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闲聊少将张铚秀(下)

共 565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闲聊少将张铚秀(下)

越南在1975年实现全国统一之后,企图在东南亚称霸的野心越来越明显。为了武力控制柬埔寨,实现其“印支联邦”之梦,不惜恶化与中国的关系,全面倒向了苏联。中国当时明确表态支持民主柬埔寨,要求越南收敛其侵略行为,以谈判来解决问题。然而越南当局对中国的劝告、警告均置之不理,并越走越远,悍然在中越边境制造大量流血事件。为防止越南进行军事冒险,支援面临越南严重军事威胁的民主柬埔寨,中央军委决定进行军事部署。1978年11月26日,中央军委命令广州、昆明军区各出动1个师的战备值班部队,以野营训练为由向中越边境地区秘密机动,支援边防斗争,同时以实际行动牵制越南,支持民主柬埔寨。

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昆明军区在11月28日召开了第一次作战会议,决定军区所属的14军40师从正在演习地区直接向云南中越边境开进,在文山、马关、麻栗坡地区集结,担负支援边防斗争的机动作战任务。会后,张铚秀即协助军区司令员王必成、政委刘志坚开始制订作战计划、进行动员及指导部队机动展开。12月8日,中央军委正式下达了对越自卫还击的战略展开命令,主要目的是以机动作战方式打击边境一线越军,震摄越南当局反华气焰,牵制其对民主柬埔寨的军事威胁。12月10日,王必成主持召开了昆明军区第二次作战会议,决定14军全军向马关、麻栗坡地区的中越边境实施战略展开,积极准备执行作战任务。王必成、刘志坚、张铚秀等军区领导经过研究后,初步设想以14军向越南的孟康、发隆地区发起进攻,歼灭边境一线守敌,速战速决,达到震摄越南当局的目的。加强昆明军区作战的成都军区13军作为预备队,根据情况相机投入作战。并决定在14军军部所在地云南开远开设昆明军区前进指挥部,统一指挥作战行动。

因为部队已经多年没有打仗了,临战准备工作千头万绪。确定了作战精神后,张铚秀和几位军区领导早早就到了开远,主持开设了昆明军区前指。随后积极协助王必成、刘志坚等军区领导实施制订作战计划、勘察前线地形、检查部队战备情况及其他各种准备工作,付出了很大心血。当时文革结束才两年多,部队这方面遗留的问题还较多,一直没能得到全面解决,非常影响内部团结。张铚秀又协助王必成、刘志坚做了大量工作,在军区内部统一思想,要求各部队将准备打仗作为中心工作,其他一切问题打完仗再说,如有制造矛盾延误作战的行为,一律从严处置。经过艰苦细致的思想动员,提高了广大干部认识,很快使部队转入了全面的临战准备工作中。

由于越南在12月25日突然发动了对柬埔寨的全面军事入侵,气焰十分嚣张,中央军委于12月31日开会决定扩大对越作战规模,对越南实施有限度的惩罚性质作战,进攻目标由边境县级城镇升级到省会城市。在云南方向,昆明军区11军及云南省军区部队也要参战,加大对越军的打击力度。在这次会议上,还作出了临阵换将的决定,由武汉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与昆明军区司令员王必成对调职务,担任对越作战的西线总指挥。

1979年1月7日上午,杨得志乘专机飞到昆明军区上任,与王必成进行了必要的工作交接,并听取了王必成和张铚秀等人的情况介绍。当天下午,张铚秀就陪同杨得志飞去了开远的昆明军区前指,又听取了前指领导的作战准备情况汇报。第二天,张铚秀又陪同杨得志及军区机关有关部门的人员前往各个攻击地点勘察地形、检查战备情况和听取部队汇报。他们不顾上了年纪的身体,亲自爬山越岭查看地形,沿攻击路线走了一遍,以掌握前沿第一手信息。到了晚上,他们就在部队招待所或营房里简单过夜。张铚秀劝杨得志等老同志早点休息,自己则借着手电筒、马灯的光亮趴在地上看地图,反复思考作战方案。根据中央军委的作战意图、西线的地理特点和越军的部署情况,张铚秀提出昆明军区部队的主攻方向以河口方向较为适宜,同时可在金平、麻栗坡两个方向做牵制攻击。杨得志等人在对全局进行了判断后,也与张铚秀形成了相同的意见,并据此进行了反复研究,修订完善了作战方案。

