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安倍明确表示不跟美国巡航南海 担心怕引火烧身

2015年11月5日,美国海军罗纳德-里根号航母战斗群在中国东海巡航。

针对此前有消息称,日本政府将研究派自卫队前往南海参与美国的“航行自由”行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2日在吉隆坡明确表示不会参与。安倍的表态似乎是日方向中国传递出了示好的信号,但另一方面,安倍近日多次公开表示对南海问题“关切”。23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安倍做出“不巡航”的表态更多的是出于政治考量,不想在国内承受更多压力。不过他也想将南海问题扩大化,因此采用言语关切方式配合美国。

据日本时事通讯社23日报道,参加东盟系列峰会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此前一天在吉隆坡举行记者会时,明确表示自卫队不参加美国军舰在中国南海邻近海域“航行自由”的行动,称这是美国独自进行的,和自卫队的活动不同,“日本不会参加”。他强调,日本“目前没有在南海开展持续的警戒监视活动,也没有具体计划”。

日本共同社称,安倍与美国总统奥巴马19日在菲律宾举行会谈时,曾表示将研究派自卫队前往南海。当时该消息一出,立刻在日本国内引发争议。《产经新闻》称,日本自民党前任总务会长野田圣子公开表示,南海问题和日本没有直接关系。

中国社科院日本所副所长高洪23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安倍表示不参加美国的南海行动,这更多是出于政治和技术层面考量。安倍政府不想“引火烧身”,因南海问题引起国内民众对他安保政策的质疑,更不想承担安全风险和政治军事成本。

安倍一方面否认自卫队参与“南海巡航”,一方面仍在极力渲染中国南海行动。共同社称,他在22日的记者会上称,“正开展日美联合演习等有利于地区稳定的活动,今后也会继续推进”,并重申支持“航行自由”行动。有关中国在东海的行动,他表示“将毅然、冷静应对”。在22日与东盟首脑的会谈中,安倍就南海问题表示,日方“对于加剧紧张的单方面行为仍在持续表示严重关切”,并呼吁贯彻“法治”。

为何安倍积极对南海问题“表示关切”的同时,却对美国的“南海巡航”行动避而远之?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郁志荣23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安倍在南海问题上一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表示不参与南海行动,原因之一是考虑到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想到日美同盟关系,就会在奥巴马面前大谈“关注”南海。高洪表示,安倍不想损害自身利益,但希望把南海问题的水“搅浑”,所以采取口头关切方式,这表明日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两面性。

郁志荣表示,日本在其“新南洋政策”中把南海称为该国的“生命线”,称需要依靠南海来保证其资源和贸易供给。郁志荣认为,实际上,南海对日本的意义没这么重要。它真实的目的是借南海议题挑拨中国和菲律宾等邻国的关系,拉拢东盟国家一同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以谋求自身在亚洲的主导权。

日本媒体对于南海话题非常关注,持续跟踪东盟系列峰会上的有关动向。日本《每日新闻》23日称,中国、美国和日本围绕南海问题“交锋激烈”。亚洲各国对中国的感情存在“温度差”,日本想要掌舵很困难。《产经新闻》和《读卖新闻》则一味地为安倍叫好。共同社提出和《每日新闻》一样的问题,认为东盟内部对于中国的态度不同。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柬埔寨首相洪森21日就南海问题表示,“最理想的情况是由当事国自行解决”,强调了“局外者”立场。他表示,“东盟无法决定当事国的国界线”,强调东盟的作用有限。共同社称,与中国有领土主权争议的国家的对华态度也不同,“与中国经济往来密切的越南和对华关系不十分密切的菲律宾之间存在巨大温度差”。

