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新华网华盛顿11月20日电(记者陆佳飞关建武)美国联邦监狱局发言人埃德·罗斯20日说,被美国关押了近30年的以色列间谍乔纳森·波拉德自当天起已不再由联邦监狱局羁押和监管。这意味着波拉德已经获释。

鉴于波拉德在狱中的良好表现等诸多因素,美国联邦监狱局今年7月批准他提前获假释出狱。但美国司法部规定,作为假释条件之一,波拉德必须在美国国内接受至少5年的监管,不能立刻离开美国前往以色列。

据美国媒体援引知情人的话说,波拉德愿意放弃美国公民身份,以便能更快前往以色列。目前,美国司法部没有就他的这一请求作出回应。

现年61岁的波拉德是美国公民,曾供职于美国情报分析机构。因涉嫌向以色列透露美国机密情报,于1987年被美方以间谍罪判处终身监禁。以色列政府曾多次要求美国释放波拉德,但遭到美国历届政府拒绝。

今年7月,波拉德获假释出狱,此举曾被认为是美国为缓和因签署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而引发美以关系紧张采取的举措。有分析认为,美国20日宣布提前释放波拉德是为了改善近期与以色列的关系,但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否认提前释放波拉德是一种“政治交换”,强调波拉德是否获释由假释委员会通过标准程序做出决定。

背景资料

美以间谍案

1985年11月,美国安全机关在华盛顿以“间谍罪”逮捕了31岁的美国海军情报支援中心情报分析员波拉德。波拉德被指控在18个月里,向以色列出卖了大量机密情报。此案事发后,不仅在美以之间引起了外交风波,同时也影响到美国同阿拉伯国家的防务关系。

一、混入海军

乔纳森·波拉德出生于德克萨斯州,是纽约圣母大学一名微生物系教授的儿子,美籍犹太人。1976年波拉德毕业于丹佛大学,3 年后进入不需经过测谎试验而招收雇员的马里兰州苏特兰海军监视与情报中心,任文职情报分析员。为骗取海军情报机关的一份好工作,波拉德谎称曾在剑桥和巴黎的两个学术机构任过职。不久,他就成功地通过了安全检查,并且两度通过“敏感性资料”的安全考核,使其触角伸向最高机密。在此同时,他还骗取了信任,拿到了传递机密档案的“信使证”。1980年中旬,他又被调入苏特兰另一个情报单位——海军情报支援中心的潜艇部,任情报分析员。这些经历无疑为他的间谍活动铺平了道路。

二、窃取情报

波拉德在间谍活动中,以“SCI 考核及格证”和“信使证”为护身符,在华盛顿的联邦调查局、国务院情报研究局、国防部情报局、国家安全局以及他所在的海军情报机关之间通行无阻,大量窃取以色列感兴趣的情报分析报告、科技文件、卫星照片。地图以及来往的函电记录等最高机密资料。

波拉德每周与以色列情报人员接头一次,带上机密资料供以色列人员拍照,同时收回上批的文件。事发后,美国检察官说,波拉德所窃取的资料的体积可达6 英尺高、6 英尺宽和10英尺长,足可以填满一个小房间。

三、捕捉间谍

1985年,波拉德的工作表现每况日下。他的顶头上司艾吉中校,有一次在他的桌子上发现“一堆”与他职责无关的最高机密文件。同年10月的一个星期五傍晚,波拉德的一位同事发现他携带了一个大纸袋离开了大楼,这名雇员将这一情况向上司作了报告。

情报中心迅速展开调查,发现那一纸袋文件是电脑中心有关中东地区来往函电的记录。于是艾吉中校在暗中加紧对波拉德的监视,发现他在以后的两个星期五,带出去更多的机密资料。艾吉中校立即将此情况向安全机关作了报告联邦调查局和海军调查局的特工为了取得证据,在波拉德的办公室安装了微型摄像机,并设法阻止波拉德下一个星期五的窃密行动。11月 18 日下午,正当波拉德携带文件,走出办公大楼时,被调查局特工人员截查,发现私带高度机密文件m 多份。

在安全人员的盘问下,波拉德供认,从1984年开始,就已将美国的数百份绝密情报资料提供给了以色列在华盛顿的联系人。

11月21日早晨,波拉德逃脱了监视,突然开车进入了以色列驻美国大使馆,要求政治避难。但10分钟后,以色列使馆人员将波拉德送出了使馆大门,守在使馆门外的联邦调查局人员立即逮捕了波拉德。1987年3 月美国地方法院宣判波拉德终身监禁。

四、殃及友邦

此案事发后,很快就在美以之间引起了一场风波。美国国防部长温伯格在一次电视讲话中说,波拉德间谍案已使美国机密情报遭到严重损害。他命令国防部官员减少在情报方面与以色列合作。

与此同时,以色列官员也造责美国不断在以色列从事间谍活动。以色列总理佩雷斯先是声称,以色列从不对美国进行“任何间谍活动”,继而又承认波拉德是以色列间谍,但强调这是一个孤立的事件,是由一个“不负责任的”单位,未经政府允许而擅自作主的行为。他公开向美国道歉,并且交还了窃取的文件,同时还欢迎美方派5 人调查组到以色列审讯有关人员。

事件不仅仅涉及美以两国。在查获波拉德窃取的情报中,内容牵扯到几个阿拉伯国家防务安全方面就有60多份。1987年3 月18日,阿拉伯联盟驻美首席代表、驻联合国观察员马克苏德大使在华盛顿召开的阿拉伯联盟的年会上讲,“这一案件意味着,美国卫星情报系统所收到的关于阿拉伯世界的情报都透露给了以色列。其中有些情报促使以色列对突尼斯进行了空袭,这些情报可能为以色列对袭击黎巴嫩南部起到了关键作用。透露这些情报肯定损害了几个阿拉伯国家同美国之间的防务关系。”“美国应该谅解阿拉伯国家不愿在军事安全方面与它打交道的原因。”

美政府面对阿拉伯世界的强大压力,不得不考虑它丢失在该地区储备大量军用物资和飞行训练基地的可能性。如果这种可能性成为现实,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力量将被大大削弱,而且还会引发美国在世界战略地位的坍塌。由此可见,美国极为重视该案是有充分理由的,但在具体处理上,又只能采取安抚政策,以调和各方的不满和失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