1月14日,张铚秀和杨得志、刘志坚等人又陪同总参的杨勇、何正文副总长和总后的张贤约副部长到河口、马关勘察了边境形势。在13军前指的临时驻地南溪,他们一行听取了13军领导的作战方案汇报,并交换了意见。1月15日,杨得志在河口的四连山上作出决定,西线主力13军、14军以红河为界,分别在两岸并肩向前突击。主攻方向作战的同时,以11军在金平方向对越南封土地区做牵制性攻击,云南省军区部队拔除麻栗坡地区的越军一线公安屯。昆明军区的作战方案上报后,很快得到了军委和总参的批准。因为西线作战的关键在于能否迅速突破越军的红河防线,张铚秀又陪杨得志几次到13军前指,与军领导研究抢渡红河的作战方案。经过反复酝酿和讨论,最后决心采取偷渡和强渡相结合的手段渡过红河,力争偷渡,随时准备强渡,并以多种措施保障红河方向奇袭成功。

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打响后,因为战前的周密准备,13军部队动作迅速,经过大半夜的偷渡和强渡,即有4个步兵团、3个加强步兵营和7个步兵连的1.2万余人渡过了红河,一举突破了越军的红河防线。随后13军3个步兵师分别向东、西、南发起全面突击,先后攻占谷柳、保胜、坝洒、坡光等红河西岸要点,进展较为迅速。14军在红河东岸的突破正面达83公里,攻击发起后,各师部队分别在老街、班菲、拔坡、孟康、发隆等一线要点遭到防守越军顽强抵抗,战斗一度形成僵持。11军在进攻封土正面时也与越军陷入了反复拉锯,打得较为艰苦。当时加强昆明军区作战的成都军区50军149师正紧急赶赴战地,因14军进展较慢,昆明军区前指准备将149师从14军方向投入战斗。打到19日下午,经过反复攻击,拔坡、老街均已先后被攻克,孟康、发隆攻坚战斗也进入了尾声。这时总参传达了邓小平的指示,要149师归13军指挥,迅速向前机动。

经过4天多作战,13军、14军、11军都已歼灭了在边境一线防守的越军地方部队,打开了向纵深挺进的道路。根据邓小平的指示,杨得志、张铚秀等人又紧急调兵遣将,继续攻取越西北重镇柑塘。这是一场大战,双方在西线的主力部队正面发生碰撞,一较高低。战斗打响后,13军39师坚决插到代乃,顽强阻击,未让东援的越军316A师靠近老街方向一步。与此同时,13军的37师、38师在优势炮火支援下,以钳形攻势猛攻防守柑塘地区的越军345师。经过两天作战,一举击溃345师,胜利进占柑塘,兵临外波河北岸。就在柑塘进攻作战结束之际,杨得志因一个多月来的紧张工作和日夜运筹指挥拖垮了本来就患病的身体,突发急性胃出血报了病危,被中央军委紧急派专机接回北京抢救。同时中央军委任命张铚秀为昆明军区代理司令员,继续指挥西线作战。

张铚秀临危受命,与军区第一政委刘志坚、副司令员查玉升等人密切合作,继续有条不紊地实施各种组织指挥。根据前期作战的经验教训,张铚秀、查玉升特别强调炮火准备,要求部队炮击后再进攻,不要心疼炮弹,稳扎稳打,一定要把伤亡降下来。当时越军316A师虽在代乃受挫,东援老街和靠近柑塘都未成功,却不进不退,而是沿谷柳至沙巴公路建立野战防御,还想与中国军队纠缠。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当柑塘进攻战斗还在激烈进行之际,昆明军区前指就向13军下达了相机歼灭316A师的命令。本着锻炼部队的原则,13军将作战任务交给了刚刚赶到战地的50军149师。在张铚秀和13军领导的督令下,149师部队不顾牺牲勇猛攻进,连续作战7天推进30余公里,胜利攻占沙巴,将越军316A师向西撵过黄了连山垭口。此时14军部队已攻占铺楼、郭参、春斗,11军部队攻占封土,云南省军区部队也在14军一部协同下拔除了麻栗坡当面的部分越军据点。西线各部队都已攻占了预定目标,形成了从西北方向威逼越军二军区所在地安沛之势。越军西线动摇,一片惊慌,二军区紧急抽调部队在保安、安沛一线构筑防御阵地,以防止中国军队继续深入。

