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法国在马里给自己挖好大一个坑 面临两线作战窘境

2013年2月2日,法国总统奥朗德访问马里北部廷巴克图,与马里时任临时总统特拉奥雷牵手表示团结一致

当地时间11月20日早晨7时左右(北京时间下午3时左右),西非国家马里(Mali)首都巴马科(Bamako)市中心的丽笙酒店(Radisson Blu Hotel)发生恐怖袭击,170余人被劫持为人质。当晚,中国驻马里大使馆证实,3名中国公民在袭击中不幸罹难,另有4名中国公民获救。同时,马里政府宣布全国进入为期10天的“紧急状态”。

曾饱受北方民族叛乱之苦马里缘何遭遇如此惨烈的恐怖袭击?马里的原宗主国法国在马里打击叛乱和反恐战争中又扮演何种角色?

马里北方民族叛乱之苦的逐渐消解

从1960年9月22日脱离法兰西共同体(Communauté française)独立至今,马里长期受其北方图阿雷格人叛乱之苦。图阿雷格人(法文:Tuareg)为分布在马里北部、尼日尔、阿尔及利亚南部和利比亚的游牧民族,在马里聚居的地区称阿扎瓦德(Azawad)。德国大众汽车推出的途锐(Touareg)系列便是图阿雷格人的德文写法。由于图阿雷格人上层贵族曾长期与法国殖民当局合作,1960年独立的马里政府便视其为殖民帮凶。开国总统莫迪博·凯塔(Modibo Keïta)出台一系列限制图阿雷格人的政策,导致图阿雷格人在1962年至1963年发动第一次叛乱。

叛乱被镇压后,一些流亡到利比亚的图阿雷格人在卡扎菲资助下成立了“解放阿德拉尔和阿扎瓦德民族运动”(MNLLA),于1990年6月回到马里发动第二次叛乱。1991年6月,马里政府与反政府武装中的“阿扎瓦德阿拉伯和伊斯兰阵线”(Front Islamique et Arabe de l’Azawad, FIAA,下称“阿伊阵线”)签署《塔曼拉塞特和平协定》(Tamanrasset Accords),即“塔城协定”。次年4月,反政府武装“阿扎瓦德统一运动和阵线”(Mouvements et fronts unifiés de l’Azawad, MFUA)同马里过渡政府达成“全国协议”(Pacte national)。两大协议确立了“减少政府对北方军事控制、增加北方自治权”的原则。然而,1992年6月新政府上台后,所有承诺再无下文。

由于马里政府没有落实此前达成的协议。图阿雷格人在2006年5月发动第三次叛乱,同年7月,双方在阿尔及利亚调解下达成“阿尔及尔协定”(Algiers Accords),重申“塔城协定”和“全国协定”关于北方高度自治的原则。然而,2011年的中东变局特别是利比亚战争迅速波及政治秩序脆弱的马里北部地区。大量武器和有作战经验的官兵渗入这一地区。

2012年1月,由图阿雷格人组成的“解放阿扎瓦德民族运动” (Mouvement National pour la Libération de l'Azawad, MNLA)在北部起兵,趁3月首都巴马科军事政变之机,迅速拿下北方三大重镇基达尔(Kidal)、加奥(Gao)和廷巴克图(Timbuktu),占据了马里的半壁江山,并于4月6日宣布建立“阿扎瓦德”的独立国家。面对极端组织在北部扩张以及西非经济共同体等斡旋下,马里国民议会于2013年1月通过“过渡时期路线图”,政府与各方寻求民族和解。

2013年6月,马里过渡政府和图阿雷格部族武装代表“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和“阿扎瓦德争取统一高级理事会”代表在布基纳法索首都瓦加杜古签署《包容性和谈和总统选举初步协议》。双方同意于逐步完成马里军队在该地区的部署,承诺停止一切敌对行动和占领任何新阵地的企图。

