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巴黎恐襲慘劇震驚全球,不少分析家很自然談到了美國著名戰略家亨廷頓的著作《文明的衝突和世界秩序的重建》,將事件歸因於伊斯蘭文明與西方文明的衝突。然而,想深一層,號稱「伊斯蘭國」(IS)的極端恐怖分子能夠代表伊斯蘭文明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敘利亞總統阿薩德說,「法國今天遭受的野蠻恐怖襲擊,是敘利亞人民在過去5年中一直都在經歷的。」其實,IS也是反伊斯蘭文明的。

利用「伊斯蘭國」對付敘利亞

再想更深一層,美國又完全代表了西方文明嗎?答案同樣是否定的。2012年8月撰寫的美國絕密文件被監察政府的無黨派組織「司法觀察」獲得,其顯示,美國攻打伊拉克,使當地的「基地」組織在2009年至2010年被摧毀,但是美國仍繼續從金錢和軍事上支持「伊斯蘭國」組織的前身─「伊拉克伊斯蘭國」。這份秘密報告承認,華盛頓從這個組織身上看到對付敘利亞的戰略優勢。報告闡述了「伊斯蘭國」組織的起源以及摩蘇爾和拉馬迪落入極端分子之手的原因。

報告指出,五角大樓預測到「伊拉克伊斯蘭國」會與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其他組織合併,合併後可能會在敘利亞東部建立一個原教旨主義王國,而這個預測在2012年變成事實。此外美國防部還知道,由於伊朗、俄羅斯等國會在衝突中支持大馬士革,而西方國家、海灣國家和土耳其會支持「伊斯蘭國」組織作為敘利亞的反對派,因此「伊斯蘭國」是攻擊阿薩德的最好武器,這就是今天敘利亞混亂的原因。

事實上,IS在美國打伊拉克中誕生,在美國肢解敘利亞中壯大。IS是美國稱霸中東的一枚棋子。從初期的「一神論與聖戰組織」,到「伊拉克伊斯蘭國」,再到今天的「伊拉克和大敘利亞伊斯蘭國」,IS一步一步發展壯大,與美國縱容與扶持有直接關係。美國前總統小布什在他的回憶錄中寫到,他後悔他卸任後的「政策演變」,這導致了「伊斯蘭國」的興起。美國前中情局僱員斯諾登曝料稱,美國實施一項通過製造紛亂保護以色列安全的「馬蜂窩計劃」,IS是英美情報機構和以色列的摩薩德創造的共同戰略資產,其在2014年6月建立遜尼派伊斯蘭國家,實際是美國秘密計劃的一部分。

去年以來,美國宣稱打擊IS,但是戰果不彰。有國際軍事專家稱,美軍的「定點」空襲本身有「表演」意味,而奧巴馬授權空襲講話明確指出「有限度」,而且不派出地面部隊,顯然並非真心要將其徹底消滅。美國甚至以打擊IS之名把空襲範圍從伊拉克擴大到敘利亞,動用了戰鬥機、轟炸機、「戰斧」導彈和無人機,對阿薩德合法政權目標進行空襲打擊。

不盡力反恐而劍指南海

此外,美國不但一直拒絕聯手敘利亞政府打擊IS,當普京派出俄軍打擊伊斯蘭國時,美方還表示不悅。只是在俄軍進攻「伊斯蘭國」取得進展,美國才急,也才籌備出動地面部隊打擊敘利亞境內IS組織。這也證明美國不但不是真心反恐,而是處處利用IS推翻阿薩德政權,遏制俄羅斯的勢力。

值得一提的是,有國際軍事專家分析,美軍攻擊「伊斯蘭國」一年多,戰果不大,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儲備軍力配合戰略東移。美軍早就公開宣稱,為了實現亞太再平衡戰略,要把6成的軍艦和戰機調往亞洲。說白了,就是要對付中國。

一件件事實說明,少數自私的美國領袖養虎為患,禍害全球。由其扶持壯大的極端恐怖分子,將魔掌伸向了全球,維護世界和平和各種文明的正義力量必須真正團結起來,徹底消滅這些害人蟲。未來,美國是否真正發揮負責任大國的作用,大家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