就在这时,根据中央军委下达的撤军命令,张铚秀指示西线各部队:按照由前至后,交替掩护,边剿边撤的原则,从3月6日开始回撤。在张铚秀等人的精心组织下,至3月13日,西线各部队全部安全地撤回了国境内。在整个西线作战中,昆明军区部队及加强部队攻占越西北2个市、5座县城,歼灭和重创越军1个师、11个团、12个营和14个公安屯,共歼灭越南武装人员16481人,缴获了大批武器装备和军用物资,摧毁了西线越南浅近纵深境内的大量军政设施,胜利完成了中央军委赋予的自卫还击作战任务。

在这次作战中,张铚秀先是协助杨得志等军区主要领导组织各项战斗准备工作、制订作战计划和实施军事指挥,后是统筹指挥西线全局,步调紧凑,进退有度,较好地完成了预定作战任务,发挥了重要指挥作用,可谓是功不可没。战后,张铚秀撰写了《从自卫还击战看今后作战值得注意的几个问题》一文,在《军事学术》上发表,浅谈了自己对于这次作战的经验体会。

1980年初,杨得志调到北京担任解放军总参谋长,张铚秀被任命为昆明军区司令员,并兼任了云南省委书记。

在对越自卫还击战结束后,越军重新回到中越边境一线,并未收敛其侵略行为,反而又占领了若干重要的边境骑线点,继续向中国境内开枪开炮,制造流血事件。忍无可忍之下,中国军队不得不再次自卫还击。张铚秀坐镇西南,又指挥了绵延5年多的边境拔点作战和坚守防御作战。

1980年9月18日夜,越军河宣省247团3营9连侵占了云南省马关县金厂乡边境上的罗家坪大山,在山上修起了大大小小19个明碉暗堡,并挖掘了工事和堑壕,经常居高临下向金厂乡开枪开炮,还不断派遣小股特工袭扰中国边防哨所。张铚秀接到报告后,立即与军区其他领导进行了研究,同时将情况上报中央军委。根据中央军委关于“中越边境问题上,要取得边境斗争的主动权”的指示,决定进行反击,消灭侵占罗家坪大山之敌。

1980年10月11日,昆明军区向云南省军区下达了《歼灭罗家坪大山之敌作战命令》,要求作战部队在14日前做好战斗准备,15日发起攻击。云南省军区根据上级指示,决定由边防12团和云南省军区独立师1团执行作战任务,云南省军区副司令员李凤岗、范金标组成前线指挥所,赶赴金厂指挥战斗。

10月15日11时10分,收复罗家坪大山的战斗打响。在炮兵火力支援下,边防12团和独立师1团的5个步兵连同时向守敌发起进攻。经过3个多小时的艰苦战斗,全部攻占了罗家坪大山诸高地,毙伤越军42人,俘敌3人(据查证实,击毙越军70人,击伤20余人),缴获各种武器57件、电台1部。炮兵在炮击越军纵深目标时,又歼灭越军100余人。攻击部队也阵亡31人,负伤76人,并消耗了近百吨炮弹和数万发子弹。这次作战虽然胜利收复了中国领土,打击了越军的嚣张气焰,但因为伤亡较大、弹药消耗较多和步炮协同发生过问题,战后并未被大力宣传,反而被一些军队院校当作了失败的战例。收复罗家坪大山是进入1980年代后中国军队的首次边境拔点作战,经验教训都有很多,应该予以应有的重视。

1980年12月,根据中央军委指示,张铚秀及军区主要领导决心继续拔除边境越军据点,收复被越军侵占的扣林山地区。1981年1月27日,昆明军区下达了歼灭上扣林以东越军据点的预先命令,作战任务由昆明军区14军42师担任。为适应边境作战形势,2月26日,昆明军区召开了重要作战会议。张铚秀在会上传达了中央军委和杨得志总长的重要指示,研究了军区部队的作战规划。在战备问题上,张铚秀提出了“调整人事,改革制度,整顿作风,提高战斗力”的17字方针,并详细论证落实了各项具体措施。