随着2013年8月马里新政府成立,马里局势逐步稳定。从实际进程来看,马里各族包括图阿雷格人都不希望国家分裂,而不断发动叛乱的领导阶层则多为曾流亡海外或背后有其他国家支持。这些阶层更多是利用了北部民众对北方长期发展滞后于南方的不满情绪,扮演了“先点火、再灭火”的角色。所以,不能以图格雷人的多次叛乱而将其与其他国家民族问题引发国家分裂等同。马里全国最大的敌人是活跃在此地的极端恐怖组织。

乱局中坐大的恐怖组织与法军西非反恐战线

目前,在马里北部活跃着“伊斯兰卫士”(Ansar Dine)和“西非统一和圣战运动”(Movement for Unity and Jihad in West Africa,MUJWA)两个极端组织,以及“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Al Qaeda in the Islamic Maghreb,AQIM)和“血誓营”(Signed-in-blood Battalion,SBB)等与基地组织相关的恐怖组织。这些组织正是趁马里北部乱局逐渐坐大,并且取代图阿雷格人叛乱问题,成为北方地区最具威胁的势力,还存在向周边国家渗透溢出的趋势。

这些极端恐怖组织中,2011年成立的“伊斯兰卫士”背后有“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的支持。早在2012年5月,“伊斯兰卫士”曾与“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就成立阿扎瓦德国达成协议。但要求世俗化的“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坚决反对“伊斯兰卫士”执行伊斯兰极端教法。恼羞成怒的“伊斯兰卫士”联合“西非统一圣战运动”驱逐“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至11月18日,极端组织基本控制了马里北方大部国土。

2013年1月10日,南下的“伊斯兰卫士”武装与政府军在距离首都600公里的“门户”科纳(Koona)爆发激战。马里过渡总统特拉奥雷紧急致函联合国秘书长和法国总统请求援助。次日,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在马里开展代号为“薮猫行动”(Serval Operation)的反恐军事行动,通过空袭阻止了极端组织的南下攻势。在法军和邻国乍得地面部队支持下,马里政府军到26日基本收复了北方主要城市。法国总统奥朗德还于2月到访刚从极端组织手中夺回的廷巴克图(Timbuktu/Tombouctou),视察法国作战部队。

马里北部开展清剿武装分子的同时,法国也调整在非洲的军事应对机制。2014年7月16日,法国和马里签署防务合作协议。17日,法国总统奥朗德对科特迪瓦、尼日尔和乍得三国进行访问,以部署“新月形沙丘”计划(Opération Barkhane),以取代“薮猫”行动。

“新月形沙丘”计划将把在马里的反恐机制扩大到受到国际恐怖主义威胁的整个萨赫勒地区[注:萨赫勒地区指撒哈拉沙漠和中部苏丹草原间一条从大西洋伸延到东部非洲之角地带],共同将清剿伊斯兰极端武装“圣战组织”。为此,法国将派遣3000名军人直接参与行动计划。将“薮猫”行动与1986年法国在乍得开展至今的“食雀鹰”行动(Opération épervier)合并起来,将原设在马里首都巴马科的反恐军事行动指挥部转至乍得首都恩贾梅纳。将设在尼日尔首都尼亚美机场的无人机侦查行动基地和驻扎在布基纳法索首都瓦加杜古的法军特种部队行动一并归入行动指挥体系。

目前,法国同萨赫勒地区国家共签有8个防务协议和16个合作协议。在一系列谈判磋商后,法军于8月1日在非洲撒哈拉—萨赫勒地区正式启动“新月形沙丘行动”,通过调整兵力部署并密切同毛里塔尼亚、马里、尼日尔、布基纳法索和乍得五国的军事合作,在区域内更加灵活有效地打击恐怖主义。

但另一方面,法国2013年曾出动“戴高乐号”航母空袭马里,现在却不得不优先派往叙利亚,分身乏术。国力不济的法国面临“两线作战”的窘境,马里的恐怖主义分子,恐怕还能留有相当大的活动空间。

从殖民地时期与图阿雷格人上层贵族合作,到推翻卡扎菲、导致大量武器流入马里加剧动荡,再到西非治标难治本的反恐,法国收获的苦果,大部分是自己种下的。现在想继续维护自己在非洲的摊子,不仅难度越来越大、力不从心,还要小心别再埋下新的隐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