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佣兵之王”埃里克·普林斯 黑水创始人掘金中国

金色的头发,基调还是典型的美国大兵头。埃里克·普林斯(Erik Prince,以下简称“普林斯”)的新办公室在北京东四十条。他是美国黑水公司创始人,现在在香港掌控一家上市公司——先丰服务集团(0500.HK,Frontier Services Group Limited,缩写FSG)。这家公司为中国客户提供在非洲的航空运输、物流管理等服务。普林斯频繁往来于非洲、中东、香港和中国大陆,为他的新生意奔波。

一张覆盖全非洲的航空网络

普林斯加快了在中国布局的节奏。中国政府正在推进的“一带一路”战略给他提供了时间窗口。上个月初,10月6日,FSG公布了收购欧洲南部一家航空公司51%的股权的投资意向书,这家航空公司有能力为普林斯拓展非洲北部市场的航线。

从去年7月至今年8月,FSG先后收购了肯尼亚凤凰航空有限公司、刚果物流公司和南非Transit Freight Coordinators集团,在肯尼亚、刚果、南非、赞比亚及津巴布韦成功开拓了航空物流市场。一系列并购完成后,普林斯主导的非洲物流生意已完全覆盖了整个非洲大陆。他期待FSG能为“一带一路”的中国企业提供安全物流。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物流是一个非常广泛的领域和概念。一开始你要把这些设备器材运进非洲建立成套的生产厂房,然后进行补给供应,保障人员安全,最后还要把货物运出来,运到铁路和港口。”普林斯最擅长的是后勤协调管理,也有很强的领导力。这得益于他在美国海豹突击队的经历,也来自父亲老普林斯。

老普林斯1965年白手起家,后来成为当地的知名企业家。他曾经开创性地给凯迪拉克发明了一种带照明灯和化妆镜的遮阳板。这个装置在现在已经随时可见。“父亲对我有很大的帮助,他教给我两个词:一个是坚持不懈,一个是下定决心。”普林斯曾经花了很长时间与父亲探讨整治,思考自己的未来。从小,父亲就开始激发他对海军的兴趣,让他学习驾船,因为父亲深知在预备军官训练团的经历培养了自己的领导力。普林斯很早就被告知,他大学毕业后不会为普林斯公司工作,也不会得到任何信托基金。他必须靠自己打拼。

1996年,普林斯成立了第一家公司——黑水。他意识到做生意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要给工人付工资,要去开拓很多客户,也会面临很多困难,需要付出很多的时间和很多的努力”,对“成功”的理解一直支撑着他,直到他在中国有了新生意,开始经营FSG。“你可能会成功,成功了当然会高兴;但是也有可能会不成功,不成功的时候你要非常有自信,在什么地方跌倒就在什么地方爬起来,再跌倒再爬起来。”他信奉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在电影《战火云霄》中说的一句话, “你可以抢劫我,你可以饿着我,你可以打我,还可以杀我,就是别让我感到无聊。”

给中国企业做培训

FSG已经在中国大陆完成了高端客户的推荐,在北京设立了办公室,全力开拓中国市场。 随着业务网络的拓展和客户的增加,FSG的业绩也由亏转盈。今年中期业绩报告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盈利1.43亿港元。而2013年和2014年,FSG分别亏损了1.82亿港元和1.3亿港元。

截至2015年11月9日,FSG的股价达到1.6港元/股,市值达到20亿港元,普林斯所持有的FSL股票市值最高实现了100%的增幅。

“(中国企业进非洲)会有很多的挑战。在那里会遇到很多困难:天气、道路泥泞、文化差异、政治动荡等风险,还有腐败。一个好的企业家会有不同的方案去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公司也会帮助企业家在那边解决问题。”普林斯正在为公司规划与“一带一路”战略的对接,“他们(中国企业家)更多需要培训,包括一些计划、一些预案,一些风险预控的方法,比如网络、飞机、物流这些,还有紧急情况怎么救援。”普林斯会在中国企业走出去之前培训他们,教会他们更好地管控风险,比如告诉他们怎么预防绑架、怎么预防偷盗。

为了更好地融入中国市场学习中国文化,普林斯曾经带着他的8个孩子和太太从香港出发,到珠江、桂林阳朔、西安,到北京长城,“(我们)骑着自行车,这种非常规的方式让我在沿路看到很多中国经济上的发展,比如中国基础设施建设上的发展。”这让他更好地理解了中国企业在非洲的投资思路和理念。