5月7日清晨,14军42师部队向占据扣林山的越军发起突然攻击,当天即收复了扣林山主峰1705.2高地和重要骑线点1682.3 高地及附近几个小高地,歼灭越军170人。因地形复杂,后勤保障困难,部队暂时停止了进攻。经过两个多星期的组织准备后,5月22日,42师部队再次发起攻击,一举攻占了另一座重要骑线点1574.7高地,歼敌91人,至此全部收复了扣林山地区诸高地。此后,42师部队坚守各高地,克服重重困难,先后顶住了越军18000多发炮弹的轰击,击退了越军发起的300多次反击和偷袭,牢牢守住了阵地,胜利完成了作战任务,被中央军委赞誉为“创造了山岳丛林地作战的典范”。

进入1983年后,因为越南在西南的柬埔寨战场频频对柬埔寨三方抗越武装进行扫荡,在北方的中越边境又继续骚扰中国,为牵制越南入侵柬埔寨的军事行动,进一步粉碎其建立印支联邦的梦想,同时反击越南侵扰中国边境的气焰,并借机加强与美日欧关于国际反霸斗争的合作,中央军委经过熟筹酝酿,决策选择时机发起新一轮规模较大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收复被越军侵占的云南边境老山、者阴山地区。1983年12月初,总参将自卫还击的正式作战命令下达到了昆明军区。张铚秀和政委谢振华等军区主要领导多次开会研究,决定由14军40师和11军31师分别担任收复老山、者阴山地区的作战任务。随后进行了周密部署,各部队经过组织准备,先后秘密向战区开进,到达集结地域后即投入了临战训练。

经过反复酝酿讨论,张铚秀、谢振华形成了先打老山后取者阴山的决心,并主持确定了作战方案,分为炮击作战的“一.四工程”和拔点作战的“一.七工程”两个阶段。同时开设昆明军区前指,统一指挥收复两山的作战行动。从1984年4月2日开始实施“一.四工程”,持续到27日,昆明军区集中了参战的军、师炮兵团和配属的军区炮兵团所属火炮,对老山、者阴山当面越军主要据点和防御设施进行了连续地猛烈打击,歼敌千余名,在摧毁越军防御体系的同时,也起到隐蔽主攻意图、麻痹越军斗志的作用。4月28日开始实施“一.七工程”,14军40师各部队同时对老山和662.6高地地域发起突然攻击。经过连续3天作战,相继攻占了老山、662.6高地和那拉地区60多个高地,歼灭越军千余人,缴获了大批武器装备和军需物资。4月30日,11军31师突然对者阴山之敌发起攻击,当天即全部攻占了各要点。经过随后几天的搜剿,共歼灭越军568人。5月15日,14军又指挥41师122团一举攻占了八里河东山6个高地,再歼灭越军105人。

至此,昆明军区部队全部收复了老山、者阴山地区,两个作战阶段共歼敌2800余人。随即,各部队全面转入了防御。

本来,中央军委计划拿下老山、者阴山等骑线点后,如果当面敌情没有大的变化,昆明军区可以撤回主力部队,在6月恢复正常边防斗争状态。然而越军总部不甘心失败,和二军区共同制定了代号为“MB-84” 的战役反攻计划,积极调兵遣将,准备夺回老山地区。张铚秀、谢振华等人从对面越军的动向中判断出其即将发动大的反攻,于是敌变我变,果断停止撤军调整,准备打敌反扑。

6月11日,越军突然向那拉和八里河东山诸阵地发起了团级规模的反扑。14军部队坚决阻击,将越军全部击退,共歼敌180余人。7月12日,越军又发动了加强师级规模的反扑,同时猛攻老山、662.6高地、那拉和八里河东山诸阵地。这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足足激战了14个小时。14军守备部队顽强奋战,在炮兵火力支援下,牢牢守住了绝大部分阵地,彻底粉碎了越军蓄谋已久的“MB-84”大规模反攻,共歼敌3300余人。此战后,越军伤了元气,一时未再轻举妄动,而是积极转入了下一阶段的反攻图谋。

