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地时间8日,缅甸五年一度的大选投票结束。缅甸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发言人9日称,在8日举行的大选中,该党赢得了全国70%左右的选票,获得了选举的胜利,执政党也已承认败选。

大选中,最有竞争力的两个党派分别为目前的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简称“巩发党”)和缅甸最大在野党——全国民主联盟(简称“民盟”),两者的领袖人物分别为现任总统吴登盛和民盟主席昂山素季。

对于这次大选,不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都承认它是一次自由、公正的选举。一组数据可以为证。此次选举没有党禁,共有92个政党登记参选;也没有排斥国际监督,共接受6个国际组织、13个国内组织和30个驻缅使领馆派观察员到各地监督大选,其中,国际观察员近千人。

昂山素季能带领缅甸迎来第二春?想垂帘听政

年轻时的昂山素季

按照民主程序和国际惯例,自由、公正选举中的胜家将和平接掌国家的执政权。按照这种国际社会最通行的民主逻辑,民盟主席昂山素季也将从现执政党那里和平地登上缅甸总统的职位。

但缅甸的民主能否顺利地迎来自己的第二春呢?其中,也还充满着什么不可测的变数?这都需要作进一步的观察。

赢得大选,却没能接管国家执政权的缅甸民主第一春,至今也还让人心有余悸。

记忆犹新的是1990年的缅甸大选,全国民主联盟以压倒性的胜利赢得选举,但这一结果未能获得军方承认,反而使之进一步深深陷入军事专政集权统治下。2010年,军政府宣布举行全国选举,正式将军政府过渡到文人政府,然而民盟领导人、缅甸民主的代表昂山素季的被软禁使得民盟对大选采取抵制态度,这一次选举成为巩发党上台前的过场秀。2015年,缅甸政府向全世界宣布将举办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公平透明选举,让缅甸人民时隔25年重温以选票决定自己国家未来的时刻。

但综合各方面消息,昂山素季能否顺利接掌缅甸政权,很可能还要取决于以下几种力量的意愿。

与军方渊源极深的巩发党能不能和平交权

巩发党与缅甸军方有着很深的渊源关系。说白了,这个党的重量级人物不过是脱了军装的军方代理而已。缅甸的军政府很少有好名声,也为国际社会所不容。2010年,缅甸军政府通过巩发党的上台而过渡到文人政府,其目的是为了改变缅甸军人独裁的国际形象,但幕后人也还是军方势力。比如,在缅甸的政治结构里面,实权人物并不是缅甸的总统吴登盛,而是缅甸的前军方领导人丹瑞。

在民主政治里,候选人之间并非成王败寇、非敌即友的关系,而是和平竞争、相互监督的关系。在人民的选择面前,胜者和平地上位执政,败者光荣地退位监督。这就是民主政治的规矩。

现在,缅甸总统吴登盛的态度是这样的,不管谁获胜均愿交权。

针对美国媒体记者的疑问——这次大选会不会出现1990年反对党获胜却没能向其移交政权的类似现象,吴登盛回答道:我相信本次大选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现象,无论这次大选结果显示谁获胜,他都会公正的移交政权。

昂山素季能带领缅甸迎来第二春?想垂帘听政

昂山素季称,民盟胜出她将担任“总统之上”的职位

但执政党副主席吴泰乌对昂山素季“垂帘听政”的反感,可能成为一个很难绕过的屏障。

昂山素季5日在大选前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称,若民盟胜出,她将担任“总统之上”的职位,并表示自己有一个在幕后领导缅甸的计划,目前不方便透露。

针对昂山素季垂帘听政的计划,缅甸联邦巩固与发展党(USDP)副主席兼任主席吴泰乌11月5日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称,没人可以凌驾于总统之上,军队只会忠于总统。军队作为国家最强大的组织,将只服从国家领导人即总统的指示,不会服从一个代理领导人的指示。

