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德国的情报机构中,几乎没有一个人可以和她相比,她是如此地狡猾、聪明,也如此危险可怕———

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日前,随着一本名叫《希特勒的间谍》的书在德国出版,二战时纳粹德国最神秘的女间谍斯蒂芬妮·冯·霍恩洛亚终于在众人面前亮相。

对大多数欧洲人来说,也许根本不知道她是谁,但她却是二战时期,对欧洲最具杀伤力的间谍之一———希特勒称她为“我亲爱的公主”;美国联邦调查局二战时的秘密备忘录称她“比一万个男人更可怕”。

历史学家揭秘“完美间谍”

由于她的身份隐蔽,在所有有关二战的历史资料里,关于她的内容寥寥无几。德国著名历史学家玛撒·史夏德通过查阅上千卷二战时的资料、纳粹德国的情报记录、英国军情五局和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秘密档案,以及所有能收集到的有关斯蒂芬妮·冯·霍恩洛亚的书信和手迹,才最终拼凑出这个“隐形”间谍的真实面貌和传奇人生。

当年,英美情报机构由于抓不到她的把柄,根本拿她没办法。尽管他们知道,她与英国政府内一些重大泄密有着脱不掉的干系!

史夏德称,尽管已经尽了很大努力,但他仍然觉得无法传递她的睿智和狡诈于万一。他称她是“最完美的间谍”,尽管当时英美情报机构明知,她窃取的情报给希特勒带来了巨大的帮助,使英国损失惨重,但他们根本无法知道她是如何获得那些情报,并将它们传递出去的。一切都是个谜!

英报巨头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斯蒂芬妮·冯·霍恩洛亚,1891年生于奥地利维也纳,当时她的名字叫斯蒂芬妮·里切特。冯·霍恩洛亚是在她嫁给一个奥地利贵族后,随的丈夫的姓。她虽然称不上绝色美人,却也姿色出众,风彩照人,而且她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气质,能一下子将男人的目光吸引住。年轻时,在维也纳的沙龙里她就成了众多花花公子和贵族追逐的对象。

上世纪二十年代,在她嫁给霍恩洛亚几年后,由于与丈夫产生隔阂,斯蒂芬妮孤身一人离开奥地利,来到伦敦。她的风度和美貌立即征服了伦敦的社交界。

英国《每日邮报》老板罗瑟米尔子爵对她情有独钟,在他的热烈追求下,她终于成了他的情人。为博斯蒂芬妮的欢心,1932年,罗瑟米尔还跟她签了一份合同,聘她为《每日邮报》的社会版记者,给她开出了比当时所有记者都要高的薪水———每年5000英镑,这在当时可是一笔大数目。此外,如果她真写文章的话,还会另外发给她不菲的稿酬。

希特勒称她“我的公主”

1933年,她到德国采访,在柏林的一次集会上,她跟希特勒相遇了。她的谈吐和气质一下子吸引住了当时野心勃勃的希特勒,凭直觉他知道,这个女人对他将会有很大的帮助。他用世上最美的语言赞美她,甚至称她为“斯蒂芬妮公主”,并要求手下的纳粹党徒也都这么称呼她。

二战前夕,希特勒最想得到的就是有关英国的各种情报。但由于英国的防守严密,他派去的间谍往往有去无回,甚至被英国情报机构策反。

当希特勒得知斯蒂芬妮是位“英国记者”时,心中便开始设想斯蒂芬妮将来在英国为他工作了。而在得知她还认识《每日邮报》的老板罗瑟米尔子爵时,希特勒更是大喜过望。因为,在他刚刚发迹执掌德国政权时,《每日邮报》的老板罗瑟米尔子爵曾给过他很多的舆论支持,对他的纳粹政权制度大加赞赏。他跟罗瑟米尔子爵也曾有过书信交往,但一直未能谋面。于是他立刻要求斯蒂芬妮给他安排一次与罗瑟米尔的秘密会面。

1934年12月,希特勒和罗瑟米尔在柏林进行了一次秘密会晤。罗瑟米尔毫不隐讳地向希特勒表达了自己对他的崇拜。返回英伦后,斯蒂芬妮成了希特勒的秘密间谍。

情敌吃醋,查出她是“犹太女人”