普林斯意识到中国企业在非洲可能面临的意识差异和文化差异,“贸易是一个最好的凝合剂,可以把不同的东西凝合在一起”,但最重要的还是要避免产生那些问题,”避免那些腐败的问题。在非洲,他们其实也看到了增长给他们带来的好处,道路、工厂,非洲人本身也是受益很多的。非洲政府人员面临很大的压力,他们也希望经济增长,希望过上好日子。”促使粘合剂有效而强劲地工作是普林斯的长处。

国际佣兵市场的头号人物

普林斯的经历本身就极传奇:前海豹突击队成员、成功的企业家、富二代共和党人。 他运营黑水公司的充足经验能支撑他为中国企业在非洲提供一张秘密的安全大网。这将是FSG的核心竞争力,也是他人生的第二战场。

所有这一切都始于他对上一段传奇结束的耿耿于怀。他创办的黑水公司曾经为美国国防部、国务院和中情局出生入死,立下汗马功劳,还为美国联邦调查局、警察特种部队提供过优质的培训服务。英国、比利时等国家的警察和军方人士也广泛受益于他提供的服务。受过黑水公司训练的精英部队人数加起来超过10万人。但他最终却受到了美国政客和舆论的打压,被迫肢解了黑水,离开美国,成为国际佣兵市场最抢手的头号人物。

2010年,普林斯对接二连三的无聊官司和多年负面的媒体报道感到了厌烦,“厌烦透了”。于是,他带着身形巨大的南非獒犬埃兹拉和4个年长的孩子迁居阿联酋的阿布扎比。这是普林斯的人生低潮期。丧父之痛、丧妻之痛让他给自己砌了一道感情的围墙,“可能现在还没有完全拆光”,尤其是看到黑水莫名其妙地被肢解,“这几乎难以承受”。

“再次创业吧!召集部下,我们会打造一个新的黑水公司!”不时有老朋友跟普林斯说。在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室的支持下,普林斯成立了“本能反应”公司。其中,阿布扎比王室出资2100万美元持股51%,普林斯持股49%。普林斯在阿布扎比的沙漠里建了一座名为“扎耶达军事城”的训练基地,为阿布扎比王室训练外籍兵团。

普林斯召集自己的老部下,组建了由40名美国、德国和英国特种部队及法国外籍兵团退役老兵组成的教官团,为阿布扎比王室外籍兵团提供情报收集、城市作战、保护核和辐射物质安全、人道主义使命和特种作战训练服务。这是普林斯在迷茫之中的一种商业探索,也被他视作一种“讽刺”,“我展望未来时,实际上有可能创立另一个培训设施,探索从事更多的安保工作。”但他仍然对一个传奇的结束心有不甘。

2011年,普林斯又组织南非雇佣兵为索马里“邦特兰海上警察部队”提供训练,打击索马里海盗。“我们在阿联酋接到索马里的请求,帮他们政府建立海上巡逻队,帮他们召集本地人训练、打击海盗。”在普林斯的帮助下,索马里“邦特兰海上警察部队”成功打击了海盗的后勤供应链,“在海盗没办法给船上的人补给粮食和燃料等等”,“做了几次大的打击活动,2012年以后就没有什么大的海盗行为了。”

联手香港股市“壳王”

虽然出售了黑水公司,普林斯还是保留了黑水公司的商标和熊标识所有权。他至今仍为之感到自豪的是,他们在执行任务时,教当地的居民认字、使用武器,甚至教他们使用抽水马桶。他们给阿富汗的孤儿和被赶出家门的寡妇建立避难所,在海外基地建造清真寺。

荷兰基督教归正会是普林斯从小生活的霍兰镇上最大的精神支柱。他的母亲是归正会虔诚的信徒,父亲在42岁时皈依了这个信仰。他的信仰是,“我们有责任成为世界上为善的力量。”向善的力量促使普林斯抛却内心的沉重,开始寻找新的精神寄托领域。

2012年,他在阿联酋阿布扎比成立了边境资源集团(Frontier Resource Group,缩写FRG)和FSL( Frontier Services Limited)。FRG是一家私募基金,专注于在非洲大陆勘探、采矿等领域的投资,为非洲、中东等地区的农业、能源和矿业项目提供资金。FSL为非洲市场提供航空、建筑和物流服务,它持有Kijipwa飞行公司49%的股份。Kijipwa飞行公司拥有一张在非洲开展业务的飞行执照。

通过FRG和FSL两个平台,普林斯计划把国际投资者和非洲的能源、矿产及农业项目连接起来,并通过自己打造的航空物流进行大宗商品的安全运输。

普林斯在全球范围内为FRG进行募资。他努力让那些想进入非洲做生意的投资者相信,自己在非洲拥有广泛的人脉关系,其黑水公司创始人的经验可以为投资者提供高等级安全服务,并可以代投资者在非洲寻找合适的投资项目。

