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在叙利亚和马里中国公民连续被恐怖分子杀害事件,国内网络上对于中国该不该派兵打击IS,如何打击IS相关内容的讨论很激烈。支持者有,反对者也有,在此仅谈谈个人看法。我个人认为派兵打击IS只要方法得当,利大于弊。

我个人认为在中国网络上反对中国打击IS的其实是两类人:

第一类,出于个人思想和知识面的不足反对,这些人还是中国心的,完全可以通过和大家讨论,学习,改变立场。这类人还是我们的同胞。

第二类,黄皮白心的香蕉,这种人是我们所有中国人的敌人。这种人惯用的伎俩就是制造一个假设,然后围绕这个假设发难。中国即使打击IS也不会派陆军空军像美国打伊拉克那样大举的全面战争,香蕉们就假设中国会大举进攻,然后围绕大举进攻的害处反对中国打击IS。

中国大举进攻IS是不可行的,中国既没有这样的愿望也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更会极大的消耗中国的军费,虽然说这种军费消耗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中国工业的发展,但是人民币不是美元不能买铁矿石,不能买石油,所以美国打得起,中国打不起。

中国打击IS必然是和08年护航索马里类似,必然是在联合国授权后有限度的参与,只是参与绝不会当头儿。会派一部分空军力量和特种部队有限度的参与,而这种参与的目的很明确,不是帮未来生死未卜的阿萨德,而是对我们空军,后勤,特种作战实战能力的一次极大锻炼。

中国从多年前就认识到西方空军训练水平很是高于苏联模式,因此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大力发展与西方标准的空军联合训练,而美国则是千方百计的阻挠(还有阻止中国与泰国的登陆作战训练扩大和深入)。中国一旦进入叙利亚,掌握各种军事情报就成了必要的,也会是对西方军事作战训练手段的一次最直观的观察和学习机会,就像08年中国索马里护航后中国在经济可以承受的范围内极大的提升了中国海军的远洋作战训练水平一样,有限度的进军叙利亚也必将极大提升中国空军和特种部队的作战和训练水平,这是美国最不愿看到的,这也是美国阻止土耳其和以色列空军和中国联合训练的根源。他们不想再犯08年的错误(美国已经越来越认为没有阻止中国去索马里是个错误)。因此反对中国打击IS最厉害的是把我们当做对手,害怕我们提高的国家和个人。

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通过实战为我军正在开展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探路。随着美军经过不断的总结实战经验率先完成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以来,世界各主要大国中英国法国于上世纪90年代完成改革,德国到2006年也基本完成,日本2006年开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俄国也在2008年对格鲁吉亚战争之前完成改革,并在格鲁吉亚战争中检验了自己的改革成果。习主席上台以后在经济得到迅速发展军事相关的硬件都已经得到提高的前提下,中国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进入快车道。近几年来各军种进行的联合作战演习级别规模不断提高就是在不断的摸索,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的大范围在那摆着,但是具体到操作方面,各国国情不同改革也会有差异,而这就需要自己摸索检验。在摸索检验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怎么改革方面,实战检验是任何演习都无法替代的。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但是不得不提的是中国派兵打击IS面对的阻力还是很大的。这其中分为国内和国外两个方面:

国内方面:

和西方势力的代言人相比,军中的一些说话有分量的庸懦无能之辈才是最大的阻碍。习主席已经宣布中国再裁军30万,这就意味着会有30万人失去工作,而这些国家需要裁撤的30万人肯定是那些重复机构的多余人员和庸懦无能之辈,而军事行动最能分辨什么人可用,什么人无能,哪些机构必须,哪些机构可以剔除。所以很多人因为害怕打仗害怕暴露自己的无能而去阻止中国派兵就顺理成章了。

国外方面:

中国派兵叙利亚需要落脚点,虽然我前面提到中国无意也无力全面掌控叙利亚战事,大举进攻IS。但是少量的空军和特种作战力量的进入也必须有立足之地。这个立足之地大致有四个地方:叙利亚政府军控制区,伊朗,伊拉克,俄罗斯驻叙利亚军事基地。伊朗和伊拉克是选项之一但是中国是不可能考虑的,伊拉克有美国掌控中国不会去,伊朗现如今的国际声誉中国又不便大张旗鼓的加强和他的军事联系,剩下的只有叙利亚了,俄军基地可能性不高,中俄不是美英,两国作战支援体系是不同的两套东西,使用一个基地联合作战即使俄国愿意操作起来难度也太大。驻叙利亚政府军基地,技术可行,外交麻烦。俄国打击IS虽说事实上帮助了阿萨德,但是俄罗斯使用的是自己的基地不必屈从于阿萨德,这样就可以在阿萨德和叙利亚反对派之间两面下注,毕竟以后的叙利亚会落到谁手里至少现在局势还不是很明朗。中国一旦住进阿萨德的基地很可能会给世界一种中国在帮助阿萨德的印象,而事实上中国如若进驻阿萨德的基地,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不帮别人忙也不太可能。而这必将引起叙利亚反对派,和以沙特为代表的反阿萨德势力的不满,与叙利亚反对派不睦绝对不符合中国利益,再加上和中国关系良好而且经济联系密切的沙特阿拉伯的影响,中国派兵打击IS之前要做的思想工作还有很多。而与这些比起来美国的从中作梗就成了小麻烦。

因此中国派兵打击IS必须像08年索马里护航一样,事先得到联合国的首肯,并且必须把真实目的设定在仅仅是积累宝贵的实战经验,了解西方空军和特种部队作战的方法之内。至于维护和平,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我们没那个能力。

索马里海盗也好,IS也罢他们干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中国有没有用,我们要得到的不是什么为了叙利亚人民的安居乐业,打击恐怖主义,和平发展这些口号,而是为了我们自己军事能力的提高。

对于一些人担心的招来IS报复的问题,我个人认为这不是大问题。中国从没去招惹过IS,但是IS还是杀害了中国人,还是支持中国的分裂恐怖分子,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你不去招惹别人,别人就不会找你麻烦。既然如此,与其坐在家里等IS把中国人当肥牛绑架勒索,武装训练中国的分裂恐怖败类祸害中国,不如主动出击狠揍和彻底消灭IS里面的反华势力。

中国打击IS还有一个被忽视的大障碍:军事能力

随着近年来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军事装备的大批更新换代,很多人对中国的军事能力从极端自卑走向另一个极端——自信爆棚,这个思想要不得。中国的历史欠账太多了,不是这十几年的迅速发展就能补回来的。俄国打击IS没问题,那是因为苏联留下了相对完善的军备。中国则不然,事实上中国打击IS很多装备还是缺乏的。中国派空军和特种部队打击IS,补给方面我军有限的军用运输机根本不够,更不要说根本就没有大型战略运输机了;当然海运是没问题的,但是海运耗时太长,且大规模的地面分配运输在现在的叙利亚,安全很成问题;在对地攻击方面,中国空军的对地攻击能力和装备很是不足,新中国建国以来中国空军只有在解放东南海岛和西藏平叛时进行过规模有限的对地轰炸作战,且多年来中国面临最大的是空防压力和海防压力,因此近年来的很多军备的发展都向这两个方向倾斜,对地攻击方面单靠歼轰7系列和轰6系列勉强支撑,近距离担任火力支援的相当于美国A10和俄国苏25的攻击机方面,只有少量的经过非彻底改进其他大部分在准备进行退役处理的强5;特种部队需要的直升机方面更是惨不忍睹,中国现今能够勉强使用的只有性能并不出众的米17,就是这样的米17中国也是缺乏的;还有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情报搜集和信息对抗装备,这两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我们的能力如何,还是个未知数;在一些小的方面,比如特种部队的单兵装备方面的不足也很多。总之一句话我们的历史欠账太多了。

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除了战争是政治的暴力延续这类经典论述之外,还有一类观点的现实意义更加明显。那就是克劳塞维茨认为,一支军队无论装备如何先进,训练如何刻苦,实战经验永远是提升军队战力的最佳也是唯一手段。因此当一支军队长久不经历实战,其战力萎缩是不可避免的。

做鸵鸟容易,做实事难。IS的威胁对我们是挑战,也是机遇。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