另据共同社23日报道,日本第11管区海上保安总部称,3艘中国海警船当天先后驶入钓鱼岛附近。这是中国公务船今年第31次驶入“日本领海”。

安倍明确表示不跟美国巡航南海 担心怕引火烧身

2015年11月5日,美国海军罗纳德-里根号航母战斗群在中国东海巡航。

日媒:中国海警船今年第31次巡航钓鱼岛12海里

安倍明确表示不跟美国巡航南海 担心怕引火烧身

据日本时事通信社11月23日报道,中国海警局的3艘海警船于23日上午再次巡航钓鱼岛12海里,这是继11月9日之后时隔两周再次在该海域巡航,同时这也是中国公务船2015年以来第31次在钓鱼岛12海里巡航执法。

日本第11管区那霸海上保安本部确认称,3艘海警船分别为“2101”、“2149”以及“2401”。日方称,3艘中国海警船于北京时间23日上午9点左右从钓鱼岛北方依次进入12海里。

安倍明确表示不跟美国巡航南海 担心怕引火烧身

图为11月11日夜间美军导弹驱逐舰“菲茨杰拉德号”(DDG62)在南海航行画面。

韩学者称美军有群好战派 不怕因南海打全球战争

亚洲与欧洲有着截然不同的经历:欧洲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而亚洲只经历过一次。两次世界大战给欧洲造成巨大破坏,某种程度上也促使欧洲人在上世纪50年代解决了领土问题,创造了一体化的经济和政治体系。随着现在亚太地区岛屿争端的升温,许多人质疑:亚洲是否会像一战前的欧洲那样滑向大规模冲突呢?

二者之间确有一些明显相似之处。比如,中国、日本、韩国、重返亚太的美国以及东南亚诸国在生产、贸易和金融等领域相互交融。但同时,围绕领土和历史问题的紧张局势却在逐渐升级。军力扩张带来的巨大收益,促使相关各方,尤其是美国无视后果,以鲁莽和挑衅性姿态继续向前推进军力扩张。

中国在南海扩建岛礁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尽管中国的确寻求提升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力,但鉴于中国从未试图干涉航运,美国采取目前这种咄咄逼人的姿态似乎有着并未言明的重要意义。引人关注的是,美国批评中国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但美国从未加入该条约。另外,貌似中国扩建人工岛礁问题引起最多的关注,但实际上该地区其他国家也在开展类似建设。

需要指出的是,现在亚洲的岛屿之争不同于100年前将欧洲脱入战争的那种领土之争以及在过往战争中积累下来的挥之不去的仇恨。尽管相互之间存在着经济竞争,但现在大国之间并不存在类似一战前在非洲等地的大规模殖民地纷争等值得付诸战争的问题。

不过,我们也不能低估可能的危险。作为影响亚太局势的重要力量之一,美国内部正在发生着变化。美国军方出现了一群“军国主义者”,他们并不害怕引发全球战争,甚至决心使用军事力量达成他们想要达成的目标。推动军事手段解决叙利亚问题以及其他中东地区热点问题的原因就在于此。

美国军方得到一些实力强大的公司的支持。不断扩大战斗机、航空母舰和坦克的规模符合这些公司的利益。正因如此,他们才会推动在乌克兰、叙利亚和南海等地制造紧张局势,以证实维持不断增加的传统军备军费的正当性。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在叙利亚或南海制造紧张态势可以防止人们关注气候变化以及改革军队以应对真正威胁的需求。

中国与越南、菲律宾甚或日本之间的争议本来并没那么严重,在美国推动将相关问题军事化之前一直处于可控范围。但付诸军事手段已经成为美国的典型政策。最根本的问题在于,为何华盛顿未对这种危险政策进行更多辩论或抵制。答案与这些岛屿没有丝毫关系,而是更多出于美国社会的分裂以及过去支撑美国的意识形态根基的衰落。开放的公民社会在美国已经式微,政策的出台不再来自如何建设国家的理想或对民众的关爱,而是来自对金钱利益的追逐。

毫无疑问,推动南海问题军事化只能适得其反。还是让我们从现在开始止损,聚焦于真正的共同威胁。在此过程中,美国应该起到示范作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