在7.12大战前后,中央军委鉴于越军的反攻动向,改变了决策,命令昆明军区尽快将预备队11军32师调到前线去,并决定从外区调部队入滇参战,从而启动了长达5年多的两山轮战。根据中央军委组织部队轮战的指示,张铚秀向14军下达了命令,从7月26日开始,14军40师与首批轮战的11军32师逐步交接了老山、662.6高地和那拉地区的防务,并以14军41师配属11军仍在八里河东山地区进行防御,11军31师91团作为11军和昆明军区的两级预备队待命。8月4日,14军前指率所属部队(欠41师)回撤至云南马关地区休整。在长达4个月的老山炮击、拔点、坚守防御作战阶段,昆明军区14军和11军31师攻强守固,共歼敌近8000人,沉重打击了当面越军,打出了国威军威。其中14军部队就先后攻占了68个高地,炮兵发射各种炮弹159252发,共歼敌副团长以下7200余人,并缴获击毁了越军大量武器装备。

14军撤下去后,老山、者阴山地区防务由11军负责,统一由11军副军长廖锡龙指挥。11军32师和31师91团部队进入老山诸阵地后,立即加固工事,抢筑坑道,制定多套作战方案,严防死守,绝不让14军部队夺下来的阵地在自己手中丢失。为隐蔽部队调动意图,11军做了多方面的保密工作。32师及配属部队仍沿用14军部队的番号,在通信联络中一律实施番号伪装。32师官兵的装束和习惯也基本仿效40师部队,军容着装上不讲究,打赤膊,留长须,样子破破烂烂,很好地适应了老山战区恶劣的阵地环境。当面越军果然被唬住了,直到4个月后32师撤离阵地时,越军在阵地广播中还喊他们为40师。在廖锡龙指挥下,11军部队以炮袭和前沿阻击相结合的手段,适时进行阵地出击,稳扎稳打,积小胜为大胜,也取得了很不错的战果。在126天的阵地防御期间内,共歼敌1699人,击毁越军各种火炮120门、军车20辆,摧毁越军各种工事与掩蔽部235个、堑壕989米,并部分前推和扩大了防御阵地,稳固了老山地区的防御态势。根据中央军委和昆明军区的命令,12月9日,11军部队将老山地区的防务全部移交给了新上来轮战的南京军区第1军部队,然后撤离了老山。张铚秀考虑到第1军是从江南地区新到中越边境,还不适应亚热带山岳丛林地作战环境,因此命令11军部队暂不离开战区,作为预备队待命,随时准备接应第1军作战。

第1军部队刚上阵地时,正赶上越军已准备多时的“堑壕延伸式”战术包围达到高潮之际,立即就面临了险恶的阵地防御态势、越军的猛烈炮击和新一轮大规模反扑。在昆明军区前指的统一指挥下,第1军部队以硬对硬,以攻对攻,在打敌反扑的同时积极主动出击,先后经过1984年12.20战斗,1985年1.15战斗、2.11战斗、3.8战斗等恶战、险战,在正面对抗中坚决将越军的反扑气焰打了下去。同时采取各种战术手段,对越军楔入第1军防御前沿的堑壕和交通壕进行了针对性打击和破坏,彻底粉碎了越军的“堑壕延伸式”战术。并广泛开展了小规模歼敌活动,挤压越军的阵地空间,消灭其有生力量,不断扩大了战果。

根据中央军委的轮战指示,1985年5月31日,第1军部队将老山地区的防务全部移交给了济南军区67军部队,然后撤离老山战区。在半年的坚守防御作战中,第1军部队抗住了越军22.4万多发炮弹袭击,打退了越军9次团、营规模和102次连以下规模的反扑和袭扰,完成了昆明军区赋予的3次出击作战任务,拔除了越军28个阵地,共歼敌5007人,缴获大批武器装备和军用器材,胜利完成了轮战任务。

从1984年4月至1985年6月,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张铚秀作为统筹西南战局的最高指挥官,和昆明军区其他领导一同精心实施组织指挥,统一调度本军区和外军区部队参加老山轮战,攻强守固,战果辉煌,圆满完成了中央军委赋予的作战任务。老将张铚秀殚精竭虑,不负重望,在自己的指挥生涯上又添上了精彩一笔,并且成为了解放军历史上从事作战指挥年限最长的将领之一。

