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是一所遗址型博物馆,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始建于1933年,曾以石井部队、东乡部队、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等名义活动,犯下了细菌战、人体实验等战争罪行。1945年8月,日本投降前夕灭亡。七三一部队败逃之际炸毁了大部分建筑,形成了现在遗址的整体格局。七三一遗址是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细菌武器研究、实验及制造的基地,是日本侵华期间留存的近现代重要历史遗迹。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使用的细菌培养箱

此展品为抗战时期文物。长方形,箱口比箱身宽,宽出部分两横向各有8个圆孔,两纵向各有4个圆孔,箱盖中间由合页连接,两头开启。箱体两侧各有6枚铆钉固定的厚度为0.4厘米的铝质扣手,扣口向上位置有铁夹扣,上翻可扣紧箱盖,箱底4角各有一个由3枚铆钉固定的三角形的足。现收藏于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使用的居民身份证明书

此展品为抗战时期文物。长11厘米。宽7.5厘米。伪满国康德拾年九月一日(1943年9月1日),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警察局香坊警察署发给高德仁的居民身份证明书。当时,在平房特别军事区域内的中国居民凡年满16周岁必须办理香坊警察署颁发的“特别居住证明书”并随身携带。现收藏于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使用的平房特别军事区域

此展品为抗战时期文物。平房特别军事区域界碑,水泥石子质;浇铸而成。长0.15米,宽0.14米,高1米,重600克。1938年6月30日,日本关东军发布了“关于设立平房特别军事区域”的1539号命令,关东军批准设立“平房特别军事区域”。现收藏于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使用的动物笼子

此展品为抗战时期文物。铁质,长61.6厘米、宽48厘米、高41.5厘米、重14350克。七三一部队用小动物进行细菌研究实验时饲养白鼠等小动物的竹筐。1945年8月以后,哈市平房农民吴邦富在四方楼西侧的废墟中抠出四个动物笼子。现收藏于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使用的感冻计

此展品为抗战时期文物。长14厘米,宽10厘米,高2厘米,重120克。感冻计为玻璃质,其上有刻度。外盒为木质,盒面有“感凍計”字样,标识旁边有一条用铁质铆钉固定的纵向贯穿盒体的裂痕,盒内有两个凹槽,感动计被两个小铁条用螺丝固定在其中的一个凹槽内,盒体两侧各有两个合页,展开呈人字形。现收藏于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使用的高压蒸汽灭菌罐

此展品为抗战时期文物。铁质,长120厘米,宽100厘米,高150厘米,重550千克。顶部有一圆形进气管口。是七三一部队用来对实验器械、玻璃器皿等进行消毒灭菌的设备。此物高度锈蚀,严重变形,内部构造因挤压严重,已不成形。在细菌实验室及特设监狱遗址出土。现收藏于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使用的捕鼠笼

此展品为抗战时期文物。长28厘米,宽20厘米,高16厘米,重425克。铁质;锈蚀,半圆形,铁丝编织,前有进鼠笼口闸板,后有取鼠口,上有拎手。长28厘米,宽20厘米,高16厘米,重425克。在平房区征集,据说此物1946年于四方楼西部库房内拾得。现收藏于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使用的立柜

此展品为抗战时期文物。木质,长100厘米,宽54厘米,高180厘米。立柜正面上端有商标,已不清楚。立柜正面左右上角均有纵向“石井部队”字样。立柜为双开门,柜内有一挂衣的横杆。立柜下部为一个大抽屉(已无底)。现收藏于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使用过的给水器具箱

此展品为抗战时期文物。给水器具箱,木质,长56厘米,宽56厘米,高62厘米,重26050克。箱体涂有草绿色油漆,在箱子一面中间偏上位置写有“给水器具箱”五个字,在该面中间偏下位置写有“第22号”字样,字体为楷体。现收藏于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使用的溶解釜

此展品为抗战时期文物。溶解釜,铁质,直径64厘米。七三一部队用来溶解细菌培养基的容器。2000年8月2日,七三一遗址开发工作指挥部,在七三一细菌实验室及特设监狱遗址七号监狱出土采集。现收藏于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使用的注射器

此展品为抗战时期文物。注射器,玻璃质;长9.8厘米,重20克。七三一部队及其各支队在进行人体实验时使用。日本军医把带菌溶液或注入“马路大”的血管里,或皮下注射,而后观察被细菌感染者的病情变化。有时对幸存的“受实验者”注射抗菌素,予以治疗,其实这也是一种实验。现收藏于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使用的血清瓶

此展品为抗战时期文物。血清瓶是侵华日军第七三部队制作血清的主要容器。铝制,圆肚,细颈,表面做阳极化处理。七三一部队在进行细菌实验的同时,也相应地培植大量疫菌。为了生产这些疫菌,必须采集大量的鲜血,七三一部队专门生产了大批血清瓶用以采取鲜血,盛装血清。现收藏于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使用的防毒面具

此展品为抗战时期文物。这件日军军用防毒面具,铜质;高14.9.厘米。为人面形状,质地贴布,玻璃镜片,嘴部有可伸缩软管连接空气过滤器。据有关史料记载,日军曾大量研制各种毒气,制造毒气弹,有些毒气弹仍存留在中国。现收藏于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使用的土陶细菌弹片

此展品为抗战时期文物。长8.9厘米,厚0.6厘米,宽6厘米。这些弹片为2001年清理四方楼基址时出土的“石井式土陶细菌弹”弹片。为了实施细菌战,这就是石井四郎引以为自豪的所谓的 “三大发明”之一。现收藏于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还有很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