当年11月,普林斯到香港与潜在的中国投资者见面。在此之前,他已成功募集到了1亿美金。2013年4月,普林斯经人介绍认识了香港“壳王”高振顺。当时,高振顺是上市公司天地数码的董事会主席。

高振顺是香港资本市场出了名的资本运作高手。他擅长用低价收购业绩糟糕的上市公司的壳资源,再通过资产重组获得高额回报。当时,他手里持有的天地数码公司已经连年亏损,需要寻找新的优质资产注入。而普林斯也需要好的融资平台,“从高先生那里学到了在中国做生意的门道。”双方一拍即合。

2013年11月,天地数码收购FSL。普林斯获得300万美元现金,外加两批股票期权。普林斯有权以1.50港元/股的行权价,认购1.02亿股新股;也可以0.73港元/股的价格,认购最多2.05亿股新股。

完成收购后,天地数码更名为FSG。根据香港交易所披露的资料,普林斯、高振顺和中信集团分别持有FSG 27%(期权)、25.54%和20%的股份。

中国国务院直接掌控的大型国有企业——中信集团为天地数码原股东,于2006年10月16日获得25%的股权,成为单一大股东。香港资本市场一度认为中信集团会将中信地产注入天地数码,实现借壳上市。

高振顺如果没有得到中信集团的点头,不可能贸然与普林斯达成合作协议。中信集团及旗下子公司的业务广泛分布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莫桑比克、纳米比亚、阿尔及利亚和安哥拉地区。动荡的政局和安全环境急需安全保障服务。

2014年1月,普林斯成为上市公司新主席,FRG公司的Gregg H. Smith为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中信国安集团副董事长罗宁和高振顺兼任FSG副主席。

普林斯家族的飞机生意

普林斯改行做航空物流生意可不算白手起家。事实上,从老普林斯开始,普林斯家族就开始经营飞机业务。

老普林斯创办了翼展飞机租赁公司。1995年3月,老普林斯突发心肌梗塞猝死。当时,普林斯正在内华达州的法伦参加为期数周的战斗搜索与救援训练。普林斯向指挥官请假回家奔丧,两名海军战友开车送他去机场,看到的是他的母亲派来一架中型公务机接他,而这架公务机是老普林斯所有。

1996年,普林斯和家人以13.5亿美元出售了普林斯汽车业务,保留了普林斯机械、卢米尔房地产公司和翼展飞机租赁公司。普林斯在飞机采购、租赁和飞机物流方面有深厚的家庭资源。

普林斯家族在飞机租赁业务上的生意经验帮助黑水公司组建了飞行机队。2003年4月,黑水公司并购环球航空服务公司(以下简称“环球航空”)及其子公司总统航空公司(以下简称“总统航空”),并拥有了总统航空最顶尖的特种飞行员队伍。

总统航空创始人兼总裁理查德·皮尔曾服役于美国陆军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团——赫赫有名的“黑夜潜行者”。其飞行员具备在漆黑如墨的夜航条件下执行特种作战任务的高超技能。理查德·皮尔为普林斯建立了一支由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团退役老兵组成的飞行员队伍。

同样在2003年,黑水公司在执行保护美国驻伊拉克大使布雷默的任务中,购买了3架麦克唐纳-道格拉斯530“小鸟”直升机,建立了自己的直升机中队。第二年,普林斯又从德克萨斯州、拉丁美洲和澳大利亚等地购买了二手C212运输机,打造了一个C212机群,为驻扎在阿富汗、乌兹别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及周边地区的第76联合特遣部队运送部队和军需物资。

“联邦快递公司,”普林斯形容黑水公司的功能,“我们从未想过要取代军队。我们只是想让其更有效率,并尽量弥补五角大楼计划中不可避免因各种变故而始料未及的后勤保障缺口。”直到2010年3月,普林斯把旗下的航空公司和机队以2亿美元的价格打包出售给了AAR公司。此时,普林斯已拥有73架飞机和大约700名飞行员及机械师。

现在,FSG进军航空运输业,对普林斯来说,简直是一件驾轻就熟的事。他对未来很乐观,预计中国政府承诺在10至12年内在非洲投入1万亿美元,这将带动FSG航空物流业务的发展。

“你看上去很强硬,很坚强,但我相信你的内心仍然保有最柔软的那部分。”

普林斯笑了,微微地吐了一口气。

“我们的员工在伊拉克执行任务时,4个人遇害了。我去过那里,我认识那些被杀害的人,我要去通知他们的家属。这对我来讲是最难的。”

“你哭了吗?”

“当然。我不是什么英雄,世人非常清楚我的错误。但我从未有意去扮演恶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