1984年国庆大阅兵之后,在邓小平亲自决策和推动下,实施了百万大裁军的战略行动。经过这次历时一年多的大规模精简整编,将原先的11个大军区合并成了7个,减少军级以上单位31个,撤销师、团级单位4050个,人民解放军的员额从423.8万人减少到了320万人,相当程度上改善了军队结构,提高了指挥效率,并节省了大量人头费用,为日后的解放军精兵主义发展方向打下了基础。

本来,当时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尚在进行中,昆明军区是全军各大军区中唯一还担负作战任务的军区。因此在中央军委初步的征求意见方案中,是要将昆明军区与成都军区合并,组成新的昆明军区。在1985年4月总参召集的“百万大裁军”方案座谈会上,各大军区、空军、海军、二炮,军、政、后学院,军事科学院的领导进行了热烈讨论,都支持军委裁军消肿的决定,并本着对军队建设全局负责的态度提出了很多好的建议。会上有多人提议应将昆明军区合并到成都军区,因为从长远战略考虑,西南四省区的对外安全问题,不仅有中越,还有中老、中缅,更主要的是中印边境争端尚未解决,外国势力支持“藏独”等,从军事态势上分析,西南军事指挥机构应设在成都。不过,参加了会议的张铚秀本人认为昆明军区还是能够得以保留,军区其他领导也很有底气,甚至已经进行了接收成都军区的准备,连接收后的方案都拟好了。不料,1985年6月3日中央军委最后一次讨论研究了整编方案,会上风云突变。6月4日,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的军委扩大会议上,公布了最终的裁军整编方案,其中明确将昆明军区撤销,机构和防务合并到成都军区。

应该说,中央军委的撤昆留成之举是从辐射整个西南防务的全局着眼,兼顾了云南战区和西藏方向的未来防务,是深思熟虑之举。从1990年代后的历史看,就更体现出了中央军委当年的远见卓识。作为主要当事人的张铚秀,经历了突如其来的时势变化,其心情异常复杂,这是可以想见的。身为一名战略区级别的指挥员,张铚秀明白,保留昆明军区是眼前的考虑,但保留成都军区是长久的战略打算。从战线上看,军区设在成都能兼顾昆明,但设在昆明兼顾不了成都,更顾不上西藏。张铚秀后来说,从国家的战略上他赞成裁军,也觉得撤销昆明军区是对的,但从个人的感情上是割舍不了的。然而老将军服从国家大局,坚决执行中央军委的命令,亲自做了大量工作,克服了军区内部的各种阻力,使两军区合并的工作得以顺利推进。

当知道昆明军区要被撤编后,1985年6月11日,张铚秀又去了中越边境前线,沿战场走了很多地方。最后他来到了麻栗坡烈士陵园,在烈士墓前亲手献了一个花圈,挽联上写着“为国捐躯的烈士们永垂不朽——你们的司令员、战友张铚秀”。

在两个军区合并之际,根据中央军委命令,张铚秀主持撤销了昆明军区前指,并向新成立的成都军区云南前指移交了作战指挥权,最后完成了自己的战场使命。1985年7月30日,成都军区云南前指正式接替了两山地区的作战指挥权。

1985年10月,响应中央军委号召,张铚秀从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长达50多年的军旅生涯。

1987年,张铚秀第二次被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1988年7月,张铚秀被中央军委授予了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晚年的张铚秀并没有闲下来,仍非常关心党的事业和军队建设,经常到各地调查研究。在担任中顾委委员期间,张铚秀先后向中央提交各种建设性书面建议十多件,受到了中央的重视和地方党委、政府的尊重。

2007年8月1日,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暨全军英雄模范代表大会上,张铚秀代表军队老干部作了发言。

2009年8月14日,张铚秀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身后,留下了回顾自己戎马征程的回忆录——《军旅生涯》。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9398617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5
      0
      2015/8/15 20:04:2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国家栋梁

      2017/9/12 22:03:47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80125
      • 工分:324034 / 排名:3239
      左箭头-小图标

      军人是这样炼成的。

      2015/8/17 14:14:06
      左箭头-小图标

      对老将军不熟悉,看了上下两篇的老将军记,算是了解了我军的这一位虎将!!

      谢谢楼主

      2015/8/17 14:09:4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闲聊少将张铚秀(下)回复