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作者:liumiaoyu

当全世界还在为11月13日巴黎系列暴恐事件中丧生的巴黎人民哀痛时,法国媒体《新观察家》杂志网站却发表一篇其驻北京记者高洁的长篇文章恶评中国的新疆反恐,文章猛烈抨击中国新疆的民族政策,直接宣称“新疆暴力更多的是由于受到无情的镇压”。尽管并不能认为高洁的态度代表了整个法国,但在本国遭遇残酷攻击后不思积极反恐,反而对在第一之间就表示支持、同情法国的中国进行低级的恶意诽谤,显示了法国相当一部分人的狭隘与无知,歪曲的是非观念必将辜负自己同胞在巴黎的冤魂。

从法媒对华恶评与所谓南海航行自由看西方可笑自尊

尽管法媒此次对华反恐恶评与所谓南海航行自由看似毫不相干,但两者却都体现了西方国家在新时代的彷徨中,倔强捍卫着自己可笑的自尊。首先普及一下什么是西方概念的南海航行自由,所谓航行自由,就是己方船只在海域中不受限制的航行自由。但船舶的航行自由与安全,需要派遣战舰进行护航。因此,阻碍战舰对船只进行护航,或他国派遣战舰与己方战舰处于同一海域内,都算是对航行自由的干扰,即使像南海这样的中国固有海域,中国战舰对自家后院的正常看护也是对自由航行权利的侵犯。在这件事情上,西方国家仍秉承了唯我独尊的单边大国态度,认为自身强大的力量足以罔顾是非、颠倒黑白。但面对中国日益强硬捍卫主权的态度,美国在侵犯无望后也必将陷入无谓的歇斯底里之中。

美国在中国南海的侵扰好歹还算得上是对本国世界利益的争取,但相比之下,法国《新观察者》这篇文章尽管也涉及中国核心事务,但却显得龌龊得多,低级得多。因为相比美国堂而皇之的派遣军舰流窜南海,法国在遭受巴黎系列暴恐袭击之后,不仅没有知耻后勇,反而却像受了委屈的怨妇一样,非要毫无意义的将别人想得、说得比自己更加不堪,才能获得心理上的安慰。高洁去年3月在文章中曾描述自己作为特派记者如何“深入到中国最封闭的地区之一维吾尔国”,把新疆的暴恐事件说成是“军人和警察占领区的起义之举”,并且诬称“对中国人而言,‘维吾尔’就是‘杀人犯’的同义词”。她还写道:“新疆的年轻人完全消失了。”高洁看似理性的阐释,再次将西方可笑而脆弱的自尊观念暴露无余。

法媒侵犯中国底线不易于法国与俄联合进行中东反恐

俄客机在西奈半岛坠毁、中国人质被杀与巴黎系列暴恐事件原本来能令俄中法三国在打击IS时趋于接近并进行积极协作。目前尽管中国没有直接参与俄在叙利亚军事行动,但却在整个西方都在对俄进行经济围堵与石油打压时,不仅对俄开放本国市场,允许俄在华发行人民币计价的俄联邦国债,更在11月17日向俄支付了约152亿美元的石油预付款(972.6亿元民币)。从而不仅保证俄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能维持并持续展开,国内经济形势也能保证稳定并平稳推进国内制造业发展与再工业化。相比之下,尽管法国尚未表态是否愿意与俄就打击叙境内IS进行联合军事行动,但此时通过恶评中国民族政策与新疆反恐对中国底线的侵犯,却必然令其在力量原本不济的情况下,与俄进行联合中东反恐面临巨大挑战。

在巴黎遭受系列暴恐事件后,法国派遣“戴高乐”号核动力航母携带26架舰载机前往叙利亚对其境内的IS目标进行打击。但相比之下17日参与空袭IS的俄战略轰炸机就有25架,驻拉塔基亚基地的俄军战机已达28架,因此,这26架依托航母的舰载机不仅打击力度难与俄军相比,在实际由俄军主导的对叙境内IS目标的空袭中,法国如果不与俄进行联合作战,其也很难获得地面目标的具体坐标与此前打击效果,从而打击效果无法保证。更为重要的是,如果中法因《新观察家》这类无良媒体而相形渐远,俄罗斯显然会积极保证中俄的紧密经济、军事合作关系,而在叙利亚战场上将法国边缘,淡化法国在叙战场的作用,这无疑辜负了13日在巴黎冤死的亡魂,但这都是法国政府与媒体的自作自受。

