勒推向总理宝座竟然是知识界精英?

摘自《世界战争与西方的衰落》,已获得出版社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