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恐怖主义和城市反恐理论其实都诞生于法国巴黎,从路易十三开始,巴黎承受了近400年的混乱和藏污纳垢,在这中间,现代警察制度、大治安管理理论、安全结果正义思想、 隐秘战线和通讯监控制度都诞生于巴黎。曾几何时,全欧洲的贵族、学者、艺术家都生活在巴黎,国与国、领地与领地、中央与地方、神权与王权、宗教战争......欧洲能找到的冲突几乎在巴黎都能找到,但那时巴黎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罪恶在警察局长的眼皮底下战战兢兢地有序发生、疯狂的袭击者在巴黎门口就会被火枪手射杀、地下社会被圈养在一些特别的社区等候主子的召唤。然而,戴高乐回到巴黎以后,一切都毁了。

警察的权柄被无限削弱,艾克告诉巴黎市民:和女朋友打电话时不被警察听到比自己和家人、爱人的安全更加重要,尽管他自己打电话的时候也在警察的旁听下进行;维西分子被美国占领军所原谅,连同他们罪恶的财富和思想隐藏到市民中间发酵;政府权力太大就会投降给纳粹分子,所以政府只要听话就好,最好毫无胆略和能力......巴黎成为了民主社会的典范,那里多么自由,各种宗教的信徒可以肆无忌惮地传播极端思想、工会可以任意组织示威游行并随意演变为暴力冲突、到议会门口骂街和泡妞远比生产财富更重要、钱花完了只要到政府门口坐着,反对派自然会发钱抗议,在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被爱好和平的穆斯林所唾弃的哈萨辛分子可以在巴黎受到前宗主国无微不至的照料......

管子说:居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居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危险的气息弥漫,但只要危险不真正发生,市民就会觉得隐私、自由、方便比公共安全更加重要。78年到82年之间,文武分子在社会打砸抢烧,即使83年派出所制造了无数冤假错案,市民们也从不觉得不开心;然而仅仅过了20年,疯狂的混乱岁月还留在老一辈灵魂最恐惧的深处,市民们对隐私、方便、廉价同情心的需求就超过了对安全的恐惧,却对权柄日销的警察的进一步削弱拍手叫好。

我希望所有人都细细想想,我们的城市远比巴黎更脆弱,我们的人口更稠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更小、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更少、痛恨我们的敌人更多、阴暗角落里发生的罪恶警察知道的更少。美国是最安全的,警察在大街上肆意射杀所有可疑、不合作和不带身份证的市民,市民对上法庭、进监狱的羞耻感日益减少;欧洲也很安全,安全部队就驻扎在城市,恐怖袭击刚刚发生军队就能控制城市;日本也比我们安全,警察和地下社会就像太极图的两条阴阳鱼,罩在社会每个人的最隐秘之处......我们的安全建立在什么之上?

运气!没错!就是运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