IS最终必将失败,除了其邪恶本质外,其错误的策略(在最不合适的时候,得罪了所有不该得罪的人)也令其必然灭亡。相比之下,法国自以为是的大国心态,无疑也将使其犯下与IS类似的错误。不同的是,IS的灭亡是正义得以伸张,而法国如果反恐受挫,则是辜负了13日冤死巴黎的100多位无辜的冤魂。

法国《新观察家》杂志网站18日发表一篇其驻北京记者高洁(法文名为Ursula Gauthier)的长篇文章,该文对中国关于莫在反恐问题上搞双重标准的呼吁做了非常刺耳的评述,嘲讽这种呼吁是中国向法国表示同情时塞的“私货”。文章猛烈抨击中国新疆的民族政策,直接宣称“新疆暴力更多的是由于受到无情的镇压”。

高洁去年3月曾发表一篇文章,描述自己作为特派记者如何“深入到中国最封闭的地区之一维吾尔国”。她把新疆的暴恐事件说成是“军人和警察占领区的起义之举”,并且诬称“对中国人而言,‘维吾尔’就是‘杀人犯’的同义词”。她还写道:“新疆的年轻人完全消失了。”

她在18日新的文章中举了几个所谓新疆“无情镇压的例子”,包括穆斯林的名字被禁止使用,斋戒期内公务员必须在大庭广众下吃东西,男人留大胡子和女人蒙面都被看成是宗教恐怖主义者的行为,戒烟或拒绝喝啤酒的年轻人也被怀疑是伊斯兰极端主义者等等。

据环球时报了解,这些“例子”都是对新疆现实的严重歪曲,接受环球时报采访的新疆维吾尔族学者听说后非常气愤,认为这个法国记者是在胡说八道。

巴黎发生恐怖袭击后中国政府迅速谴责暴行,表达对法国政府和法国人民的支持。中国民间也有很多人用各种形式表达对遇难者的哀悼,《新观察家》的那名记者这些都看到了,也写进了文章中,但这一切丝毫唤不起她对中国在暴恐袭击中遇难者的任何同情。这篇文章中没有一句话能看出对遇难者的恻隐之情。

文章只有3个简短小标题,第一个是“蓝、白、红三色”,后两个就是“私货”和“无情的镇压”。这名作者对中国偏见之深的咬牙切齿样子真是让人震惊。

这篇文章在最后部分先提了个“如果”,然后写道:“中国的美丽大都市总存有受到大砍刀袭击的风险。”我们不知道血腥的事情原来还可以用这样的口气来描写。这是要用中国人的灾难来为遭遇不幸的法国社会压惊吗?

《新观察家》的这名记者大概没有采访过新疆暴恐事件中遇难者的亲人,没有听过他们以及那些受伤者的哭声。该记者眼里似乎只有政治,所有人都只是政治符号,而忘记了人首先是血肉之躯,在避免被杀戮时有着同等权利。这个世界不存在杀戮无辜平民在法国是罪恶的、而在中国却“可以理解”的道理。

法国内政部长卡泽纳夫在巴黎恐袭后提议关闭“宣扬极端思想”的清真寺,法国是世界上公开这样表态的极少数国家之一。如果仅从价值观出发,法国的做法会遭到多么尖锐的解读。《新观察家》就是掉入了一个极端视角。

价值观及政治上的偏激让高洁这样的西方记者丧失了对常识的基础辨认力。人权系统在他们那里变得高深、混乱。杀戮平民是第一罪恶,这个伦理他们都敢挑战,如此“人权”已经超越了人类伦常,飘在一些西方所谓精英勾勒的玄妙世界中。

一名生活在法国的华人女士19日主动向环球时报编辑部传来了高洁的这篇文章,表达了自己的愤慨。的确,在中国媒体齐声谴责IS对巴黎的恐怖袭击时,法国主流媒体却“以怨报德”,而且依然充满“道德高地”的优越感,这太让我们不是滋味了。

请做些反思吧,法兰西媒体。中国是法国的朋友,朋友不可能什么都一样,相互尊重和理解恐怕是第一原则。以为自己什么做的都对,都应成为别人处事的楷模,这点万万要不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