有分析认为,执政党主席的这种批评,可能在暗示缅甸的两个大政党将有可能踏上正面冲突的道路。此外,这种批评也可能在表达军队也许不会接受由昂山素季所选择听命于她的总统领导的政府之意。

正因为如此,缅甸军方对昂山素季获胜作何反应将是执政党和平交接政权中的一个最大变数。同时,这也是国际社会、人权组织最担忧的一个焦点问题。他们担心,尽管总统吴登盛此前强调他本人和缅甸军方将领会“尊重选举结果”,但这并不表示“他手下的人也会听从指挥”。

现在,缅甸的政治转型通过这次自由、公正的大选已向前迈出了重要一步,民主之母的昂山素季也将迎来自己的第二春,这在一个军方势力依然庞大的缅甸,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昂山素季的身份限制与她的垂帘听政

在选前,缅甸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称,如果她的政党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获胜,她将从幕后领导这个国家,从而避开宪法中一项禁止她担任总统的规定。

作为反对派领袖,赢了大选,却不能名言正顺地上台执政,还要搞慈禧太后的垂帘听政,这又是何故呢?

按照当前缅甸宪法规定,昂山素季不能担任总统。因为昂山素季有英国籍近亲,依据缅甸宪法无法参选总统。据悉,这一规定,是专门为她量身定做的。尽管如此,昂山素季也从未隐藏自己想当总统的抱负。但昂山素季要想领导这个国家,这是一道必须跨越的门槛,办法就是她的垂帘听政。选前,昂山素季也极强烈地表达了自己领导国家的愿望。她表示,若民盟获胜,她将“高于总统”。而作为政党领袖,她在党内没有明确的反对者,因此在任何由全国民主联盟占多数议席的政府里,她无疑都将是决策者。

昂山素季能带领缅甸迎来第二春?想垂帘听政

昂山素季是否能够在不当总统的情况下领导政府,在目前也还仍是未知之数

只是昂山素季是否能够在不当总统的情况下领导政府,在目前也还仍是未知之数。 到目前为止,昂山素季对这个问题所做的一次最具体的答复是,她作为政党领袖,政府领导人“必须是”她本人。

但如何处理好她与军方的关系,将考验着昂山素季的政治智慧。这里面会有着一个复杂的博弈过程,也会充满着不稳定因素。因为民盟有可能推行宪法修改,旨在削弱军队在政治生活中的强大影响。倘若真动了军方在议会中25%的固定席位,军方将作何反应,这都不是目前的观察和分析所能定论的。

美国的担忧与倾向

美国对缅甸民主变革的干预与影响都是不可低估的。前一年奥巴马与昂山素季的拥抱与亲密,给缅甸的民主变革打了一剂强心针,表明了美国对昂山素季引领缅甸民主变革的强劲支持。但美国又放不放心昂山素季领导这个军政府脱胎出来的缅甸文人政府呢?有时候,美国自相矛盾或模棱两可的做法,确实让人把不准他们执意推动的一些事变的最终结局。

有分析前瞻道,尽管缅甸会朝民主更迈进一步,但昂山素季筹组政府之路依旧障碍重重。有消息人士爆料,美国不太支持昂山素季派系担任缅甸总统,因为若由昂山素季个人和其政党来管理缅甸,国内或出现更多不稳定因素,也更容易引起军人势力深度干政甚至“回朝”。美国更希望吴登盛能够连任总统,因为吴登盛总体上是倾向民主的,并且得到了缅甸军队的支撑。

当然,对于昂山素季和民盟在缅甸民主化进程中所做出的努力与贡献,美国也没吝啬自己的溢美之词。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表示,大选投票是缅甸“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缅甸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所在党派全国民主联盟(民盟)的近期表现显示出缅甸民众近几十年的勇气和牺牲精神。

但在溢美之词后面,克里便很快话锋一转地担忧道,本次选举将可能会使缅甸更进一步迈向和平、繁荣与民主,但“距离完美仍有很长一段距离”,缅甸在实现完全民主和民选政府的过程中,仍存在结构性和系统性的阻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