研究显示,希特勒跟斯蒂芬妮公主有着一种“奇怪的关系”,这使得希特勒的另一位女间谍尤妮蒂对她大为嫉妒。她通过盖世太保调查斯蒂芬妮的祖籍,发现斯蒂芬妮竟是个带有“犹太血统”的女人。她将此事告诉希特勒的一位高级助手,让他将此事转告元首,因为斯蒂芬妮根本不值得元首“如此关心”。该助手经过调查,认为斯蒂芬妮是个专业的“敲诈犯”,当年她嫁给奥地利贵族霍恩洛亚,仅仅是敲诈成功,令霍恩洛亚不得不娶她而已。尽管两人都向希特勒发出了警告,但希特勒并不把这些警告放在心上。即使当该助手指出,如果他跟一个犹太女人保持如此亲密的关系,将会对他的“远大事业”造成负面影响,这个女人最终会毁了他,就像她毁了其他男人一样,希特勒仍然不为所动。

也许只有希特勒知道,她不仅不会毁了他,而且还会给他以“巨大帮助”。他凭感觉知道斯蒂芬妮对他是忠诚的。当该助手再次警告他时,希特勒说:“盖世太保已经调查过她的父系,她是正统的日尔曼血统。”

偷情副官被“元首”流放

1936年,斯蒂芬妮和希特勒的一位副官冯·瓦德曼上校相遇,一见面,冯·瓦德曼就堕入了爱河,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瞒着希特勒幽会偷情。但此事被斯蒂芬妮的“情敌”尤妮蒂发现并传到希特勒的耳中。希特勒大发雷霆,立即撤销了瓦德曼的副官职务,命令他马上离开德国,他再也不想见到他。但希特勒对斯蒂芬妮却没有任何惩罚措施,这让“情敌”尤妮蒂大为失望。

在英国期间,斯蒂芬妮一直住在伦敦的上流社会住宅区。自从成为希特勒的秘密间谍后,为了扩展情报渠道,斯蒂芬妮一反常态,对伦敦社交界的重要人物来者不拒,致使一些当时英国政府的“精英”也纷纷跌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短短几年中,她给丈夫戴上了无数绿帽子。

唐宁街要人说句私房话柏林马上能知道

尽管后来英国军情五处对她的行动全程监视,但还是有很多关于英国军队和高层决策的秘密情报源源不断地流向纳粹德国;有一些在德国隐藏得很好的英国间谍,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而英国情报机构甚至还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暴露的。军情五处查来查去,最后都将目标集中在斯蒂芬妮身上,但就是没有证据。对此,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有时斯蒂芬妮还与跟踪她的英国特工玩捉迷藏———在走进伦敦闹市一家女性用品商店后,突然再也不见她出来。跟踪的特工耐不住性子,进店四处寻找,甚至连女厕所都没放过,但斯蒂芬妮就像是从空气中蒸发了。当气急败坏的特工冲出店门,想向上级报告跟踪失败时,却又发现斯蒂芬妮正站在商店门口,笑吟吟地看着他。由于英国情报机构始终逮不住她的尾巴,再加上她和英国社交界的“非凡关系”,英国特工始终不敢正面动她。

斯蒂芬妮最大的成就之一,是赢得了美裔英国政治家、英国第一位下院女议员南希·阿斯特的信任,加入了她创办的“克利夫登”组织。由于南希当时跟未来的年轻国王爱德华三世关系密切,这使得斯蒂芬妮毫不费力就可以得到大量英国政治沙龙中的绝密内幕消息。有一段时间,可以说英国唐宁街的要人在自家床上讲了些什么话,柏林马上就能知道。当然,这全归功于斯蒂芬妮。

由于她的功劳,1938年,希特勒授予了她一枚“纳粹金十字勋章”,还将奥地利一座犹太人的城堡奖赏给她。

二战后渐被世人遗忘

1939年,希特勒正式向英国宣战,不久后,斯蒂芬妮为自己的安全着想,离开伦敦去了大西洋彼岸的美国。由于她在美国建立了一个“和平的开端”组织,继续秘密为希特勒筹集战争资金,有一次终于被联邦调查局的特工抓住了把柄,斯蒂芬妮遭到了拘禁。

联邦调查局在一份秘密备忘录上写着,“在德国的情报机构中,几乎没有一个人可以和她相比”,“她是如此地狡猾、聪明,也如此危险可怕”。

1945年德国战败后,她被从美国监狱释放,到了德国。她靠自己的魅力,轻而易举地在德国一家媒体找到了一份高级顾问的工作。

战后,她对外始终保持着低调,绝口不提她在英国和美国的那段历史,也绝口不提她和希特勒的特殊关系,渐渐地,几乎没有人知道她曾有过一段高级间谍的历史。

1972年她去世之前,在媒体同行和后辈眼中,她是一个仍然富有魅力的老人,并受到尊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